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四百四十二章 天威斬

第四百四十二章 天威斬 (1/1)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010

「轟!」

隨著一陣震耳欲聾的響聲,比武堂中的眾人都感覺到了腳下傳來的一陣劇烈抖動。抬眼只見擂台之上一片赤紅,白花花的岩石之上早已成了一片火海。

爆炸最中心的普智沒有慌亂,只顧著保持著馬步的動作,體內的真氣不停的被他引導而出,維持著面前的金色光罩。

只見那金色光罩在炎龍爆裂的一瞬間才有那幾個呼吸的抖動。之後便漸漸恢復起來,只見剛剛被炎龍打的破裂不堪的光圈頂處,所有裂紋在他真氣的加持之下已然恢復的差不多了。光圈的位置此刻也回到了原處,一切似乎都跟之前無異。

光罩之中,微微喘氣的普智鬆了口氣,這一招自己還是接了下來。

「看來這一戰卻是我贏了!」普智心中一松,眼睛一轉,這才抬起頭來,迫切的想要去找到歐陽聽雙的身影,更想看看他現在是什麼表情。

「人呢?」普智左右環顧了一圈,卻是沒找到歐陽聽雙的影子,他陡然發覺此刻在擂台之上,除他之外哪還有其他人。

「莫非是見奈何不了我,便直接下台了?不過歐陽家的人也太隨意了吧,竟然不宣布比試結束?」普智心中嘟囔了一句,耳邊突然傳來一聲大喝「小心頭頂!」

普智心中一驚,急忙看向頭頂上空,只見上面有一個小小的黑點,想來是歐陽聽雙無疑。

「還好保持著伏魔圈。」普智心中有些後怕,有些惱怒自己的大意,卻是忘了檢查空中的情況了。不過一般來說,擂台比斗也沒人會從自己的上空偷襲,這才讓他以為歐陽聽雙已經離開了。

「這傢伙跳那麼高是想幹什麼?」普智心中有些惱怒的想著,而高出的歐陽聽雙已然將全身真氣凝聚而出。

暴躁的麒麟真火已然充斥在了自己雙手的經脈處,此刻手中無刀,歐陽聽雙也只好以手代刀,將真氣從自己雙手中直接引導而出。

隨著越來越多的真氣被他調轉在手中,手掌已然無法承受如此之多的麒麟真火。漸漸地,真氣開始往上涌去。

「嘶嘶」

一聲撕裂聲傳來,自己黑色勁服的兩側衣袖已然連根裂開。那兩條衣袖沒飛出歐陽聽雙的身邊,便已然被燃燒著的麒麟真火燒的連灰都不剩。

手臂處有些刺痛傳來,歐陽聽雙皺了皺眉頭,此刻不僅是自己雙手,就連手臂都已經燃燒了起來。

隨著體內真氣繼續往外湧出,這麒麟真火似乎有燒到自己脖頸的趨勢,這回他倒是真正感受到了這麒麟真火的威力。感覺臉上有些發熱,手臂燃燒處更是感覺像是快被撕裂開來。

就連手臂都無法直接承受被導出體外的麒麟真火,更別提脆弱的脖頸了。歐陽聽雙急忙忍著劇痛,將麒麟真火往下壓去。感覺到自己雙手已然被霸道異常的麒麟真火影響的有些變形。

歐陽聽雙心中暗罵一聲,之前只想到了以手代刀威力會不如用九荒來催動刀法,卻忘了自己的雙手必然是沒有刀劍堅硬。當初全力催動麒麟真火的時候,就連流金刀都被燒到灼熱無比,更別提他的肉身了。

好在他的雙手算是全身中最為堅硬之處了,加之又修鍊了萬獸體,這才受得了如此高溫。雙手處已然開始漸漸麻木,歐陽聽雙不敢怠慢,此刻雙手處的火芒已然離體一丈有餘。

此刻歐陽聽雙已然上升到了最高處,身子開始往下墜去,歐陽聽雙將雙手合在頭頂,繼續催動天威斬的運氣法門。

普智陡然發現,一股無匹的刀氣和殺意正在朝著自己襲來,那決然的氣勢讓他心中一驚,卻是有一股被一隻兇殘的野狼盯上的感覺。

「好強的刀氣,看來這小子的刀法的確了得……」看台上的王先見此有些驚訝,果然是盛名之下無虛士,光看這刀氣便知這歐陽聽雙的刀法修為如何。

「聽雙的刀法果然有所精進,雖然這一次手中無刀,但刀意已然離體而出,看來他的刀法境界竟然修鍊的如此之快!」

一旁閣樓上的歐陽風和歐陽飛龍也有些驚異,遠遠地看著半空中的歐陽聽雙急速下降,歐陽飛龍卻是讚歎道。

「不對,就算聽雙天賦異稟,但這個年紀不可能就這樣早早的修鍊出了刀意。必然是他此刻施展的這套秘術,乃上品的刀法秘術,加之他之前的刀法修為,施展起來這才有如此威勢。」

