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八百五十九章 暗黑版隨身老爺爺

第八百五十九章 暗黑版隨身老爺爺 (1/2)

小說名稱《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時間:今天09:36更新  字數:3516

{}?孫掌柜看到來人,並沒有著急去接待,只是在櫃檯後面招呼了一聲道:「原來是葉蕭公子啊,又來買療傷葯?

不是我說你,葉家好不容易發了點月錢,你自己留著買些修鍊的丹藥好不好?

葉家年輕一代中,你的天賦可並不是最差的,結果你到現在才只是凝血境。

何苦為了你那治不好的父親,花費這麼大的代價呢?」

那葉蕭苦笑著道:「但他畢竟是我的父親,身為人子,我也不能親眼看著我父親就這麼死去。」

孫掌柜聞言不由得搖搖頭,暗道這孩子怕是沒救了。

對方乃是濟州府大族葉家的一個旁系弟子,不過在家族內過的卻很不好。

本來旁系弟子也是姓葉的,每月給的家族供奉也有一些,養活他自己沒問題。

但他父親卻因為在家族任務中被人重傷,導致雙腿殘廢,受了內傷,所以成了一個廢人,全靠葉蕭養活,每月家族中發下來的供奉還不夠買葯錢的。

因為一個廢人而拖累自己的修行,這在孫掌柜看來是很不划算的事情。

不過非親非故,孫掌柜也並沒有多說什麼,他只是輕輕搖了搖頭道:「行了,算你小子好運,我這裡最近收來了一批好貨。

產自北燕鎮武堂的回血丹,一百瓶一瓶賣你了,雖然是二轉丹藥,但藥效卻接近三轉。」

葉蕭猶豫了一下,但還是把銀票掏出來道:「那麻煩孫掌柜給我來三瓶。」

掏錢時,葉蕭意外碰掉了一個血色的珠子,他將其拿起來,奇怪道:「這是什麼東西?」

孫掌柜看了一眼血魂珠,毫不在意道:「收來的小玩意,沒什麼用處,你想要就送給你,鑲嵌在兵器上也蠻好看的。」

葉蕭要是不說,他差點忘了這東西了。

後來孫掌柜也是查看了一下典籍,並沒有發現與之類似的東西,還以為是某種天然或者是意外形成的石頭。

在一些秘境崩塌時,有空間波動,或者是有強者交手所產生的種種力量,很容易將一些尋常的碎石金屬轉化成奇異的東西,沒什麼作用,也並不值錢。

不久前北燕的極北之地就剛剛崩塌了一座秘境,孫掌柜還以為這東西就是因為那秘境崩塌而形成的。

而且這東西也不像寶石那樣閃閃發光,就算是賣給那些富商冤大頭,他們都不買賬,廢物一個。

葉蕭接過丹藥,順手將血魂珠放進懷裡道:「那就多謝孫掌柜了。」

拿著丹藥回到葉家,葉蕭深吸了一口氣,說實話,他很不喜歡這地方。

雖然這裡是生他養他的家族,但在這裡面,葉蕭卻總有一股壓抑的感覺,壓的他透不過氣來。

走進葉家後,葉蕭小心翼翼的靠著邊走著,好像是在害怕什麼一般。

就在這時,一個戲謔的聲音卻是忽然傳來:「呦呦呦,這不是葉蕭表哥嘛,怎麼,又去給你那個殘廢老爹去買葯了?」

一名身穿錦袍的年輕公子帶著幾名葉家的弟子走過來,他的實力不算強,但卻要比葉蕭強,已經達到了先天境界。

這人名叫葉廷,乃是葉家嫡系的二公子,跟葉蕭這個旁系比起來,雙方雖然都姓葉,但地位卻是天差地別。

此時聽到他說自己父親是殘廢,葉蕭不禁咬著牙,緊握著拳頭,但卻不敢動手,更不敢回一句嘴。

因為以往無數次的經驗告訴他,別說自己打不過對方,甚至自己一旦還嘴,後果都會更嚴重的。

但他就算是不說話,葉廷卻也沒放過他。

看著葉蕭那握緊的拳頭,葉廷不屑的冷笑道:「怎麼,還想打我不成?來啊,你倒是打啊!」

走到葉蕭身前,葉廷侮辱性的拍打著他的臉,表情囂張到了極致,他身後那幾人也是大聲的嘲諷了起來。

葉蕭眼中怒火大盛,不過他剛剛抬起拳頭,葉廷便一腳將他踢飛,踩著他的手,在葉蕭的痛呼聲中,掏出他懷中的丹藥,打量了一下,不屑道:「回血丹?家族給你例錢不是讓你養一個殘廢的,真給我葉家丟人。」

說著,葉廷直接將丹藥給扔到了一旁,瓷瓶破碎,丹藥撒了一地。

看到這一幕,葉蕭立刻爭紮起來,小心翼翼的撿起那些丹藥。

葉廷這次倒是沒有阻止,只是跟其他人哈哈大笑道:「你們看,他像不像是一條狗啊?」

其他人立刻狗腿的附和道:「像,二公子說像,他肯定就是狗,想成豬都成不了。」

葉蕭顫抖著撿起回血丹,在其他人的譏諷當中,屍魂落魄的回到自己的小院內。

他的父親已經是形容枯槁,已經內傷複發,一天的時間大半都在昏迷。

服侍著父親服下回血丹後,葉蕭回到自己的屋內,脫下因為剛剛被踢到而沾滿塵土的衣物,他的手中傳來了一陣刺痛。

方才被葉廷踩著右手,他的整個右手都已經鮮血淋漓。

這時『叮』的一聲傳來,葉蕭低頭一看,從孫掌柜那裡拿來的血色珠子掉落在了地上。

葉蕭下意識的將它撿起來放在桌子上,他此時還是失魂落魄著,倒是沒發現,那血色的珠子在沾染上他鮮血的一瞬間,卻是猛然的綻放出了一抹血色的光芒來,顯得邪異而又璀璨。

此時葉蕭注意不到這些,他的腦海中只回蕩著三個字,為什麼!

在整個葉家內,他的實力不是最差的,但整個葉家無論是旁系弟子,還是葉廷這種嫡系弟子,卻都是以欺辱他為樂。

自己明明沒有得罪過他們,自己明明已經在隱忍著,打不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