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就是如此嬌花 >544 續命

544 續命 (1/1)

小說名稱《我就是如此嬌花》 作者:月下無美人  更新時間:2018-01-02 19:31  字數:2226

廖楚修原已經做好了長期備戰的準備,可是卻沒有想到,這一趟河福郡之行居然讓得小傢伙開了竅。

廖楚修能看得出來,小傢伙對他不是無意,只是她或許還不懂男女之情,更或者是說,她還懵懵懂懂的看不清心思。

他也沒強逼著馮喬說什麼,只是將她的身子託了托讓她能趴的舒服一些,然後伸手摸著她的頭髮說道:「之前外公的事情我已經聽舅舅和沁姐他們說過了,謝謝你。」

那夜白安危局,連他聽過之後都是一陣後怕。

那之後陸戰雲被交到了屠喚手裡,屠喚用盡刑罰從他口中得知,陸戰雲早就被南越收買,厲鎮川一邊抓了他妻兒,一邊又許以重利,讓得他背叛了賀蘭明泉,在那夜欲行謀害之事。

他們原是打算在吃食上動手腳,一併廢了賀蘭明泉和賀蘭卓兩兄弟,可誰知道馮喬不知道打哪兒得來的消息,讓得賀蘭明泉起了戒備之心,甚至於還將消息送往了夷川關口,他們才不得不改了計劃,在平顯的傷口上抹了無間草的毒,又藉以賀蘭明泉和平顯之間的關係,讓得賀蘭明泉碰了平顯的屍體。

那一夜,陸戰雲原是想要趁機殺了賀蘭明泉,將此事嫁禍給馮喬,然後利用無間草的毒性禍害白安,再借賀蘭明泉之死動搖軍心,助南越破了夷川,如果不是馮喬機敏,如果不是賀蘭沁在關鍵時刻趕了回來,怕是所有人都會死在陸戰雲手中。

廖楚修一想到那後果,忍不住用力抱了抱懷中的馮喬:「如果不是你,外公怕是活不下來。」

馮喬被迫靠在廖楚修懷中,聽著他低沉的聲音,雖還有些彆扭,卻仍舊伸手拍了拍他胳膊:「賀蘭爺爺吉人天相,就算沒有我,他也不會有事。」

她到底不習慣與人這般親近,說話間掙扎了一下就想要起來。

廖楚修親昵的靠了靠她鼻尖,便將她放了開來,然後用手攙著她在旁邊坐穩,才繼續道:「外公與我說起過那夜的事情,他想要請你去賀蘭家做客,好謝謝你的救命之恩。」

馮喬聞言扯了扯衣服角:「賀蘭爺爺身子好了嗎?」

「已經好多了,百里替他拔毒之後,又留了方子,只要繼續調理一段時間,便沒有大礙了。」

馮喬聞言抬頭:「百里離開了?」

廖楚修點點頭:「三日前便走了,他這次來河福郡本就是借的替八皇子去醫谷尋葯的名頭,中間已經耽擱了數日,若再不回去,八皇子那邊會起疑,宮裡怕也會問詢。」

馮喬聽著廖楚修說起宮裡的事情,立刻就忘了之前的尷尬,連忙撐著桌子坐穩了身形問道:「京裡頭到底是個什麼情況,八皇子當真重病下不了床,還有溫家,爹爹說溫家那邊已經解決了,後面到底是什麼情況?」

廖楚修倒也沒刻意瞞她,見她問起便直接說道:「永貞帝已經下令處死了溫正宏和柳凈儀,吳氏也死在了牢中,溫家如今皆貶為奴,算是徹底沒了起複的希望,至於八皇子…」

廖楚修眼裡浮現抹冷色:「病是真病,但未必就真有那般嚴重。溫家倒了之後,他們和吳家聯手扶持八皇子的事情根本就瞞不住,而這些年八皇子出入溫家的事情也被金嬤嬤爆了出來。」

永貞帝未必沒有疑心蕭元竺,甚至有意命人嚴查他與溫家勾結之事,只是還沒等他下命清查,蕭元竺就已經吐血暈厥,且太醫診斷他活不過年尾,永貞帝心慌之下哪還顧得他與溫家的事情,不僅斥責了朝中要求追查之人,一力將事情壓了下來,更是滿天下的徵召名醫,想要替蕭元竺續命。

如今滿朝之人,誰看不出來蕭元竺有多得永貞帝看重,哪怕是御史台那幾個老頑固,也沒人敢在這個時候去觸永貞帝的霉頭,無人提及八皇子與溫家的事情,永貞帝又高拿輕放,他們之前勾結暗中意圖皇位的事竟然就這麼不了了之了。

馮喬聽著廖楚修的話面色冷然。

她早就該想到,蕭元竺既然敢舍了溫家,甚至對溫家下手,他就必定會給自己找好退路。

之前她和蕭元竺見過兩面,他所有表現出來的態度都說明他厭惡自己的出身和過去,可是他卻一面厭惡著永貞帝,厭惡著那些讓他覺得污穢的東西,如今卻又要用最不喜歡的過去和情分來博得帝王憐憫,甚至用逝去之人來保全自己,也不知該說他可憐好,還是該說他可悲。

她看不懂蕭元竺,從最開始就是。

她一直都不知道,那個人想要的到底是什麼。

廖楚修已經從金嬤嬤口中知道了許多過去的事情,甚至於猜到了馮喬的身份,見著她沉默不語的樣子,他有心想要勸慰幾句,卻又不想讓馮喬知道他已經知曉了那些事情。

沒等他想好怎麼去安撫馮喬,馮喬就已經自己收斂了情緒,轉聲問道:「之前我聽玲玥說,吳世軍是自盡的,自盡前還留下了血書,是你找過了他?」

廖楚修淡聲道:「我去問他六年前我父親的死因。」

「是溫家還是柳家?」

馮喬問完之後,見廖楚修不語,她沉默了片刻才又繼續道:「還是永貞帝?」

廖楚修抿了抿嘴角:「都有,溫家怕我父親翻出往事,而永貞帝怕我父親查出他篡權奪位,毒殺先帝的事情,吳世軍不過是他們手中棋子,說到底,是我父親觸及了他們的利益,才遭了當年之難。」

「那你接下來準備如何?」馮喬問道。

廖楚修垂眸:「吳世軍曾說,西南之事柳家也知情,溫家沒了,柳家也不該安然。」

無論是他父親還是那些枉死之人,只一個溫家怎足以贖罪。

更何況他早就知道,馮蘄州想要對付的,從來都不只是溫家。

無論是他也好,還是馮蘄州也好,他們心中都明白,馮喬不可能永遠都隱於人後,只有柳家也去了,她才能光明正大的活在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