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四百四十章 後招

第四百四十章 後招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023

「哎,雖然聽雙佔據了主動,可惜他似乎破不了那普智的防禦啊。要是他的刀還在,那普智現在或許已經落敗了吧?」一旁的樓閣之上,歐陽飛龍無奈的嘆了一句。

「沒辦法,雖然聽雙這幾招掌法還看的過去,但比起刀法來,威力還是不夠看。」歐陽風在一旁搖了搖頭,兩人都看出了目前歐陽聽雙尷尬的境地,雖然普智的確奈何不了他,但他卻也破不了普智的防禦啊。

「久攻必失,就看這孩子還有沒有後招了。」歐陽風心中一嘆,目光再度轉回台上。

只見台上兩人你來我往之間,半盞茶的時間已然過去。隨著時間的流逝,普智的應對也越來越沉穩起來。在最初的不知所措之後,此刻已經可以慢慢穩住身形,開始壓制著歐陽聽雙。

擂台的空間畢竟有限,此刻普智開始佔據一地,慢慢的擠迫著歐陽聽雙的空間。不過歐陽聽雙的嘯風身法的確了得,數次都從普智的身側穿梭而過。

「智深大師,你當初可是說過,這小子已然盡得金剛門真傳,那麼金剛降魔罩……」

「施主放心,出家人不打誑語。普智師侄雖然只是剛剛接觸金剛降魔罩,但也有一點成就,施展出一部分威力還是可以的。」

智深見王先傳音,便施了一禮,也用傳音入密之術回道。

「那就好。」王先點了點頭,臉上又露出了一抹笑意。不屑的轉頭看了一側的歐陽成和歐陽裔一眼,見兩人還聚精會神的盯著擂台看個不停,心中不由得一陣譏笑。

「施主小心了!」

擂台上的普智見三番兩次都奈何不了歐陽聽雙,心中一嘆,卻是主動回身放棄了攻勢,低低的吟了一句佛號。

「有什麼本事,就儘管拿出來吧!」歐陽聽雙眼中一凝,看來普智還有後招,不過這也在他的意料之內。若是普智就這樣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那實在是太有損金剛門的威風了,好歹金剛門傳承也有幾百餘年,門內武技功法可不見得比歐陽家弱。

…………

「小姐,恐怕我們得加緊趕路了。」距靈雲城數百里遠的一處小鎮之中,寒伯再度帶著風舞往靈雲城來,不過這次他身後還跟著一個頗為俊朗的年輕人,正是寒伯的徒弟寒風無疑。

寒伯服侍風聞多年,自然是跟風聞站在同一條戰線。而寒風作為寒伯的關門弟子,之前一直都被風聞看重,希望能壓一壓風練等人的氣焰。可惜風練天賦不弱,甚至可以說是傑出,加上風家資源大幅度往他那邊傾斜,在寒風一開始便表現出不如風練的趨勢之後,風聞對他也就冷淡了許多。

加之之後歐陽聽雙的出現,風聞就真正把希望放在了歐陽聽雙的身上。當初鳳舞第一次來靈雲城的時候,卻還帶著寒風出來見識見識,之後卻再也沒有招呼過他,卻也有這層因素在。

「怎麼?我那便宜世兄估計也不會歡喜我早早過去吧?」風舞輕哼一聲,有些不高興的說道。

寒風在背後聽著,眼中莫名的一閃,寒伯搖了搖頭,道:「聽說萬蛇谷的人再度拜訪歐陽家,似乎又是為了散人幫的事情,看來魔教又有異動了。」

「不錯,這個消息我早就知道了。萬蛇谷這次不是由那個王先帶隊吧?還帶上了金剛門和沙火宗的人,真搞不懂為什麼那兩門的人會幫那萬蛇谷。」風舞點了點頭,不在意的說道。

「是啊,那小姐不為聽雙少爺擔憂嗎?」

「擔憂?有什麼好擔憂的,上一次爹不也說了嗎?歐陽聽雙那小混蛋實力精進的很快,也不知道是走了什麼狗屎運。對了,當時寒伯你不是也在場嗎?」

風舞奇怪的問道:「當年在天峰山,歐陽聽雙本就比其他人強過一籌,既然這些年他修鍊沒落下,除開風練等人,其餘人怎麼會是他的對手?」

「不錯,當初在去往九囚堡的路上遇上歐陽聽雙,觀他修為的確不差,恐怕真的動起手來,同輩之中能有資格跟他比較的,也就風練少爺等寥寥幾人了。」

寒伯點了點頭,但隨即又說道:「若是沒有什麼限制條件,那無論是金剛門的普智還是沙火宗的狂沙,自然不可能是歐陽聽雙的對手。不過有消息說,這一次萬蛇谷跟歐陽家比斗,他們開出了一個要求,說是讓歐陽聽雙徒手跟普智比試。」

「什麼?哪有這種要求,歐陽聽雙從來修鍊的都是刀法,讓他空手上場,還不如說讓他站著被普智打一通好了。」風舞俏皮的調笑了一句,道:「那萬蛇谷的人倒也有趣。」

「是啊,萬蛇谷的王先此舉的確有些奇怪,不過更奇怪的是,歐陽聽雙之後答應了這個要求。」

「什麼?那個傻子竟然……」風舞一愣,寒伯有些遲疑的說道:「這也不知道是不是歐陽聽雙的意思,不過依我看,估計是王先拋出了什麼好處,之後由歐陽家的人勸歐陽聽雙答應這個條件吧。」

「這樣?那他……」風舞臉上閃過一絲幸災樂禍之色,揶揄道:「哼,讓他之前這麼不可一世,輸一場也好,我都等不及看他輸了之後的表現了。」

寒伯見風舞如此表態,不由得有些失笑,便說道:「既然這樣,那我們就更該加快路程了。若是情報沒出錯,那今日便是比武之日,若是我們趕的快些,或許還能見到萬蛇谷的人。」

「是嗎?沒親眼看到歐陽聽雙輸,倒是有些可惜,不過算了,早些過去嘲笑他兩句也是好的。」風舞笑著,臉上浮現一抹嘲諷之色。站在他身後的寒風見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