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就是如此嬌花 >409 間隙

409 間隙 (1/1)

小說名稱《我就是如此嬌花》 作者:月下無美人  更新時間:2017-12-18 21:59  字數:2252

韋玉春說起馮妍的時候,語氣裡面全是森寒。

「王爺可還記得那天夜裡的事情,那般巧合之下,若說無人算計,我韋玉春定是第一個不相信的!」

蕭閔遠在知道他之所以倒霉和溫家有關之後,就已經懷疑過馮妍是和溫家聯手坑了他,如今再聽到韋玉春一番話後,整個人越發的確信自己是被人算計。

想起他先前竟然拿著四萬兩銀子,去贖了溫祿弦的「花柳債」,又想起他對鄭國公府處處示好,那溫正宏卻欲拒還迎,既不刻意交好,卻又給了他希望不直接拒絕的樣子,直接氣得一腳踹翻了身前的桌子。

「好,好一個鄭國公府,好一個溫正宏,他們竟敢將本王當傻子愚弄。」

「去給本王查,鄭國公府如此陷害本王,定不會毫無緣由,他們身後定然還有其他人,本王倒是,到底是什麼人敢躲在後面如此算計本王!」

說完之後,蕭閔遠想起馮妍,眼底越發森寒:「還有馮妍那個女人,去給本王找,她野心那麼大,定然還在京城,去把她給本王找出來,本王定要扒了她的皮,卸了她的骨,以泄本王心頭之恨!」

柳西連忙領命道:「奴才這就命人去查。」

等到柳西帶著人退出去後,屋中只剩下蕭閔遠和韋玉春兩人,蕭閔遠胸前起伏半晌,方才因為溫家和馮妍升騰而起的怒意這才淡去了許多。

他看著被自己剛才砸出來的滿地狼藉,忍不住揉著眉心,他知道這段時間他是有些急躁了,無論是因為突然入獄,還是因為後來手下之人被接連剪除,他都有些亂了方寸。

蕭閔遠深吸口氣,竭力穩下心神後,對著韋玉春沉聲道:「對了,我聽說那天夜裡的事情,馮喬也有摻合?」

韋玉春怔了怔,說道:「昭平郡主的確是因馮喬才會入宮……」

「韋先生,你覺不覺得,那馮喬出現的太過巧合?」

韋玉春皺眉看著蕭閔遠,見蕭閔遠提起馮喬時語氣格外冷冽,而且言語間像是懷疑這次的事情是馮喬所為,他忍不住說道:「王爺是懷疑,這件事情跟馮蘄州父女有關?」

蕭閔遠沒說話,可心中的確是有所懷疑。

韋玉春皺眉說道:「王爺,我知道你與馮蘄州父女有隙,也曾暗中與馮蘄州動手,但是若說這次的事情是馮喬所為,那未免也太過離奇,馮喬雖然聰慧,但她畢竟只有十一歲,怎可能妖異到能算計人心到這般地步?」

「而且王爺試想,如果那天夜裡的事情當真是她所為,他們父女兩便是想要置王爺於死地,馮蘄州又怎麼可能會輕易放了王爺?」

見蕭閔遠臉上仍舊帶著懷疑之色,韋玉春低聲勸解道:「王爺這次雖說是靠著手段脫困,可王爺當該明白馮蘄州那人,如果他真有意與王爺為難,早在蔡衍被抓當日,怕是就已經牽連到了王爺的身上,又怎會給王爺數日時間應對?」

「雖然這次的事情有陛下從中偏袒,但是馮蘄州若緊咬著蔡衍不放,將當初臨安的事情暴露出來,王爺覺得,陛下可還能容你?無論這次的事情到底是因何而起,馮蘄州對王爺絕對是手下留情了,否則王爺此時怕還在囹圄之中,怎能安然出來。」

蕭閔遠雖然懷疑馮喬,甚至因為之前的幾次接觸,知道馮喬遠不像普通孩子那麼簡單,但是韋玉春的話卻又合情合理,甚至於讓他挑不出半點錯來。

馮蘄州的手段他也是知曉,如果正月十五的事情真的是他們父女所為,馮蘄州怎麼可能會放過蔡衍這麼好的機會不用,白白讓他脫困?

蕭閔遠有些疲倦的揉了揉眉心,聲音低沉道:「也許……是本王想多了。」

韋玉春在旁說道:「這次馮蘄州對王爺手下留情,雖算不上示好,但也算是有意修復彼此關係,王爺雖然不喜他們父女,但是往後還是莫要輕易招惹的好。」

蕭閔遠皺眉揮手道:「本王知道了。」

他也知道馮蘄州不宜得罪,而且他若是想要問鼎皇位,如果能將馮蘄州拉攏過來,無疑是如虎添翼,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無法將那父女視作尋常人。

無論是當初在虎踞山中的事情,還有後來鄭國公府那一次,他跟馮喬對峙之時,他都覺得,那個馮喬與他之間像是早有糾纏,她對他的冷漠毫不掩飾,而讓他放下身段去討好那父女二人,就算是慣來會做表面功夫的他都會忍不住下意識的抗拒。

不想跟韋玉春再說馮蘄州父女的事情,蕭閔遠直接換了話題問道:「席公現在在哪裡?」

韋玉春怎會看不出蕭閔遠臉上的不耐,見他無意和馮蘄州修好,言辭間又提及「席公」,韋玉春忍不住垂了垂眼帘,頭一次覺得,蕭閔遠或許沒有他想像的那般能隱忍。

當初臨安的事情,在他看來,那馮喬雖說壞了蕭閔遠大事,但是回京之後,蕭閔遠和馮蘄州之間並非什麼生死大仇無法可解,若不是他一直記恨當初臨安一時失利,心中不忿處處找馮蘄州的麻煩,他們未必不能與馮蘄州交好。

馮蘄州跟馮遠肅對峙之時,他就勸過蕭閔遠結果未明之前不要落井下石,後來馮蘄州被封榮安伯,進入都察院之後,他也數次勸解蕭閔遠,讓他對那二人示好,別再針對馮家父女,可他卻數次暗中動手,命人找馮蘄州的麻煩不說,居然還配合著馮妍那個女人,在馮喬的生辰宴上險些毀了郭家的小姐。

這次馮蘄州分明已經對蕭閔遠手下留情,蕭閔遠卻還不懂趁機與其修好。

如此睚眥必報,心胸狹窄到看不清楚形勢的人,他當真能得大業所成嗎?

韋玉春滿是精明的眸子里閃過抹沉色,心中之前所堅信之事出現動搖,面上卻是不動聲色說道:「席公入京之後從未跟我們的人聯繫過,若非王爺告知那徐騭去見過您,我們甚至不知道他已經進京了。」

「眼下無人知道席公的下落,王爺,可要我們派人去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