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四百四十三章 受傷

第四百四十三章 受傷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157

「看來這一戰是我們勝了,真是承讓了,王先長老!」歐陽成笑著轉過身來,臉上帶著一絲譏諷似的笑意。

「這樣一來大家就是一比一打成平手了,按照之前的約定,既然這樣之後的行動就各司其職吧。」歐陽裔此刻心中也鬆了口氣,笑著對王先說道。

「既然大家打平了,那王某自然無話可說,不過雖然大家各顧各的,但前往連山城一事,還是要相互照應才是。」王先面無表情的側過身,臉上絲毫不見氣餒或是惱怒之色,只聽他淡淡的說著,似乎對這場比試絲毫不看重一樣。

「那是自然,我們五家結盟多時,這點王長老放心便是。」歐陽裔點著頭,王先微微一笑,隨後卻是繼續往前方看去。

普智早已被歐陽聽雙那駭人的一招刀氣打下台來,雖然已經竭盡全力施展金剛伏魔罩,但也堪堪只能保自己不死而已。此刻他一身布衣早已被凌冽的刀氣颳得破裂開來,衣衫不整,身上各處儘是細微的斜長傷口,鮮血染紅了半個身子,看上去倒是凄慘不已。

不過還好普智的煉體功法已然修鍊有成,雖然被四溢的刀氣傷到,也不過是皮肉傷而已。

智深早已從看台上走下,細細檢查了普智一番之後,這才鬆了口氣。轉過身對著此刻站在擂台之上的歐陽聽雙低低的吟了一句佛號,之後一句話都沒說,便帶著普智往回走去了。

歐陽聽雙皺著眉頭看了看就這樣走開的普智和智深,隨後又望著自己身旁那一道烈焰坑道,此刻雖然麒麟真火溫度的徹底釋放,周圍的地面紛紛開始出現了裂紋,眼看著這處擂台以後是不能再用了。

「雖然刀氣的確被我施展出來了,不過所有威力還是沒凝聚在一處,這坑道中最深處可達一丈深淺,分明是因為我沒有將真氣凝練在一處的後果。」

歐陽聽雙皺了皺眉頭,雖然這一招天威斬比起炎龍烈風掌來,他能掌控的程度算是多多了,而且刀氣不同於炎龍,其中的真氣釋放起來也容易的多,這才能發揮出如此威力來。

「不過要是等我修為再進一步,同樣的真氣,這一招天威斬的威力必然還能增加三分。」歐陽聽雙心裡想著,腳下一動,這場比試看來已經算完了,自己也應該回去等那五百萬兩金票的獎勵了。

「哼!」

隨著歐陽聽雙這一動,雙手手臂之上陡然傳來一陣劇痛,落地時歐陽聽雙沒有察覺,此刻剛一擺動雙手,便感覺自己這一雙手臂似乎早已不屬於自己,不僅劇痛難耐,而且更是已經無法控制了。

悶哼一聲,歐陽聽雙不由自主的半跪在了擂台之上,臉上冷汗已然密布。側過頭,歐陽聽雙這才發覺,雖然自己的手臂看上去絲毫沒有異樣,但早已腫脹了一圈,特別是手腕和手掌處,青筋暴起,似乎要將皮膚給撐裂開來。

「看來還是太勉強了,肉身的確是比不上刀身啊。」歐陽聽雙心中有些無奈的想著,看著這一對腫脹的手臂,卻也不清楚這傷到底有多嚴重。

台下的歐陽成見歐陽聽雙忽然蹲下,還以為發生了什麼事,急忙從看台上橫飛了過來。走近仔細檢查了一番歐陽聽雙的情況,這才鬆了口氣道:「不礙事,只是這一次催動的真氣太過猛烈,把你自己的手臂都傷著了。」

「這種小傷休息半個月就差不多了,不過要是傷及了經脈就不好說了。」

歐陽嶺此刻也疾步走上台來,輕輕的託過歐陽聽雙的右手,將真氣探入感應了一番,隨後對歐陽聽雙說道:「你的真氣實在是太霸道了,而且這一次全力施展秘術,雙手處凝結的真氣實在是太多。不過還好,現在經脈只不過有些輕微的損傷,沒什麼太大的傷口。不過儘管是這樣,這段時間也不要輕易出手,經脈的傷最難痊癒,雖然你傷的輕,但也要注意千萬別留下暗傷。」

「我倒是忘了這茬,嶺弟說的對,經脈可是我們修鍊之人的根本。而且要是經脈上留下暗病,可會影響你一輩子,這段時間就好好在凌龍府內養傷吧。」

歐陽成見歐陽聽雙被歐陽嶺扶起,急忙對著台下揮了揮手,兩個凌龍府護衛便急忙走了上來,小心翼翼的拖住歐陽聽雙的雙手。

「行了,聽雙啊,等等我就讓人把治療外傷的葯給你送過去,至於經脈上的傷就只能等它自行恢復了。」歐陽成笑著說了一句,歐陽聽雙點了點頭,大陸上藥材本就稀少,能治療經脈的藥物更是稀品中的稀品。

「夫人,少爺好像受傷了!」龍姬和宓甯在後台看著,本來見歐陽聽雙取勝,龍姬臉上還洋溢著笑意,沒想到一轉眼歐陽聽雙就痛苦的跪倒在地。

「哼,臭小子不自量力,如此瘋狂的催動真氣,他的身體能受得了才怪。」宓甯淡淡的搖了搖頭,早就注意到了這一點,不過看情形歐陽聽雙應該沒什麼大恙,畢竟又不是生死關頭,總不可能為了贏過普智,瘋狂到將自己手上的經脈給毀了吧?

「行了,我們回去吧。」宓甯看著歐陽家那兩個護衛將歐陽聽雙扶到門口,隨後就把他交給了匆匆走來的小菊等四個侍女。在小菊和靜茹的攙扶下,歐陽聽雙也慢慢的往回走去了。他身後還跟著一臉擔憂的歐陽郡,這一走倒是吸引了比武堂中大部分人的目光。

見歐陽聽雙已然消失在了轉角處,宓甯和龍姬也邁步往堂外走去。此刻王先見歐陽聽雙走了,這才轉過頭來,見智深和普智已然走到了一旁,見普智凄慘的模樣,這才問道:「智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