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屍加工 >十六章 冰血酒和血果凍

十六章 冰血酒和血果凍 (1/1)

小說名稱《屍加工》 作者:墓塗  更新時間:2017-12-27 06:32  字數:3185

十六章冰血酒和血果凍

如同一把冰水直直澆灌在身上,辛德拉的目光落在李震顫的身上,剎那間彷彿感覺到什麼是極致寒冷,在其眼中,沒有半點感情,沒有一絲絲溫度。

看著李震顫,彷彿看著的就是一件純正的死物,這種眼神絕對不會在一個會思考的種族身上出現。

李震顫想要堆起笑容,可是曬膀子不爭氣的就是無法掛起來,裸露著倆個大白牙,怎麼看都像一個想要湊上去賣弄的小丑。

「李震顫!」,還未等開口,對方已經冰冷的問道,彷彿在審問一個犯人。

「辛德拉!」,在短暫的猶豫過後,老李也用同樣的語氣回敬了過去,如果說在進入帳篷之前他有無數的念頭和即將要見到的這位亡靈商人討價還價,但現在所有的念頭完全的煙消雲散了,他要面對的是一種純粹的死物。

沒有半點感情沒有半點情緒的絕對死物。

辛德拉的眼神中出現了微末的變動,但一閃而逝,「你求見我!」。

李震顫臉上沒有半點表情,「哦,求見?」,目光轉向一旁捆綁的阿比特兔女郎,又瞧了瞧倒在血泊中的福克斯狐女,「這些是你的奴隸?」

「怎麼,你良心泛濫,想為他們擺脫奴隸身份?」,辛德拉的臉上終於出現了一抹詭異的弧度笑容,徑直的走到一個阿比特兔女郎的面前,手指尖端瞬間出現一根長長的細長指甲,如同一把鋒利的日本軍刀,瞬間隔斷了兔女郎的喉嚨,滋滋的鮮血如同噴泉般不斷向外冒,辛德拉拿起杯子,落了一杯,放在嘴邊,慢慢的品嘗起來,任由阿比特兔女郎不斷掙扎。

李震顫突然笑了,這樣血腥的場面絕對是辛德拉給自己一個下馬威,生靈們之所以不願意和亡靈打交道,便是因為他們血腥殘忍,沒有感情。

「你笑什麼?」

「我?沒有,你看到我笑了嗎?」,李震顫臉上的笑容比剛才更放肆,他隨手從桌子上拿起一個水晶杯,徑直的來到兔女郎的面前,落了一杯鮮紅之血,「不介意吧!」

「隨意!」,吸血鬼辛德拉點了點頭。

李震顫向外招了招,一個滿身袋子的骷髏走了進來,老李隨意解下一個,從中一掏,一枚透明的彈丸直接扔到杯子中。

噗!

一團白才蹭蹭的煙霧突突的往上冒,整杯鮮血咕咚咕咚的沸騰起來,大約半分鐘,終於徑直下來。

一股迷人的酒香,慢慢的從平靜下來的鮮血中冒出來,老李隨意的搖曳著酒杯,鮮紅如同處女的吻,輕輕的掛在杯壁上。

「紅酒?」,作為一個商人,他對這種酒精再熟悉不過。

「我叫他卡布奇諾!」,李震顫輕輕抿了以口語,半抿著眼睛,完全的享受著這種獨特的美味,「可惜,這裡沒有冰塊!」

「冰塊?」,辛德拉走到旁邊的一個抽屜中,整整一抽屜的冰塊放在李震顫的面前,老李毫不客氣的將剛剛調製成功的卡布奇諾放在冰塊中,整杯血酒在快速沉澱,下方一層層淡淡的血絮,上方則是透明鮮紅的酒汁。

老李慢慢的將透明的酒汁分離出來,在辛德拉的酒杯中盛放了指甲一丁點,剩下的慢慢的塞到自己嘴裡,「爽!」

辛德拉看著這個黑暗人類,對自己根本沒一丁點的畏懼,他嘗過很多酒,但這樣的血酒還是第一次見到。

血,是吸血鬼的食物,他吃過無數種族的血,但現在他想像嘗嘗這種透明的東西,是不是真有那麼好。

冰冷!酒精!刺激!腥氣!

