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屍加工 >二十一 看看我的戰利品

二十一 看看我的戰利品 (1/2)

小說名稱《屍加工》 作者:墓塗  更新時間:2017-12-27 06:32  字數:3250

二十一看看我的戰利品

世界上不如意的事情十之八九,地底隧道的鋪設進入正軌的時候,營地中來另一個李震顫最不想見到的客人。

一隊整齊的吸血鬼隊伍廢物在荒原上空,地面上幾個骷髏兵抬著一張黑帆頂棚的躺椅,十二個一隊的一隊的死亡牛頭人拿著大斧頭徑直的接管了整個翡翠嶺的防務。

貝爾熊罷被強行控制起來,只要有一點戰鬥力的,根本不留一點活動空間。

「辛德拉,你這是什麼意思?」,李震顫氣呼呼的看著躺椅上的吸血鬼,正是剛剛分別沒幾天的吸血鬼商人。

辛德拉似乎根本不願意走出帆布的籠罩,眼睛隨意的打量著翡翠嶺的荒蕪,「這裡真破!」,長長的嘆了口氣,「李,怎麼樣,我給你的東西還滿意嗎?」

「什麼東西?」

「長頸鹿的腿骨,怎麼樣,那些可都是上品貨!」,辛德拉嘿嘿的笑著,幾個骷髏兵快速的撐起黑布傘,「聽說你最近有大工程,我能不能分一杯羹!」

「大工程,聽誰說的!」

「哦,沒有,真遺憾,我還以為能有點賺頭呢,算了,對了,我跟你說一件正事,這裡交給我處理吧!」,辛德拉手指隨意一划,漫不經意的說道。

「交給你,什麼意思?」

辛德拉從腰包中掏出一塊令牌扔在荒土地上,「瞧見了嗎,我是這片土地的領主,這裡的一切都是我的。」

「領主!」,李震顫撿起來看了看,上面繪著一個咆哮的骷髏頭,還有淡淡的黑暗氣息,很顯然是從亡靈大陸流落過來的東西,在這荒原上,領地比米粒還多,辛德拉這是過來搶奪勞動成果的。

可是,誰透漏的信心呢,地底隧道現在還沒有完工,緊靠長頸鹿的腿骨,根本不可能推斷出自己有一條隧道的。

李震顫直接將令牌扔了過去,頭頂上有一支吸血鬼小分隊,地面上還有一隊死亡牛頭人戰士,加上骷髏兵,在戰力上根本不是對手。

李震顫眼睛半眯著,這個吸血鬼到底想要幹什麼,商人無利不起早,而且自己剛剛和其達成了修建卡布奇諾血酒工廠的協議,怎麼轉眼間就來這麼一套。

自己也有一面旗幟,想要靠旗幟爭取自己的利益,完全就是傻子的想法,趕忙笑呵呵的湊過去,「辛德拉,這是誤會吧,咱們不是一起建工廠嗎?」

「工廠,哦,對了,當然,酒廠還是要建的,我不是說過了嗎,我是這的領主,這裡的一切都是我的,包括你!」

「我?」

「怎麼,沒聽清楚嗎,你們都給我聽著,現在,我辛德拉正式成為這片領地的領主,裡面那些老鼠,板牙,還有美麗的美杜莎,包括你這個黑暗人類,現在,是奴隸了!」

李震顫有點沒聽清楚自己的耳朵,辛德拉這是來狩獵的,到底是什麼蠱惑著這個吸血鬼商人,要知道,自己可是掌握著血酒的完整配方,卡布奇諾冰血酒,對其他種族或許還沒多少用處,但對吸血鬼,誘惑絕對是致命的。

辛德拉的聲音並不大,但是整個營地瞬間混亂起來,老鼠本來就膽小,一聽奴隸二字,更是嚇的不敢出地底了。

美杜莎提起弓箭,石化之眼直直的瞄著空中的吸血鬼,只要有丁點的異動,就進入直接戰鬥。

奴隸,同樣更刺激這些美妙的生靈。

辛德拉對於營地的警戒根本不在意,對於他而言,這裡實在沒多少威脅的力量。

李震顫靜靜的盯著這位吸血鬼,「好了,辛德拉,不要賣關子了,奴隸,的確是個美妙的主意!」

辛德拉嘆了口氣,慢悠悠的走到李震顫的面前,尖長指甲似乎要直直的穿透老李的心臟,「你以為那些長頸鹿的腿骨,是白白的送給你的嗎?」

「我沒想過,所以我給你了卡布奇諾冰血酒的全部銷售權!」

「銷售權,那有屁用,真正的好東西只有掌握在自己手上就好,我找女巫推算過,你上次給我的就是酒漿混兌鮮血的簡單手段,怎麼,真以為我沒見過世面,不過也好,如果不是我的付出,怎麼能得到一條完整的地底隧道呢,從這裡直接到瑪瑙河,恐怕用不了三個時辰,整整節省了我五天的時間,這條路是我一個人的。」

「你怎麼知道隧道的!」

辛德拉乾笑了倆聲,「世界上有錢買不到的東西嗎,況且那些老鼠沒有宣誓忠誠於你吧!」

李震顫明白了,的確領地太過鬆散,自己又沒和他們簽訂保密條約之類的,恐怕在自己施工的時候,地底隧道的事情已經在荒原上傳開了。

以前之所以沒有人打擾,在他們看來完全是個笑話,現在不一樣了,長頸鹿腿骨成功的解決了地底隧道塌方的問題,還可以完成長距離的運輸,這對任何一個商人來講,都是一條橫跨荒原的黃金通道。

「這條通道是用來運水的!」

「水?」,辛德拉乾笑著,「那多廉價,為了這些長毛的畜生,李,你根本沒發掘這條通道的價值,奴隸,貨物,想想吧,那該有多少金蹄子,在地底深處挖出一條隧道來,這真是絕妙的主意,沿著瑪瑙河,我能將獸族的奴隸送到世界各地去!」

李震顫不敢想像那是怎樣的畫面,自己辛苦開鑿的一條隧道,成了奴隸販子的商業通道,這簡直就是一場噩夢。

到時候,如同安娜這樣的奴隸會源源不斷的流亡各地,還不知道有多少部落,如同美杜莎一般將要滅族。

奴隸的眼中是沒有一絲人性的,當初自己竟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