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四百五十四章 錯綜複雜

第四百五十四章 錯綜複雜 (1/1)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2783

「你說他們怎麼進去這麼久?」

門外,莽青一臉焦急的在原地跺著腳,一邊對著一旁一臉憨厚的蠻牛問道。

「這我也不知道。」蠻牛撓了撓頭,傻傻的笑了笑,莽青瞪了他一眼,現在全劫雲山上下,還能笑得出來的也就蠻牛這個蠢貨了。

隨著時間一點點的過去,議事廳的大門總算是碰的一聲打開來,從裡面率先走出一個冷漠的身影。莽青眼神一定,急忙上前俏生生的問道:「血影叔叔,你們談的怎麼樣了?」

「去問你爹吧。」血影看了莽青一眼,點了點頭,隨即便往外走去。莽青笑著點了點頭,莽淵吩咐過,這段時間萬萬不能頂撞血影等人,所以莽青一舉一動都注意的緊。

「哦。」莽青一臉乖巧的樣子,隨即見毒塅從裡面走出,便急忙甜甜的喊了他一句。只見毒塅沉著張臉,只是點了點頭,隨即身形一閃,卻是在原地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毒叔叔的身法還真是詭異。」莽青眼中閃過一絲詫異之色,隨即就立馬往議事堂中走去了。蠻牛在身後怔怔的看了看,思索了一會兒之後也急忙跟了上去。

…………

「血影老弟,請等一等!」

身後忽然傳來一絲動靜,血影腳步一頓,隨後毒塅的聲音傳來。

「原來是四哥,有什麼事嗎?」猜也猜到了來人是毒塅,血影悠悠然轉過身來,臉上並沒有什麼異色,已經冷漠如常。

「沒什麼,我只是過來問問,老弟你真的要留在這劫雲山?」毒塅眼中閃過一絲不確信之色,他怎麼也想不通,為何血影剛剛會說出這麼一番話,打亂他全盤的想法。

「在這兒幾十年了,現在形勢雖然不樂觀,不過還沒有到絕境,再等等看吧。」血影眼中一動,悠悠然說著,心中卻不屑的一笑。他可不管萬蝠宗是不是看上了劫雲山的地盤,亦或者是看上了劫雲山多年來的積蓄。這東西早就已經被他們魔族預定了,現在讓他早早退出,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萬蝠宗……最好別壞了我的大事。」血影心中隱晦著想著,他被萬蝠宗的人堵在劫雲山上,卻還沒有聽說司徒、歐陽等幾家的異動。

「是嗎?不過我勸老弟早做打算,畢竟若是等日後形勢真的嚴峻了,我們在想脫身可就難了!」毒塅語氣帶著一絲警告的意味。

「別忘了,萬蝠宗肯定是有宗武之境的高手,而我們劫雲山上雖然有我們幾個,但總歸不是宗武境的對手。」

毒塅有些不屑的笑了笑,道:「照莽淵的說法,若是真的靠他們兩個去纏住宗武境的高人,那萬蝠宗就找不到三個人來對付我們了?別到時候我們為他們拚命,他們卻把我們給賣了!老弟你也清楚,若是到時候真的打起來,被萬蝠宗的人黏住,要想脫身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知道了,這件事我會好好考慮的。」毒塅的想法血影自然不會不知道,說白了,不就是在乎自己一家人的安危嗎?

「不過萬蝠宗的人倒的確有一套,這麼多次,竟然都沒探查到他們的虛實……」血影心中有些遲疑,萬蝠宗不愧是萬蝠宗,畢竟是魔教上三門之一,這手段的確有些詭異。

想來若不是萬蝠宗的人太過詭異,是此刻劫雲山局勢明朗那麼一點,那毒塅也不會這麼著急表明態度,想要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那好,我就等著老弟的消息了。「毒塅勉強的笑了笑,然後轉身離開了。

