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就是如此嬌花 >256 前塵

256 前塵 (1/1)

小說名稱《我就是如此嬌花》 作者:月下無美人  更新時間:2017-12-18 21:59  字數:2257

鄔榮忍不住側眼打量著那漂亮的小姑娘,想起一貫臭脾氣難伺候的廖楚修難得這麼在乎個人,他頓時心痒痒下,笑得跟搖著尾巴的大尾巴狼似得,眯著眼道:「馮大人想必與馮遠肅有話要說,不如本官替大人照看一會兒馮小姐?」

「不必了,喬兒與我一起。」

馮蘄州說完之後,皺眉看了眼鄔榮,總覺得他那笑容礙眼。

馮喬倒是沒多想,只是覺得鄔榮既然與廖楚修認識,怕這次也算是幫忙,永貞帝雖說答應讓爹爹來處理馮遠肅,可若是鬧開來,對爹爹的名聲也無益,所以她抬著頭對著鄔榮露出個笑容,聲音軟軟的道:「多謝鄔大人。」

好漂亮的小姑娘!

鄔榮被馮喬的笑晃花了眼,往常總看著廖楚修那張臉,覺得天下美人盡皆失色,可是眼前這小姑娘笑起來時,卻仍舊讓他覺得眼前一亮。

烏黑大眼,凝脂玉膚,帶著幾分肉嘟嘟小臉好看和廖楚修完全不同,她笑起來時不帶半點傾略性,彷彿歲月凝練下來的從容,和那稚嫩的眉眼糅合在一起,本該矛盾至極的組合卻意外讓人覺得舒服。

鄔榮嘀咕著轉了轉眼睛,被馮蘄州拒絕也不著惱,見到馮蘄州帶著馮喬朝著裡面走了進去後,搓了搓手就想上前聽牆角,只是腳下才剛一動,原本跟在馮蘄州身後的那個身影就直接扭過來頭來,手中長劍帶著劍鞘橫在他身前。

「鄔大人請止步。」

「呃…本官進去幫幫馮大人……」

「多謝鄔大人好意,只是二爺吩咐,他與馮遠肅有私事處理,不方便被外人知曉,還請鄔大人出去等他。」

鄔榮面色一僵,抬頭看了眼不遠處的牢房,心裡好奇的不得了,可是眼前那斗篷下的青年面無表明的看著他時,分明不會退讓,他有些尷尬的在那青年目不轉睛的注視下,一步一回頭滿臉不舍的去了外面。

雲生見鄔榮離開之後,這才橫身站在過道口,抱著手裡的長劍擋住了所有人的視線。

通道盡頭,靠西的牢房裡一片昏暗,裡面散發著一股枯草發霉的氣味。

馮遠肅垂著頭坐在角落裡,長發胡亂披散在肩頭,身上單薄的囚衣之下,還能看到一些用刑後殘留的傷痕。

門口牢門打開的聲音傳來時,馮遠肅抬起頭來,當看到進來的馮蘄州和馮喬時,那渾濁的目光微微晃動,眼底閃過抹複雜之色,隨即乾裂的嘴唇緩緩揚起,沖著馮蘄州沙啞道:「你來了。」

不是疑問,更不起波瀾,就好像他早就料到馮蘄州會來一樣。

馮蘄州在離馮遠肅不遠的距離站定,看著狼狽無比,卻依舊傲著骨頭的馮遠肅,眼底帶著淡漠道:「有些事情想要問你,所以來了。」

馮遠肅點點頭,面色不動道:「我知道你有話想問,所以在這等著你,只是怎麼帶著卿卿來了,牢中髒亂,怕會污了卿卿眼睛。」

「要污早就污了,又何懼這一回?」

馮喬見著馮遠肅好似什麼都不在乎的的樣子,再想起馮長祗替他求情時如同斷了脊樑當眾下跪的身影,眼底划過抹冷色。

他憑什麼這麼冷靜,又憑什麼好像所有一切都掌握在手中的樣子?

馮喬不等馮蘄州開口,就看著馮遠肅說道:「比起三叔曾做過的,這些又算什麼?」

馮遠肅聞言看著馮喬,目光落在她那雙格外清冽的眸子上時,眼底划過抹複雜之色:「我早該想到的,你不是普通孩子,那一次你回府中,故意與母親起了爭執,激怒我讓我對你動手之時,是不是已經有了懷疑?」

「是有懷疑,但不是對你。」

那次她回馮府的時候,只是因為對謝氏生疑,所以才會借著馮遠肅歸京派人請她回府的機會回去試探虛實。

那時候她只以為,她母親的死和馮老夫人有關,甚至於說不定就是馮老夫人對她母親下的殺手,她懷疑了府中所有的人,包括李嬤嬤,包括劉氏,甚至包括馮恪守……可是卻從來沒有想到,她從來沒有懷疑過的三叔,那個上一世里雖然嚴肅,卻也默默幫過他的三叔,才是那個他恨了足足兩輩子的人。

馮喬靜靜的看著馮遠肅,見他看著自己時,眼裡全是讓人看不懂的複雜,緩緩開口道:「三叔,為什麼?」

為什麼對母親下手,為什麼對她下手,為什麼明明是至親,卻要處處置她於死地?

馮遠肅垂著臉沒說話。

馮蘄州站在一旁,見狀冷聲道:「其實我曾經細想這些年的過往,才發現我忽略了很多事情,當年父親去世時,你曾與我同吃同住了三個月,我原以為你是因父親去世後難過,如今想來,你應當是怕謝氏在父親死後對我動手吧?後來我入太學之後,有人在冤枉我舞弊險些斷我仕途,也是你不顧眾人質疑四處奔走尋人出面替我作證,我才有可能走到今天。」

「那一次之後我曾追查過那些陷害我之人,卻每一次都在關鍵時刻斷了線索,後來那幾人更是遠遠離開了京城,此事才不了了之,我原以為那些只是意外,可如今想來,你應該早就知道了謝氏並非我生母,也知道那些事情是謝氏所為。」

「如果你是因為謝氏的事情想要對付我,大可早早就動手,可你不僅沒有,還處處幫我,既然如此,後來你又為什麼變了,是因為你知道了素素的身份,還是你害怕她危及馮家,害怕她被永貞帝發現,害怕她毀了馮家的一切,所以你才想方設法的殺了她?」

馮蘄州說話間聲音依舊沒有起伏,可那雙眼睛卻幽森的嚇人:「你若是怕素素牽連了馮家,大可直言相告,我會帶她離開,可你為什麼要害死她?」

「當初素素明明沒死,是你鼓動謝氏和馮恪守燒了她的屍體,後來她明明有機會能活下來,也是你讓李嬤嬤煽動他們,讓他們活活燒死了素素!」

「馮遠肅,素素不過是個女子,她從來都沒有對不起你,你為什麼要這麼對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