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就是如此嬌花 >981 肉疼

981 肉疼 (1/1)

小說名稱《我就是如此嬌花》 作者:月下無美人  更新時間:2018-07-29 01:24  字數:2312

宮宴之後,陸鋒和塔朵兒的聯姻自然沒成。

塔朵兒欺瞞聖駕,西疆吃罪聖前,烏斯穆不僅沒有像他之前所想的那樣,在這件事情上佔了便宜,反而還因為塔朵兒「心有所屬」,「戲弄帝王」等事情,賠償了大燕許多東西。

蕭金鈺這些年跟著馮蘄州他們進學,別的不知道學了多少,可是卻將他們不吃虧的性子學了個十成十。

在談及西疆賠禮的事情上,一開口就讓的西疆肉痛不已。

既能讓西疆憋著一股氣不敢翻臉,又在他們能夠忍耐的最大限度裡面,狠狠的刮掉烏斯穆一層皮。

三天之後,宮中遣人送來了只玉盒。

裡頭裝著的,正是西疆聖葯皇麟葉。

「奴婢聽說,陛下光是無垢精砂便要了足足千斤,還讓西疆讓步,將無垢精砂作為和我大燕交易的物品之一,除此之外,陛下還要了一葉皇麟葉,其他西疆特有之物無數,幾乎掏空烏斯穆的家底兒。」

玲玥在旁邊笑道。

馮喬聞言笑出聲來:「陛下下手可真夠狠的。」

雖然這些東西不足以像玲玥說的那樣,掏空烏斯穆的家底兒,可也足夠讓烏斯穆肉疼一陣子了。

要知道在這之前,西疆一直將無垢精砂守著不願與人交易,單單只是千斤無垢精砂,就足以大賺特賺,更何況往後每年還有「定量交易」。

也不知道這個時候烏斯穆是不是後悔的腸子都青了。

如果早知道會這樣,他恐怕說什麼都不會拿和親的事情來打大燕的主意,結果賠了夫人又折兵,白白被坑了一回。

玲玥手上捧著個玉盒,對著馮喬說道:「王妃,據說這皇麟葉乃是奇葯,能醫死人肉白骨,陛下送給了您,將來便能保您周全。」

「呵…這世間哪有什麼能夠醫死人、肉白骨的東西。」

馮喬伸手接過那盒子,打開之後,就見到裡面放著的皇麟葉。

雖說是葉,其形卻如花,頂生四瓣,莖色翠綠,置於玉盒之中時,花葉顏色緋紅,如同剛剛才摘下來,半絲枯萎的痕迹都沒有。

她並沒有用手去碰觸那皇麟葉,只是看了一眼說道:「如果真有這般效果,你當以西疆之力能夠保得住這東西?」

皇麟葉和天璇花只有西疆毒瘴之中才會生長,這麼多年,西疆從散落部族,一直發展到如今統一,能從他們手上奪走這些東西的人太多太多。

先不說其他人,就是燕朝君主,還有南越皇帝,哪一個不怕死?又有哪一個不想要延年益壽?

如果皇麟葉和天璇花真有醫死人肉白骨的功效,這些東西早被人奪走,單憑區區西疆之人,怎麼可能守得住。

「王妃是說,這東西是假的?」玲玥睜眼。

「假未必是假的,只是可能沒有傳說中那麼離奇罷了。」

馮喬說完後合上玉盒,突然想起百里長鳴來,對著玲玥問道,「對了,百里大哥回醫谷了嗎?」

玲玥搖搖頭:「沒呢,公子前些時候替王妃搜羅孤本的時候,據說碰巧尋到了一本醫書古籍,再加上奇峰齋那頭本來就做的是珍奇之物的生意,百里谷主最近就賴在了公子那頭。」

「前幾日奴婢替您去給公子送東西時,還瞧見百里谷主纏著公子,想讓奇峰齋替他去搜羅那古籍上的藥材,說是那古籍上有種能夠徹底治癒先天不足之症的方子…」

玲玥雖然也會醫術,可她更為擅長的卻是毒術。

百里長鳴之前留在府中的時候,玲玥也跟著他學了一段日子,可到底不如他精通,所以對於那古籍上記載的東西也是一知半解。

馮喬聞言笑起來。

百里長鳴和蕭權,難得合得來,按理說以蕭權那般冷寂的性子,是不喜歡百里長鳴的鬧騰才對,而百里長鳴向來眼光高,不怎麼愛與人來往。

這兩個人照理說應該合不來才是,可誰知道兩人卻是莫名其妙就成了好朋友。

馮喬將玉盒遞給玲玥:「這皇麟葉先暫且留著,改天找個時間去問問百里大哥,看這東西到底有什麼用處。」

玲玥聞言接過盒子收了起來。

……

西疆的人被蕭金鈺狠狠剮了一層皮,沒在京中停留太久。

六月中旬京中接連下了幾天大雨,等雨停之後,烏斯穆就直接帶著塔朵兒和西疆使臣準備返程。

離開前,烏斯穆來見了馮喬和廖楚修一面,言詞里滿滿都是對他們之前在宮中挖坑行為的指責,還有對蕭金鈺下手太狠的怨念。

馮喬和廖楚修就聽著他言語,也沒反駁,原以為烏斯穆會暗中記恨他們,卻沒有想到他走之前,卻是將那據說三十年只得一朵的天璇花留了下來。

馮喬看著桌上和之前宮裡送來的那隻盒子幾乎一模一樣的玉盒,有些詫異。

宮中將皇麟葉送來永定王府的消息,幾乎沒人知道。

如今烏斯穆將這天璇花給他們,想做什麼?

「這個,什麼意思?」廖楚修朝著玉盒揚了揚下巴。

烏斯穆嘆口氣,「永定王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他的確是有些惱怒廖楚修和馮喬壞他的事情,甚至在宮中坑他,可說到底他能登上西疆王位,靠的是廖楚修和賀蘭家的幫扶,而往後他想要坐穩這位置,還免不了要和河福郡那邊的賀蘭家打交道。

賀蘭沁之所以帶兵去西疆,表面上是因為聖命,可烏斯穆卻是很清楚。

如果不是廖楚修從中周旋,賀蘭沁當日去西疆,就絕不會是那般平和的降服而已。

「此物就算在我西疆也不超過三朵,我知道王爺看不上其他身外之物,我西疆所擁有的那些東西也未必入得了你的眼。」

「我來京之後,聽聞王妃身體積弱,如今又待產在即,這天璇花雖不如傳說中那般擁有奇效,可在關鍵時候卻足以保命。」

「先前宮中之事是我多有得罪,還請王爺和王妃看在我們往日交情,還有這天璇花的份上,饒恕我那日衝撞,以後西疆若有難時,還望你們能夠助我一臂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