血影看著他的背影,不屑的笑了笑,心中盤算著。毒塅如今年紀也大了,而且他早年受過暗傷,所以最近這些年就在千方百計的尋找著一些藥材,希冀著能將他的暗傷治好。

不過無論如何,毒塅因為傷勢的緣故,所以修為上一直卡在武靈境巔峰,似乎突破是無望了。所以他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他那個兒子的身上,可惜那傢伙天賦也就那樣吧,血影倒不認為毒葑能突破宗武境。畢竟只有宗武境,才有可能做到帶著毒家重回東部搶回原來毒家的地盤吧。

「劫雲山上,除開我們,也就只有三個靈境高手了,其中還有兩個只有下靈境的修為。」血影在心中默默想著,卻是愈發覺得形勢不樂觀。原先劫雲山的這些山匪打不過還能利索的跑路,這會兒真的要在萬蝠宗的攻勢下想守下這劫雲山,還真是有些困難。

最為致命的是,劫雲山上此刻半點用來守山的東西都沒有。這群山匪橫行霸道的搶劫搶慣了,哪裡會猜到有人會反過來打他們的主意,所以山上除了儲藏著一些糧食外,守山的東西一件都沒有。

現在能說排的上用場的,也就那些用來騎射的弓箭了,而且數量還不是很多。若是萬蝠宗真的舉派圍攻劫雲山,那他們基本是守不下來的,想來這也是毒塅擔心的原因之一。

不管怎麼說,劫雲山是不可能守下來的,這一點他相信莽淵也知道,不過莽淵此刻為何還如此要求守山,這他倒是有些詫異。

不過無論怎麼樣,劫雲山上的那些寶物的動向才是他所關心的。血影此刻只有一個任務,那就是跟著莽淵一起走,只要能看緊莽淵,那劫雲山上值錢的東西也就逃不開他的掌心。

「也不知道大哥他們怎麼樣了……」血影心中有些無奈的想著,隨即也往自己住處走去了。而此刻,遠在劫雲山幾百里外,猿手等人卻已經安頓在了一處樹林之中。

…………

「嶺叔,你說我們還要趕幾天的路?」歐陽家車隊中,歐陽聽雙有些不耐煩的聞著。

「應該再來三四天,我們就能跟風家的人會和了,聽說這次風家帶隊的人是風聞。」歐陽嶺如實說著,隨後有些詫異的看了歐陽聽雙一眼,問道:「聽雙啊,我看你這一路上興緻也不高啊,既然這樣,當初為何非要摻和這件事?」

「哎,一時莽撞罷了。」歐陽聽雙苦惱的撓了撓頭,還不是宓甯要死要活的非得讓他過來這一趟,當然,更多的目的是為了幫萬錢幫的人一把。

「也不知道那群人現在在哪裡……」歐陽聽雙總覺著這一趟要出事,畢竟這一次不同以往,劫雲山不似連山城那麼龍蛇混雜。裡面的人根本就是勢力分明,該是土匪就是土匪,該是魔教就是魔教,而且這一趟他們歐陽家還得跟風家一塊兒上路。

風聞可是天靈鏡的高手,要是到時候萬錢幫的人突然過來,又被風家的人發現那就完了。到時候就算自己不想把萬錢幫暴露出去,也非暴露不可了。

「不過這樣也好,是福是禍也算不準。」歐陽聽雙心中忽然放鬆了一些,隨即又問道:「那司徒家是不是也派人來了?」

「不錯,不顧司徒家的人離我們遠些,也不知道他們見我們跟風家聯合之後,會有什麼動作。」歐陽嶺悠悠的說著,歐陽聽雙眉頭一挑,「那我爹派出來的人呢?他派了誰過來?」

「這人你也認識,是墨楓。」歐陽嶺笑了笑,道:「墨楓如今已然有武靈境的修為,加上地火堡的人馬,我們這一次去的人不會少。」

「真的是這樣就好了,我看萬蝠宗的人估計也不是吃素的。現在的魔教第一門,我倒是想看看他們有什麼手段。」歐陽聽雙不屑的笑了笑,隨即又懶洋洋的坐在小黑身上,彎著腰駝著背,一臉沒興趣的模樣,看的歐陽嶺是一陣搖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