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屍加工 >十七章 血酒加工廠

十七章 血酒加工廠 (1/2)

小說名稱《屍加工》 作者:墓塗  更新時間:2017-12-27 06:32  字數:3274

十七章血酒加工廠

「屍體加工者,我怎合么沒聽說過有這樣的職業!」,辛德拉好奇的問道,「憑著你的手藝,完全是世界頂級的調酒師了,怎麼樣,跟著我,保證你會有大筆的財富,你想要什麼,美女,奴隸,還是別墅!」

「我現在只想要這三具屍體,趁著他們體內的鮮血沒幹透,回去我還能配置一些東西,至於閣下的招攬,我想還是在這裡更合適一些!」

「好吧,你很特別,不過,以後我想喝這種血酒,還有這樣的血果凍,怎麼辦,我總不能一直呆在這裡不走吧!」,辛德拉意猶未盡的說道。

「閣下,我想咱們可以談談我們的生意了!」,李震顫將三具屍體扔在大麻袋中,隨手撂在骷髏身上,「怎麼樣,卡布奇諾冰凍酒加工廠,怎麼樣!」

「加工廠,你想辦一個工廠?」,辛德拉皺著眉頭,「這是你過來找我的事?」

李震顫點了點頭,「算是吧,你既然知道我的名字,應該聽說了,我得罪了個人族商人,聽說還有點勢力!」

「維納爾?一個人類奸商而已,只要你跟了我,幫你擺平!」,辛德拉重新品嘗了下冰凍烈酒,回味著剛剛那種極致的冰火衝擊。

「維納爾還無所謂,不過我想呆在這裡,你知道,沒幾個人喜歡和黑暗人來打交道,他們說我們?」

「雜種?說你們是上次人魔大戰留下的雜種吧,人類都不承認你們的存在,甚至屠殺你們,我聽說過,在亡靈大陸,那裡有不少黑暗人類存在的,不得不說,你們對亡靈召喚很在行!」

李震顫指了指那幾個骷髏,「算是吧,就這麼點天賦,在這裡,我還感覺自由一些!辛德拉,我剛剛的提議怎麼樣!」

「提議是不錯!」,辛德拉瞬間恢復到精明模樣,「怎麼辦,不可能只是你的倆句話吧,我剛剛看了,材料很昂貴,而且那種從東方商人購買的烈酒藥丸,也不是普通東西吧,我相信你根本沒多少存貨!」

李震顫笑了,對方不愧是最精明的商人,「不錯,這正是關鍵,所以我希望你能夠藉助自己的能力,幫我弄一頭海維尼酒龜。」

「海維尼酒鬼,你沒開玩笑吧,那是大海中才有的魔獸,根本碰不到!」

「的確,普通人碰不到,如果是你,我想應該算不上難事吧,想想吧,卡布奇諾冰凍烈酒,到亡靈大陸去,僅僅售賣給吸血鬼,那可是大把大把的金蹄子,尤其是那些老不死,個個都是絕對的富翁!」

「你那只是幻想!工廠不是一天建起來的!」

「如果我將卡布奇諾冰凍酒直接交給你售賣呢,我只負責加工,你需要做的就是幫我收集材料!」

「只要材料!」,辛德拉瞪著眼,沒有人會白白的為人出力氣,「你沒這麼好心吧,如果說王我看到死神,那絕對是玩笑!」

「當然,如果你肯幫我弄一批材料的話,我想足以讓我為你免費打工了!」

「你要什麼?」

「長腳鹿的骨骸,怎麼樣!」

「長腳鹿,你要那種沒用的東西幹什麼!」

「這算是我自己的秘密吧,咱們畢竟還不是盟友,我知道在亡靈大陸,你們飼養這種動物!」

「不錯,我們吸收長腳鹿的生氣,而且非常適合飼養,不過這種東西雖然很廉價,但是運費,這個大荒漠,會上百倍的提升他的價值!」

「我想這應該能從冰凍酒中扣除吧,我這個條件並不算無法做到!」

辛德拉點了點頭,「的確,不過份,不過,我為什麼要和你合作,你剛剛的程序我看到了,只要我找幾個女巫,相信很快能弄到配方,而且直接放置在亡靈大陸,不是能省下很多麻煩嗎?」

李震顫馱著下巴,「的確是個好主意,我怎麼沒想到了,哦,對了,我忘記了一件事,調製酒精好像需要這片荒原獨特的土壤吧!」

辛德拉眼睛半抿著,「不要跟我耍這種小手段,李震顫,我知道你這倆年在這裡和幾個種族打交道,我們的談話可以到此為止了。」

明顯對方下了逐客令,李震顫嘆了口氣,「真遺憾,這麼好的生意竟找不到一個合適的投資者!」,老李站起來,若無其事的向門口走去,「對了,辛德拉,這裡還有其他的亡靈商人嗎?」

「沒有!」,辛德拉條件反射似的直接回道。

「哦!」,李震顫掀開帘子,瞧了瞧外面的太陽,左腳邁出大門,右腳還沒離開的時候,突然辛德拉瞬間穿到其面前,「說說吧,土壤是怎麼回事?」

「土壤!」,李震顫身體徑直退了回來,「我也不知道,這片土地彷彿能夠吸收一切水分,尤其是血液,在水分完全的蒸干後,會發生某種詭異的蛻變!」

「蛻變,怎麼可能,僅僅是土壤,難道是,人魔大戰,一定是,上古戰爭詛咒了這片荒原,這應該是詛咒的力量!」

「詛咒,什麼詛咒!」

「好了,李,我為剛剛的事情道歉,卡布奇諾冰凍酒加工廠的事情,我願意投資,海維尼酒龜我會在後天讓人送過來,至於你要的長腳鹿骨架。」

「我希望明天就能看到!」

「這!」,辛德拉猶豫了一會兒,「這需要你的誠意,李,我需要保證加工廠是絕密,如果讓任何外人知道了冰凍酒的配方,或者我從外面看到了任何一種冰凍酒,你應該知道是什麼後果!」

「這點信譽我還是能夠保證的!」

「保證,你要什麼保證,僅僅是你空口白牙,如果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