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就是如此嬌花 >932 自私

932 自私 (1/2)

小說名稱《我就是如此嬌花》 作者:月下無美人  更新時間:2018-07-09 03:18  字數:2386

馮喬和郭聆思本就多年情誼,知道她是替自己高興,不由心中溫暖。

馮喬故作輕鬆的笑著道:「七嫂,你可別掉眼淚,要不然待會兒七哥瞧見了,還以為我欺負了你。」

「七哥那般護短,恨不得將你捧在心尖尖上,要知道我弄哭了你,指不準還得跟我鬧,你可別害我。」

郭聆思輕嗔了她一眼,忍不住吸了吸鼻子:「我都快擔心死了,你倒好,反而一副悠哉悠哉的樣子,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

馮喬拉著郭聆思的手,輕笑著道:「我怎麼能不擔心,你不知道其實我剛才緊張的都有些腿軟,要不是強撐著,怕都坐不住,好在結果是好的不是嗎?」

她頓了頓,見郭聆思依舊擔心,不由伸手捏了捏郭聆思的臉頰,「再說了,七嫂這麼好看,這世上哪兒來的這麼標誌的小太監?」

郭聆思被她的話逗得破涕而笑,忍不住笑罵:「你怎麼變得跟宜歡似的,這麼愛戲弄人?」

「哪有,宜歡道行那麼深,比浪蕩公子哥還厲害,我可比不得。」馮喬挑挑眉。

旁邊廖宜歡頓時叉著腰不滿。

「哎哎哎,我說你們兩個,我可還在這兒呢,不帶這麼當著面說人壞話還面不改色的,你們的良心呢?!」她掐著蘭花指指著馮喬嬌嗔道,「馮小喬,你摸著你的良心說,我是那種人嗎?」

馮喬一本正經的將手覆在胸前,感受了片刻後才抬頭正色道:「我的良心告訴我,你就是。」

「噗哧-」

郭聆思一口水噴了出來。

廖宜歡也綳不住臉,看著一本正經胡說八道的馮喬嘴角直抽。

外面的玲玥和紅綾被裡面的動靜逗笑,聳著肩膀笑出聲來。

……

晚上的菜色十分豐盛,賀蘭君讓所有人都見識了一番什麼叫做堪比御廚的手藝。

煎、炸、烹、煮,樣樣都是好吃的讓人險些吞下舌頭。

不僅僅邵縉、廖宜歡等人吃撐了,就連向來不怎麼喜歡外面菜色的百里長鳴,還有懷著身孕飯量不大的馮喬也都吃的停不下來,最後幾乎癱在桌上集體揉著肚子。

因為馮喬腹中孩子能夠保下來,所有人都是放鬆下來,席上說說笑笑好不熱鬧。

等到飯後,大家一起飲茶聊天,一直到了將近戌時之後,府里的人才各自散去。

百里長鳴留宿在了永定王府,而邵縉和郭聆思則是連夜趕車離開。

廖楚修陪著百里長鳴喝了些酒,或許因為放鬆,眼底帶上了幾分醺色。

馮喬讓蔣沖幫忙扶著廖楚修回了房中之後,就吩咐玲玥讓人送了水來,等到其他人都退下之後,馮喬靠近坐在那裡的廖楚修開口道:「楚修?」

「唔…」

「楚修?」

馮喬碰了碰有些獃獃的廖楚修,「醉了?」

「沒有。」

廖楚修雙眼放空,聞言有些茫然的搖搖頭。

馮喬見著他這樣子頓時失笑出聲,她還沒見過這樣的廖楚修。

她忍不住上前輕啄了他嘴唇一下,然後伸手去捏他有些發紅的耳垂。

廖楚修只覺得耳尖痒痒的,看著近在咫尺的妻子,聞著她身上熟悉的香氣。

他長手一伸,便直接將馮喬攬進了懷裡。

只是哪怕在喝醉的時候,他依舊小心的避開了她高高隆起的肚子,動作輕柔怕傷了她。

「喬兒。」

廖楚修蹭了蹭馮喬的脖頸,難得的多了絲孩子氣。

「我好開心。」他將手覆在馮喬肚子上,「百里長鳴說,孩子很好,你也很好,他說你們都不會有事,還說你能將他順利生下來。」

馮喬輕笑出聲:「是啊,我一定能順利將他生下來,所以楚修,你得好好想想要替他取什麼名字,等再過幾個月,他就能出來了,到時候就會有個小糰子跟在你身後,抱著你的腿叫你爹爹。」

「等他稍微大一些之後,咱們就帶著他去河福郡,去見見外公、舅公舅婆,還有他那些舅舅們,他將來一定會和你們一樣出色。」

廖楚修聽著馮喬的話卻是突然沉默了下來。

他手緩過馮喬後背,將頭埋在她肩頭。

「怎麼了?」馮喬問道。

廖楚修聲音悶悶道:「對不起。」

馮喬愣了一下,伸手摸了摸他的腦袋,想要將他的頭抬起來,卻不想男人卻是固執的圈著她,將頭埋在她肩上。

馮喬頓時察覺了不對,溫聲道:「好端端的說什麼對不起?」

廖楚修環著她腰身,口鼻間吐出的熱氣噴在她脖頸的地方,說話時聲音有些微啞:「我只是覺得,當初的我真的很蠢,。」

那時候他知道孩子的存在會傷到馮喬時,想也沒想便決定了孩子的去留,甚至讓所有人都瞞著馮喬。

他從來沒有想過要去努力,要去試著保住他,只因為他害怕。

他怕馮喬會選擇孩子而放棄了他,他更怕馮喬真的會因為這個孩子的到來而丟了性命。

廖楚修不是不知道他當時所做的事情有多自私,哪怕明知道可能會讓馮喬怨他,甚至捨棄的是他至親骨肉,哪怕明知道馮喬未必會願意。

他也依舊執拗的去做,只因為他想要馮喬留在他身邊。

哪怕失了所有,也在所不惜。

如果後來馮喬沒有收到席一衍的那封信,如果她沒有察覺到她有身孕的事情,是不是本有機會能夠來這世間的孩子就那麼被他捨棄,甚至連給他試著努力的機會都沒有。

廖楚修手指輕輕放在馮喬肚子上,感受著那裡面和他血脈相連的孩子,掌心微抖。

只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