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四百二十九章 再見風聞

第四百二十九章 再見風聞 (1/1)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2689

「武器可是修士比武對拼最重要的依仗,侄兒日後還是別把這刀亂丟的好。」風聞好笑的走近,繼續說道:「這要是被你爹看見了,非得好好教訓你一頓不可。」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反正敵人也都打退了,也沒人會拿我的刀吧。而且這刀我沒丟多遠,要是有其他人接近的話,我還是能察覺到的。」歐陽聽雙抬起頭,經過這番折騰,他已然覺得有些慌亂。用來包裹九荒的布條早已用完,而寒烈雕則還有五隻,為此他只能將披著的黑色外衣脫下來撕成了條狀。

風聞看著歐陽聽雙為了這幾隻寒烈雕,竟然連自己的外套都撕了,不免有些失笑著搖頭說道:「這寒烈雕只有蠻境實力不說,性子十分古怪,之前我們風家也一直有收集過這些畜生。可後來因為食物氣候等方面的原因,花大力氣從蠻族手中搶奪來的寒烈雕死的死病的病,最後又因為沒什麼大用,所以直接都盡數殺了。」

「什麼?那不是說這寒烈雕養不活嗎?」正在辛勤勞動的歐陽聽雙聞言一愣,風聞見此笑了笑,道:「這倒不是,你不如去找找那些八爪部落的士兵身上,應該還有些用來飼養這些畜生的食物,之後把這些畜生運到九囚堡去,想來你爹跟蠻族打了這麼多年交道,他應該有辦法養活這畜生。」

「多謝大伯提醒。」歐陽聽雙心中一喜,急忙將最後一頭寒烈雕捆綁完畢。處理完戰場的歐陽成此刻急忙往這邊走來,先是跟風聞拱了拱手,稱呼了一聲「少族長」。然後才轉過頭來,有些頭疼的看著歐陽聽雙,說道:「聽雙,你這是在幹什麼?」

「沒什麼,成叔,我想把這幾隻寒烈雕帶回去,你能不能派人去搜那些蠻族士兵身上有沒有寒烈雕的食物?」

「行吧,我讓底下的人注意一點,不過這戰場……」歐陽成眼神一閃,風聞點了點頭,淡淡的笑著說道:「沒事,這場勝利是我們兩家共同拿下的,所以這戰場就一同清理吧。想要寒烈雕的食物也不是什麼珍貴的物件,既然侄兒想要,我就讓人搜集好了送到你們那兒。」

「那就多謝大伯了。」歐陽聽雙拱了拱手,風聞笑著將手中的刀遞給歐陽聽雙,一邊說道:「下次可千萬別把武器亂扔了,不過我見這刀頗為不凡啊,是你那個師傅贈與你的?」

風聞說著,瞥了歐陽聽雙一眼,見他臉上有些猶豫,又笑著問道:「這刀有名字嗎?」

「刀名『九荒』。」歐陽聽雙應了一句,然後將刀接過,用手上剩餘的布條將九荒固定在自己背後。

「聽雙,你一直背著的就是這把刀嗎?要是這刀沒刀鞘的話,你可以讓府內的工匠定做一個就。」歐陽成在一旁看著這把寶刀,眼中也閃過一絲羨慕之色。他卻也看出這刀最起碼得是高等寶器,想他作為歐陽家的管事,手中用的也不過是普通的中品寶器而已。

「不用了,那些木質的刀鞘背著難受。」歐陽聽雙搖了搖頭,將九荒固定好,「用布包著也就差不多了。」

「行了,這種寶器暴露在外面還是太顯擺了,等回車隊之後還是把它整個包起來吧。」歐陽成打量了九荒幾眼,只以為這刀是高等寶器,若是他知道這柄九荒是極品寶器的話,這會兒得更加寶貴了。

「你這馬還是只有氣境巔峰修為嗎?」風聞笑了笑,轉過頭卻是又看到了小黑,心中不由得有些無奈歐陽聽雙的運氣。武器良駒竟然都輕而易舉的早早拿到了,讓他堂堂風家少族長都不由得生出了一絲嫉妒之意。

