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就是如此嬌花 >473 安撫

473 安撫 (1/1)

小說名稱《我就是如此嬌花》 作者:月下無美人  更新時間:2017-12-18 21:59  字數:2286

范卓臉上紅了青,青了白,最後全數化成怒氣。

他緊緊握著拳,看著拿著茶杯把玩的仇嬤嬤,險些沒忍住沖前去動手,可他到底還有理智在,這間院子他不是第一次來,更不是第一次在這裡見這個女人。

他知道這平平無奇的院子里藏著多少好手,更知道他但凡敢動眼前這人半點,那些人決計會要了他的命。

他根本就動不了這個人。

范卓死命咬著牙根,手心裡被掐的青紫一片。

許久之後,他眼底的怒色才緩緩平靜了下來,他強行壓抑住了心底的那股子殺意,滿臉陰沉的看著仇嬤嬤:「既然你不想害我們,為什麼要拿那天的事情來算計馮蘄州?」

仇嬤嬤聞言搖搖頭:「若是我說,我不知道那麻玉傑的身份呢?」

范卓微怔:「你不知道?」

怎麼可能?

仇嬤嬤見他神色,就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你妹妹和馮蘄州的事情已經拖了太久,我的確是吩咐過讓人跟在她身邊,替她找機會靠近馮蘄州父女,必要的時候能用一些手段好讓她能夠早日入了榮安伯府,但是那一日的事情卻並非是我讓人所做。」

「那日郭家的事情我也是事後才知曉,那麻玉傑的身份我也是後來才知道。你要明白,我要的是你妹妹成為馮蘄州的夫人,而不是讓她自找麻煩。」

仇嬤嬤說完之後,范卓眉心緊擰:「那你為什麼沒告訴我這她提前見過麻玉傑的事情?」

「告訴你又能如何?」

仇嬤嬤抬眉:「殺了麻玉傑?還是滅了他的口?你以為人落到馮蘄州手裡,還由得你處置?」

范卓張張嘴。

他當然知道不能,那馮蘄州手段向來凌厲,麻玉傑落到他手裡,又怎會讓外人插手,他雖是廷尉,可只要永貞帝不下旨讓三司會審,不下旨將此事移交刑部大理寺,都察院便有全權去查之後的事情。

他如果敢在這個時候對麻玉傑下手,想要滅他的口,簡直是生生將自己送上門去,若是讓馮蘄州抓住馬腳,到時候就算是有八張嘴也解釋不清楚。

可是……

「就算是不能滅口,也能想其他的辦法堵了他的嘴,也不至於落到現在這般為人所挾的地步。你可知道馮蘄州今日是怎麼對我府里人說的,他說麻玉傑已經開口,說他當日在郭家還有同謀,還說麻玉傑身後有幕後之人,馮蘄州如果真的咬死這點不放,你讓我如何應對?!」

仇嬤嬤聽到范卓的話頓時低笑起來:「你想怎麼應對,枉你這些年在朝中沉浮,難道就看不出來馮蘄州這話分明就是故意跟你說的?」

「他如果真想要咬住你不放,甚至於借這件事情對你們兄妹如何,他怎麼可能在這個時候將這種消息告訴你,甚至於讓你有機會提前防備?他只需要把這件事情呈交到永貞帝跟前,甚至將那麻玉傑的話原封不動的告訴永貞帝,永貞帝自會找你麻煩,還需要他來經手?」

范卓聞言神情一怔,忍不住皺眉道:「你的意思是……」

「馮蘄州不過是在警告你,讓你和范悅別再拿那日她救馮喬的事情去要挾他,更不要妄圖用這件事情來逼迫他替你們做什麼。只要你不要去招惹他,讓你妹妹在府中安生下來,暫時別再去打馮喬的主意,馮蘄州不會對你如何的。」

范卓聽著仇嬤嬤的話,腦中仔細想著今天的事情,他原是心底焦急,所以在聽到范悅居然和那個麻玉傑有所接觸,甚至於極有可能被牽扯到大考舞弊之事後,才會神思大亂。

可是此時聽完仇嬤嬤的那番話後,他才漸漸冷靜了下來。

是啊,馮蘄州如果真的想要對付他,又怎麼可能將消息告訴他府中下人?

馮蘄州是何等精明之人,心思城府讓人生懼,這些年他在朝中行事從來沒有過半點錯漏,思慮周全到任何人都抓不住他半點馬腳,所以他才能得在那麼多人的虎視眈眈之下得了永貞帝看重,甚至於讓永貞帝將他一步步提拔到了今日的位置。

以馮蘄州的心思,在麻玉傑的事情沒有水落石出之前,他怎麼可能會將案情內容說漏了嘴,還偏生這麼巧的就告訴了他府中的下人讓他知曉?

他分明是在知道那死士和范悅有關之後,所以才會出言警告。

范卓心裡徹底冷靜了下來,手中拳心鬆開之時,才察覺到掌心裡一片刺疼,可是面上卻是放鬆下來。

「遇到事情的時候,別這麼衝動,好好想想。我與你同坐一船,范家沒了,我能得到什麼好處?」

范卓面上有些不自在。

之前他的確是衝動了,但是這也不能怪他。

他實在是太清楚眼前這人到底有多狠,更明白她做起事情來有多不留餘地。

說到底,他是怕的。

他怕自己成了當年的裘常林,怕范家成了棄子,成了她謀算別人的玩意兒。

范卓有些不自在的看著仇嬤嬤說道:「今天的事情是我的錯,是我一時心急亂了方寸。」

「這幾日我會好生看著妹妹,不會讓她出來惹麻煩,至於馮蘄州那邊,我會想辦法讓馮蘄州知道我往後不會拿馮喬之事要挾他。之前言語有所得罪之處,還請見諒。」

仇嬤嬤遞給范卓一杯茶:「無事,說到底這事情我也有錯,該早些讓你安心才是。」

范卓笑了笑,好似之前那憤怒怨恨都消散了個乾淨,他伸手接過茶水說道:「既然無事,我就以茶代酒向你賠罪了,等喝了這茶,我就該回去了,今日貿然來這裡實是不該,若待的時間太久,難免引人起疑。」

「好。」

范卓拿著茶杯,仰頭飲了一口茶水,然後放下茶杯之後笑著拱了拱手,轉身便走。

門外的掌柜的見著范卓出來,臉上已然沒了之前怒意,反而輕鬆下來帶著幾分釋然,他笑著上前道:「范大人回去了?」

「恩。」

范卓輕應了一聲,朝著那人笑著點點頭,便朝著門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