這麼一點,幾乎將冰塊,鮮血,酒精三者極端的味道完全的融入在一起,「這是怎麼做的!」,辛德拉吃驚的問道,這杯血酒,絕對是他品嘗過美酒中排名前十的,而且味道獨一無二。

「用一個處女的鮮血,加上東方商人從烈酒龜中提煉出的高濃度酒精藥丸,通過特殊手段提煉出其中多餘的水分,分離出鮮血的精華,然後利用冰凍,將酒精和鮮血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完美!」,辛德拉舔著嘴唇,眼中帶著笑意,「現在,你有和我談判的條件了。」

「不,這杯酒並不完美!」

「不完美,怎麼可能!」

「你取血的方法不對,只有你們吸血鬼才喜歡從脖子上取血,每一個種族不同,他們的血液精華也不一樣,就比如這個阿比特兔人!」,李震顫從骷髏架上,徑直取出一把細長的如同只有一根手指細長的直刀,來到一個捆綁的兔女郎面前。

兔女郎睜大眼睛,看著老李手上的細長直刀,她彷彿已經知道自己的命運了。

磁!

「兔族的血在心臟的血液輸出位!」,直刀毫不客氣的插入兔女郎的胸口,在直刀的刀槽內,一滴一滴的血液慢慢的往下掉,兔女郎極力的掙扎著,大顆大顆的汗珠不斷比胸口血掉的更快。

可惜繩索將其捆綁的結結實實,根本脫離不了,李震顫拿著一個乾淨的琉璃杯,慢慢的等待的血液落在杯中,「心臟的跳動頻率不同,十秒鐘才會有一顆精華之血誕生。」

辛德拉欣賞著李震顫的動作,好似在欣賞一件完美的藝術品,那個美妙的兔女郎不住抽搐,根本沒半點反應,他注意著李震顫的每一個細節,尤其那把刻有流水槽的直刀,完全就是這樣為取血做準備的。

十秒鐘一滴,準確無誤,他有點佩服這個人了,彷彿將眼前兔女郎的身體內部了解的透透的。

整整半個時辰,辛德拉沒有一點不耐煩,直到兔女郎在沒有半點生息,老李直接抽出自己的小刀,沒有沾染半點鮮血,他扭頭看著剩下唯一的一個,「不介意吧!」,他晃動了一下水杯,意思只有半杯。

「當然!」,辛德拉淡淡笑著。

話音剛落,李震顫的直刀瞬間穿透了兔女郎的心臟,任由對方掙扎呼叫,老李沒有一丁點手軟。

三個美妙的兔女郎,此刻變成了沒有半點生命氣息的屍體,而換來的只是老李手上一杯鮮血。

老李掏出高濃度酒精丸扔進去,隨後將其放在冰塊上,最後才慢慢將那種純正的透明液體分離出來。

而留下的那片殘渣,李震顫慢慢的將其放在另一個杯子中,然後將其拿到帳篷外,暴晒在烈日之下,大概五分鐘,已成一團團蠕動的血塊。

「這是?」

「血果凍,配上卡布奇諾冰凍血酒,正合適!」

辛德拉輕輕夾了一塊,放在嘴中,刺鼻的血腥味,衝擊著他的味蕾,而後一股恐怖的燥熱在血果凍中爆發開來。

辛德拉害怕了,吸血鬼最害怕的就是太陽,而血塊中包含的便是太陽的那種衝擊氣,「你,想暗殺我!」

李震顫快速將那杯血酒遞了過去,辛德拉拿起快速直接放在嘴邊,僅僅一點點,整個身體彷彿完全的被寒冰凍結了,那股幾乎要了命的燥熱在和血酒碰觸在一起的剎那後,在身體中快速衝刺。

冰,火!

倆種特殊極致的感覺飛,彷彿都想佔據整個身體的主動權,辛德拉任由倆種感覺在自己的口中變換,衝擊!

每變換一次,便讓其的精神彷彿經歷過一次全新的蛻變。

整整五分鐘,冰火衝擊之感才完全的消失掉,「太神奇了,我從沒見到這麼古怪的東西!」

李震顫淡淡的笑了笑,「這是針對你們吸血鬼的,你們對血液的強力吸收和太陽的刺激,如果其他種族,就需要其他配方的,而且也不會有你們這麼強烈,當然,這一切都需要絕對合適的血液!」

示意旁邊的倆具阿比特兔女郎死屍,這樣的美餐並不便宜!

辛德拉哈哈笑道,「不錯,只有我們吸血鬼才有這樣的體驗!」

李震顫立即正式的說道,「辛德拉閣下,你享受了我的服務,請你支付報酬!」

「支付?怎麼,你想要什麼,銅子,銀幣,當然,你要幾個!」

李震顫搖了搖頭,指了指那三具兔女郎死屍,「將他們給我吧!」

「這些,已經沒用了,沃德會幫我處理的,如果可以,我給你幾個銀幣吧!」

「我想,他們在我手上還有點其他用處!畢竟,我是個屍體加工者!」

天才1秒記住www.8shuw.com,的免費小說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