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屍加工 >二十章 地底骨管道鋪設

二十章 地底骨管道鋪設 (1/1)

小說名稱《屍加工》 作者:墓塗  更新時間:2017-12-27 06:32  字數:3059

二十章地底骨管道鋪設

李震顫瞥了一眼不遠處全心投入到救治中的安娜,不得不說,女人更擅長這種醫學上的治療。

事故來的太突然,連威尼斯鼠人都沒及時的避免這種塌方,這條地下隧道很長,他必須保證隧道能夠順利的將水引過來。

霍金斯盯著自己這位老闆,心底有些許感動,威尼斯鼠人,在荒原上連半個銅子都不如,甚至他們的屍體那些可惡的禿鷲都看不上,現在,在這條隧道中,這位人類竟肯花費昂貴的藥劑。

在以前這簡直是不敢想像的。

「這樣的災難經常發生嗎?」

霍金斯愣了愣,趕忙湊了過來,「發生的頻率很多,荒原的土質太鬆軟,即便我們挖掘的地洞,大概一個禮拜便需要重新鑿洞,這種現象是不能改變的。」

李震顫皺著眉頭,這個時候是最發愁的時候,如果不能解決這些威尼斯鼠人的安全問題,這條隧道必然不會成功。

「好了,現在開始鋪設管道吧!」

「管道?」,霍金斯呆愣著問道,他有點弄不懂什麼是管道,趕忙跟在李震顫的身後,倆人直直的來到隧道的入口處,一根又一根一米平方的骨頭柱子橫卧在地面上,裡面密密麻麻的有著細密的骨縫。

「老闆,這是管道!可怎麼流水呢!」

「這需要你幫助!」,李震顫肆意巨熊將這些管道拖到隧道中去,「聽說你招募了幾個牙斑鼠!」

霍金斯想到上一次招募,明確的需要能夠善於挖掘的種族,一個人頭能領倆個肉乾,但方圓幾里的威尼斯鼠人就那麼幾個,可是肉乾能多一塊是一塊,不得已將那些善於啃食的牙斑鼠招了過來湊數,畢竟名字中好歹有個鼠字,唯一的缺點就是不會挖洞。

「老闆,你聽我說,他們的確不會挖洞,放心,我會把肉乾退回去的!」

「聽說他們的門牙很鋒利!」

「鋒利?哦,不錯,他們就是愛啃東西,閑下來的時候,就啃一些石頭之類的,我現在就把他們叫過來!」

牙斑鼠和老鼠完全不一樣,看上去就像個站起來的灰兔,倆根大門牙赤露在外面,眼珠子亂打量。

「還愣著幹什麼,快點過來見過老闆!」,霍金斯一把將個頭最大的牙斑鼠抓了過來,「他叫斑斑,這些天在隧道中很乖的。」

李震顫沒有關心對方的名字,直接指著約莫十米長的骨頭中心,「你們能打穿這些骨架嗎?」

「我們,你是讓我們咬這些骨架內部嗎?」,斑斑試探性的問著,語氣很輕,好像很害怕,倆個大門牙閃出一絲微末亮光,整個人趴下來走到骨架邊。

咔次!咔次!

好像一條破碎機在工作,轉眼整個人就鑽到巨鹿腿骨內部去了,李震顫滿是震驚,這啃食的速度絕對能和一台掘進機相媲美了,大概半分鐘,徑直從另一頭鑽了出來,「是這樣嗎?」

洞口和普通的兔洞差不多,但很筆直,「你能擴張一下,把旁邊都鑿穿開!」

「可以!」,其又消失在骨架***部通道在慢慢擴張,李震顫不斷的糾正著其位置,很快一條大概一米見寬的骨頭管道直接竣工了。

從開工到完工,只用了不到五分鐘時間,這筆普通的機器還要有效率,李震顫真懷疑,創世神怎麼會創建出這麼有效率的種族。

低頭看著一旁的粉末,「這些是你們弄的!」

「對不起,我弄錯了!」,斑斑焦急的說道。

李震顫哈哈大笑起來,「沒事,這都是好東西!」,這絕對是好東西,骨粉,純粹的將骨頭磨成粉末,牙斑鼠竟有這種能力,「霍金斯,叫倆個人過來,幫助這些牙斑鼠收集粉末,這些東西,一滴也不要給我流失掉。」