「是啊,小黑達到氣境巔峰之後修鍊進度也慢了下來,不過應該近幾年就可以突破到通境了吧。」歐陽聽雙有些愧疚摸了摸小黑的腦袋,畢竟這些年是他沒有找到足夠的靈物給小黑服用,就連一開始有的天屍丹現在都一點不剩了,說來這段時間都在忙自己的事情。

小黑十分有靈性的打了個響鼻,之後低頭蹭了蹭歐陽聽雙的肩膀,似乎是在安慰他。

「好,成管事,既然我們遇上了,就一同前行吧,反正都是要去九囚堡。「風聞看了歐陽成一眼,笑著說道。歐陽成自然答應,而風聞跟歐陽成說了兩句之後,卻是又轉過頭來,卻是更加關心歐陽聽雙。

「侄兒,我們多年不見,若是沒事的話,盡可以來找大伯敘敘舊。」風聞和善的笑道。

歐陽聽雙聞言目光一閃,無奈風聞這麼給面子,他也不好拒絕。不過反正也沒什麼事,風聞想跟他聊聊那就聊聊吧,他也沒什麼好怕的。跟歐陽成說了一聲,讓他派人把這八隻寒烈雕帶回歐陽家車隊之後,便牽著小黑跟風聞一同往風家營地中走去。

此刻風家營地正熱鬧,有人來來去去的在收拾著營地,這兩人來這幾支蠻族部隊也給風家的車隊造成了不小的影響,此刻風家的人也在不停的檢查和收拾著車輛馬匹。

雖然那個武靈境的蠻族統領自殺身亡了,但他手底下的將領可沒那麼硬氣,有兩人被風家擒住,此刻正收押在車隊之中。

此刻寒伯匆匆走來,對著正和歐陽聽雙閑聊的風聞說道:「少族長,東西都清點完畢了,沒多大損失。只是這一次被蠻族的人偷襲,我們車隊中的馬匹倒是死傷不少,恐怕照著這個樣子繼續行進下去,速度會大大減緩啊。」

「行了,既然這會兒歐陽家的人也在,你去問問歐陽成管事,他們應該有備用的馬匹的。」風聞淡淡的吩咐道。

「是。」寒伯點了點頭,然後和善的對歐陽聽雙笑了笑,就立馬離開了。

「你說你去到東部之後,遇上了林英?」風聞見寒伯走了,又好笑的轉過頭問道。

「是啊,大伯你也認識那女人吧?」歐陽聽雙提到林英,臉上不由得有些無奈,撓了撓頭說道:「我都快被她給氣死。」

「哈哈,林英的性子就是那樣,看來過去這麼多年也沒怎麼變啊。」風聞似乎是想起了年輕時候的事情,臉上露出了追憶之色,大笑著說道:「不過她這麼對你也難怪,畢竟當年林英對你爹可是很有好感的。」

「是嗎?他可從來沒跟我說起過林家的事情,害的我在東部對林家什麼的一無所知。」歐陽聽雙不無抱怨的說道。

「這種事當然不能跟你說了,畢竟當年他可差點當了林家的上門女婿。不過雖然林英喜歡你爹,你爹對她可不怎麼感冒,連續拒絕了她好幾次,弄得最後我們大打出手。」

說起這些事,風聞臉上笑意更勝了幾分,之後若有所思的看著歐陽聽雙道:「對了,你走的這段時間裡,風舞可去了兩次靈雲城,不過都撲空了。你看什麼時候,你來絕風堡見她一面?」

「啊?這……」歐陽聽雙臉上一怔,然後有些訥訥的說道:「若是有空的話,我會去絕風堡的。不過現在畢竟要以修鍊為主,最近一段時間一直有事情,所以修鍊這方面耽擱了不少時間。」

「是啊,你的確要抓緊時間修鍊才是,伯父可是很看好你。」風聞沒有強逼他,見他這麼說,便又笑著誇獎了一句。歐陽聽雙見風聞如此,心裡也鬆了口氣,連連點頭應和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