|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屍加工 >四十二章 匹格遊行

四十二章 匹格遊行 (1/2)

小說名稱《屍加工》 作者:墓塗  更新時間:2017-12-27 06:32  字數:3274

四十二章匹格遊行

諾蘭剛剛批示了一份文件,一個探子快速的走了進來,「不好了,斯邁城出亂子了!」

諾蘭雖然還保持安靜,但眼神中閃現出一絲慌亂,在慶典的時候最怕的就是亂子,「敵襲?還是搗亂分子!」,任何一點的動亂,都能表示斯邁的無能。

對於斯邁在瑪瑙荒原西部的統治,會形成致命威脅。

所以,在長達半個月的慶典中,她不允許斯邁城出現一丁點的亂子。

「不是,是匹格!」

「匹格暴動了?」,諾蘭皺著眉頭,按說不應該啊,斯邁雖然招募匹格一族作為附庸,也有幾分苛待,但至少解決了他們的飲食,更不要說匹格從來就不是暴動的種族,在獸族歷史上,還從沒出現過一例匹格暴動的先例。

「議員長,你看看吧,現在整個斯邁城,都看著那些匹格呢!」

諾蘭火速衝出大門,來到最前方的一條大街上,只見平日擁擠的中央街道,此刻充斥著一股刺鼻的腥臭味,更讓諾蘭瞪眼的是,每一個人都在避讓,在街道的最中央,一個又一個拄著拐杖的匹格,高昂著頭顱,彷彿勝利軍人一樣,大步向前行走。

目標正是城門口方向。

這些拿著木頭拐棍的匹格,看上去格外另類,「怎麼回事,這些骯髒的匹格怎麼會出現在大街上,沒看到他們身上的奴隸標誌嗎,什麼時候奴隸能夠在斯邁城自由行走了。」

「不,議員長,是李振顫,那個黑暗人類,你沒看到嗎,最匹格的最前方!」

諾蘭終於看清楚,領頭的果然是穿著黑色緊身衣的人類,正是他剛剛分別的老熟人,雲淡風輕的向著周圍的人群不斷打招呼,偶爾露出微笑,偶爾點點頭,隨便舞動一下手上不知從那裡撿回來的木棍,在其身後,則是五十多個強壯的匹格,高昂頭顱挺胸抬頭的保護著。

真有點像國家元首凱旋而歸。

「這是胡鬧,快點,驅散這些奴隸,這已經是最好一天了,我不希望慶典以這樣的方式收尾!」,諾蘭氣憤的叫囂著,如果說一群臭氣哄哄的匹格在街上任意遊走,這絕對會成為整個獸族,不,整個世界的笑話。

諾蘭相信,不用等到明天,那些千里之外的人類貴族們茶餘飯後的話題,就是這次斯邁城收尾式的慶典。

「議員長,不行,剛剛我們得到消息,這位李震顫解除了所有匹格的奴隸身份,現在他們是自由民,我們無權阻止他們自由行動。」

「這是在搗亂,你沒看出來嗎?」

「我剛剛核查過,他們說要到新的棲息地去,而且手頭上有親自簽發的證明,我想這是經過你親自同意的。」

諾言干瞪著眼睛,這根本是胡扯,她不過是出售了一塊土地而已,想到這些奴隸的費用還是自己墊付的,此刻恨不得找石頭縫鑽進去,長長的隊伍行進的很慢,諾蘭只能幹蹬著眼睛,將這些骯髒匹格送到門口,而此刻門口已經完全的被這些突兀的匹格堵死了。

「怎麼回事,這些匹格怎麼還不離開斯邁城!」

守衛無奈的回復道,「報告議員長,我們需要對每一個人的身份進行鑒定,確保是否有間諜混在其中!」

啪!

諾蘭一個把臟直接扇了過去,「你嫌斯邁城的臉丟的還不夠嗎,高貴的斯邁城什麼時候有這樣的骯髒的生物,全部給我送出去!」

李震顫剛剛通過守衛的安檢,順便和幾個匹格戰士打招呼,這麼多匹格同時遊行,負責看守的匹格戰士臉上也有點慶幸,當然,他們和這些骯髒匹格還是有區別的,起碼有像樣的鎧甲和武器,一身乾淨行頭。

李震顫剛剛轉身,幾個匹格直接攔住了老李回返的去路,「剛剛接到斯邁議會通知,李震顫閣下,你暫時無權進入斯邁城。」

李震顫有點莫名,他的翡翠嶺大醫療所還開業呢,這到底是搞什麼,根本不知道,自己的魯莽舉動徹底讓遠處一個斯邁女人火氣差點炸上天。

嘆了口氣,只能向外走去,離開緊鎖斯邁城的峽谷,廣闊的瑪瑙荒原重新暴露在眾人的視野中,此刻已是慶典的最後一天,陸陸續續的商隊和奴隸商團開始了返程,遠處不斷隱沒的身影,顯然是強盜活動的跡象。

這是時候,同樣是強盜狩獵的季節,這次慶典上,不知有多少富豪會進入斯邁城。

李震顫領著一眾匹格,沿著山壁徑直的進入另一條平行的峽谷中,倆側的山壁高聳入雲,詭異的形成一個方圓不到五百米的小山谷盆地。

滿滿的一大票人,如同被塞入一個木盆中,格格馬魯彷彿完成了自己的任務,笑呵呵的來到李振身前。

李震顫笑了笑,掏出上千個銅子,「第一個任務完成的不錯!」

沒辦法,想讓這些習慣了奴隸思想的匹格趾高氣昂的在大街上行走,那簡直是不可能的事,當然老李說過,只要誰服從自己的命令,完成任務後就可得到一個銅子。

對於奴隸而言,能夠得到銅子,哪怕是區區一個,也是非常興奮的事情,更不要說只是在大街上走一走,更何況是由這位老闆親自帶頭呢。

匹格的紀律性是最鬆散的,不可能因為換了老李做主,他們就會改變性格,即便老李高聲宣布他們現在不是奴隸了,但此刻還是鬆鬆散散的隨意找個著落隨意坐著,躺著,甚至有的已經開始打起鼾聲來。

李震顫只能苦笑著,怪不得沒有一個奴隸商人願意購買匹格這種奴隸。

李震顫摸著手頭上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