特意盯著最中心的一處,「斑斑,看到這根骨骼最中心的那麼一條直線嗎,這條直線上的粉末,另外讓袋子裝起來。」

「是,老闆!」,斑斑笑了起來,起碼他知道自己有用了。

李震顫拍了怕斑斑的肩膀,「現在,說說你的條件吧!」

「條件,什麼條件?」

「你想在這裡工作,我需要給你什麼條件,或者說你需要我為你提供什麼?」

「不需要,我們不需要的,能夠收留我們已經很好了。」

李震顫嘆了口氣,或許他們還不知道向自己的老闆索要報酬,或者說他們還不知道自己的能力有多逆天,轉身對著一旁的美杜莎艾薇吩咐道,「給他們每天一塊干肉,定量的水,還有開始在這片荒原上招募牙斑鼠。」

「老闆,你要招募牙斑鼠?」,斑斑壯著膽子問道。

「怎麼,不可以嗎?」

「不是,不是!」,斑斑從衣口中掏出個小哨子,「不需要出去的,我們牙斑鼠都是通過這個聯繫的,一般哪裡有吃的,就通知一聲,不知道你需要多少。」

「你能招募多少?」,李震顫哈哈笑道,「只要你能在招募過來的,我全包了。」

斑斑顧著曬膀子,猛力的吹著哨子,可就是聽不到半點聲音,有點莫名,但是很快,在地洞的上方便聽到一陣吱吱吱的叫聲。

幾十隻牙斑鼠直接躥了進來,看到一群人,尤其是看到美杜莎的時候,本能的向外逃跑,「不要跑,是我,這裡有吃的,肉乾,還有水!」

在短暫的混亂過後很快安靜下來,可是李震顫後悔了,幾十隻牙斑鼠不過是剛剛開始,每幾分鐘便會有十幾隻牙斑鼠趕過來,不到一個時辰,差不多有上百隻了。

「這個哨子,到底什麼東西?」

「這是我們牙斑鼠一族傳下來的,牙斑鼠的召喚,正好由我保管。」

李震顫不知道這個小哨子還是個種族器物,他聽說過,這種東西好像只有同源血脈中的才能感應到。

但他不知道,李震顫有多少要多少的承諾,讓斑斑使足了力氣,將整片荒原上的牙斑鼠完全的網路在麾下。

還好牙斑鼠的飯量還不大,如果讓貝爾有這種器物的話,李震顫恐怕要直接跑路了。

每一隻牙斑鼠五分鐘能加工出一條管道了,貝爾拖著他的巨熊直接將管道鋪設在地底隧道中,一條筆直的骨狀管道如同一條蛟龍,直接鋪設在荒原的五十米地底。

李震顫將骨粉扔給一旁的霍金斯,「知道,這些怎麼用嗎?」

霍金斯搖了搖頭,李震顫掏出一點點粘稠狀的東西,顯然是某種樹榦的汁液,將骨粉混兌在其中,輕輕的倒在倆跟骨頭的接縫處。

「老闆,這是?」,霍金斯明白了,這是在縫接管道,勾兌成的粉液很快乾枯,好像倆根骨骼天生就是一根一般。

「霍金斯,再給你個任務?」

霍金斯精神奕奕的說道,「請老闆吩咐!」

「在每一根對接處,都給我做好標記!」

霍金斯有點弄不明白,但是他們的尿液能夠準確的讓他們定位地底的某一個位置,這是外人不知道的秘密,其淡淡的笑了笑,「放心,這個任務絕對能完成!」

李震顫出了口氣,如此一來,即便管道出了問題,也能夠及時維修,現在他需要做的,就是想辦法迎接水的到來。

剩下的就是辛德拉的生意了!

他還將美杜莎一族抵押在辛德拉那裡呢,如果到一個月交不出貨來,恐怕這位吸血鬼決然不會顧及半點面子的。

卡布奇諾的釀造絕對沒自己想像的那麼容易,整個流程很複雜,想要順利的建造出一座釀酒工廠來,決然沒那麼容易。

頭痛!

如果不是為了儘快解決水的問題,他絕對不會和吸血鬼打交道。

那些吸血鬼,就像他們的名字,不會給對手一點點的甜頭。

長長的嘆了口氣,現在還是儘快的解決水的問題吧。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扒書網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