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就是如此嬌花 >532 收徒?

532 收徒? (1/1)

小說名稱《我就是如此嬌花》 作者:月下無美人  更新時間:2017-12-28 04:28  字數:2310

院中安靜的嚇人。

葡萄藤上掛著的那一串串還未成熟,只有米粒大小的葡萄串,在夜風裡被吹的來回輕晃。

暗麟一直注意著馮喬,更防備著身旁的徐騭。

徐騭卻像是完全感覺不到他身上的緊張似得,就那麼淡淡的站在一旁,他抬眼看著不遠處的夜色,神情專註的像是那夜色里藏著什麼東西。

馮喬聽完席一衍……不,應該是公冶的話,聽著他那麼清楚的說出本該是她上一世發生的事情之後,半點沒有她剛開始以為她會有的緊張和害怕,反而不知道為什麼放鬆了下來。

「那先生之所以來此,是想要我這個異數做什麼?」

席一衍抬頭看著馮喬:「你不怕?」

「怕什麼?」

「怕我除你。」

「呵…」

馮喬從進了這方小院,見到席一衍之後頭一次露出笑來:「先生是方外大能,如果真心想要除我,今夜便有無數次機會,無論是軍中也好,還是戰事也罷,但凡差錯半點,都能置我於死地而不沾惹半點麻煩,可您沒有。」

「既然先生不想要我性命,又以自身為損救河福郡百姓於危難,那我又有什麼好怕的,終歸先生是仁慈之人,總不會讓我替您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

「畢竟天道輪迴,善惡有報,先生又掌一方秩序,斷不會以身試法,克人容己才是。」

席一衍聽著馮喬的話失笑:「你這丫頭,真是伶牙俐齒。」

寥寥數語,便堵了他所有未盡之言,既點明了他無意要她性命,又在言語里贊他仁慈,然後又告訴他她無論做什麼都是遵循天道輪迴,從無僭越,而那些已死之人也非她之過,不過都是惡有惡報。

幾句話便將自己撇的一乾二淨,真真是狡猾的不得了。

席一衍看著眼前的少女,倒是有些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經歷,才能養出她這份性子來,見馮喬沒有再隱瞞自己的事情,席一衍也沒再說旁的,而是直接說道:「其實我這一次下山,剛開始的確是為了剷除異數,因我觀燕朝京畿帝星衰退,七殺入主,白虎天刑隱現,有天下大亂之象。」

「後臨安水患之後不久,凶星卻突然隱退,紫薇臨凡且自帶將星於輔弼之才,而隨著時間流逝,七殺之旁竟現吉星,且吉星之光耀眼,不僅平了七殺主位,且有太平盛世之像。」

馮喬聽著席一衍的揉揉鼻尖,乾脆利落說道:「不懂。」

席一衍解釋:「你本為七殺主星,臨世便為破壞,而你身旁有吉星相輔,也就是說,你身邊有人指引,不僅平了你心中怨氣,也阻了你以不該你有的能力去做你不該做的事情。」

「京中因你而死之人,皆是與你有惡孽纏身,罪惡因果本該有報,而你父親的命,除去你的原因之外,也是因為他多年政績在身,得百姓福報而,所以才未曾折損你身上氣運,否則你若是殺戮極重之人,哪怕就算真的顛覆了朝堂換了天下,這天道也不會容你。」

馮喬聞言瞬間就想起了馮蘄州。

想起馮蘄州曾無數次叮囑過她,讓她絕不可用所謂的預知之能,去做任何事情。

那時候的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這世上真有公冶此人。

席一衍看著馮喬若有所思的樣子說道:「你該好好謝謝那人,否則今日你就不會在這裡與我這般說笑。」

「我這次來尋你,一是為了見見你,畢竟這世上異數難尋,公冶在世無數年,也不過只見過兩次,二是,我想要收你為徒。」

啥?

馮喬原還以為席一衍有什麼特別要緊的事情想要讓她做,已經屏氣凝神等著他說完之後好想辦法討價還價,可誰曾想到他居然冒出了收徒之言,讓得馮喬提著心時險些岔了氣。

「收徒?」馮喬用手指著自己:「我?」

席一衍看她:「你。」

「為什麼是我?」馮喬詫異。

席一衍:「為什麼不能是你?」

馮喬緩過了那股子詫異之後,忍不住笑道:「您老就別戲弄我了。您方才也說過,公冶每一世只出一人,且那人有想必擔負與您同樣的職責,監察一方。」

「我本就是俗人一個,又是您口中的異數,身邊牽扯頗多,在意之人更是不少,若是他們遇到危難之際,我不會不管,而若見到不平之事,我也不一定會袖手旁觀。」

「像我這種人,永遠去不了私心,更做不到如您一樣不偏不倚的去看待天下眾生,您若真收了我為徒,讓我得了您的本事,您就不怕我拿這些本事來禍害蒼生?」

馮喬說道這裡,一本正經的拱拱手:「為了天下蒼生,您老就饒了您自己,也放過我吧。」

席一衍被馮喬的話逗笑:「有你這樣貶低自己的?」

「我這不是貶低,而是認得清楚我自己。人都有私心,而我這人私心更是尤其的重,以您老的眼光,是瞧不上我的,況且我俗世牽掛在身,我若真跟著您走了,怕是我這顆七殺被您收了,我爹就會成新的七殺了。」

從她重生回來之後這一年間,雖說是馮蘄州平了她心中怨氣,讓得她不去憑著預知的事情肆意妄為,她又何嘗不是能夠讓得馮蘄州心存顧忌的那個存在?

馮蘄州對她的在意,沒有人比馮喬更清楚,若是馮蘄州知道她拜了個老「道士」當師父,還跟著去了方外之地,準備和席一衍一樣守著那所謂的大義一輩子,她家那虎爹非得踏平了雲滄山,跟席一衍拚命不可。

「再說了,您老大概也不缺徒弟的吧,那徐騭應當就是您選中的下一代公冶,不是嗎?」

騭,定也。

天不言,而默定下民,是助合其居,使有常生之資。

能隨時跟隨在席一衍身側,馮喬剛開始還以為徐騭是席一衍的隨從或者是僕人,可是幾番接觸下來,卻能察覺到徐騭言行舉止絕非常人,況且席一衍若真想要僕人,又怎會尋一個眼眸這般特殊之人?

後來再細想,徐騭的名字便已經代表了他的身份。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