歐陽風在一旁卻是搖了搖頭,刀意跟劍意一樣,極難修鍊。別說歐陽聽雙年紀尚輕,說到底他只有脈境修為,接觸刀意還算是早了些。

「不錯不錯,看來是我想岔了,不過就算是這樣,那這一招也是威力無匹啊。我倒要看看,這一次聽雙沒了寶刀之後,他的刀法到底還有多少威力!」歐陽飛龍正了正身子,目光灼灼的看著遠處擂台上的情景。這幾年來歐陽聽雙甚少出手,他自然想知道他的實力到底到了哪一步。

「普智到底能不能擋下這一招?」王先在看台之上,眼神一轉,卻是看向了一旁的智深,似乎是在詢問他的意見。

不過智深只是打了個佛號,搖了搖頭,示意他也不清楚。王先見智深眼中還帶著一絲焦慮之色,知道此刻他也不清楚普智能不能擋住歐陽聽雙的這一擊,便有些煩躁的轉過頭去,暗道這歐陽聽雙的棘手。

「真不愧是歐陽連城的兒子啊,這一次還真是算對了,之前還以為為了一個歐陽聽雙做那麼多,有些小題大做了。」王先心中暗自想道:「這一次他手裡沒刀,施展出的刀法竟然還有如此威力。要是真的讓他拿刀上場,那普智跟他對打絕對沒有半分勝算……看來當年的天峰山比武排名不虛啊!」

「族長……」一旁,歐陽成臉上閃過一絲喜色,急忙有些慶幸的看向歐陽裔。歐陽裔微微的搖了搖頭,嘆道:「別高興的太早,一切還是看結果再說吧。」

站在後台的宓甯眼中閃過一絲異色,剛剛本以為歐陽聽雙已然沒了後手,這小子竟然立即就施展出了一招她從未見過的刀法秘術。

「臭小子這幾年到底瞞著我幹了多少事情?」雖然此刻歐陽聽雙似乎翻轉了局勢,但宓甯卻沒有欣喜的意思,反而有些惱怒。

半空中,歐陽聽雙急速下落,此刻已然到了普智上空幾丈高的地方,似乎兩三個呼吸之後便要一頭撞在那金色光罩之上。

歐陽聽雙見此,心中微微鬆了口氣,手臂上的劇痛已經讓他有些難以忍受了。只聽他暴呵一聲,這一招天威斬已然脫手而出。

一道長達四丈有餘的暴虐刀氣猛然被歐陽聽雙打出,普智見空中砍來一道赤紅色的弧形刀氣,一瞬間刀氣和殺意都達到了頂峰,那如劍在喉的感覺讓他全身汗毛倒豎起來。

只聽他悶哼一聲,絲毫不敢怠慢的將全身真氣源源不斷的注入面前的金剛伏魔罩中。隨後,那赤紅色巨大刀氣猛然跟金光大盛光罩撞在了一起。

又是一陣巨響,普智只覺光罩上傳來一股巨力,伏魔罩瞬間被打的搖搖欲墜,本光滑無比的表面猛然變得支離破碎起來。

見光罩不住的往下抖動,眼見著真的要直接破裂開來了,普智瘋狂的將體內的真氣宣洩而出。這才堪堪穩住了光罩,不過他也無法繼續維持腳下的鎮定了。在一開始刀芒落下之際,他的雙腳早已被打入這石板之中,此刻隨著刀芒施展而出,他的身子也不住的往後退去,在擂台上拖出了一條長長的痕迹。

轟隆聲再度傳來,卻是刀芒全部落在擂台之上的聲音。台下眾人駭然的發現,這秘制的特殊擂台上,已然出現了一道一丈寬,五尺深淺,橫跨整個擂台的火焰通道。

只見這條通道下陷處,依舊有灼灼的火焰正在燃燒,其中的岩石被高溫燙的閃閃發亮,露出了駭人的紅色。而下陷最深處的石面,所有的地面已然一塊塊的碎裂開來。其中的裂縫有的不僅深達一丈有餘,而且還不時的往外噴射著烈焰,這一刀之威竟然大到了如此地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