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四百零七章 黃雀在後

第四百零七章 黃雀在後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289

「幫主不好了,藏經閣被人偷襲!」

鬼風所在的豪華樓閣中,那個散人幫高手匆忙趕來,有些驚恐的喊著。

樓閣外的守門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該做些什麼。不過下一個呼吸,穿著黑袍的鬼風一把將門踢開,一臉陰森的走了出來。

「藏經閣怎麼了?」

「好像是萬蛇谷的高手算計了我們,他們在飯菜里下了毒,我們的人根本就擋不住他們啊!」

脈境高手看著鬼風盛怒的臉龐,上氣不接下氣的說著,眼見鬼風眼中暴戾之色越來越重,便又急忙說道:「不過好在我來的時候歐陽家的高手也到了,現在正和黑豹長老一起抵抗他們,幫主你快派人起增援吧!」

「不必了,我親自去!」鬼風沉著張臉,眼中閃過一絲殺意,雖說萬蛇谷的人是來連山城幫忙的,但他們還真以為能在這兒為所欲為了?

「真當我不敢翻臉嗎?」鬼風心裡瘋狂的吼了一句,那裡可是散人幫傳承之地,絕不容有失。他倒要看看,等他到了密室之後,萬蛇谷的人要怎麼解釋!

…………

「轟!」

此刻在密室之中,沙火宗的長老最後猛地凝氣斬出一刀,便將那堵石門整個轟碎開來。

「劍出!」

歐陽嶺看在眼裡,心中卻也動起了心思,也是時候為聽雙和敵兒創造一些機會了。

只見他面前的三柄透明氣劍隨著他這一揮舞,猛地朝著陰老刺去,沿途遇上的所有金芒和黑氣,竟然絲毫都阻擋不了這氣劍,被一一斬碎開來。

「哼,雕蟲小技!」

陰老不屑的哼了一聲,竟然不管不顧的緩緩收手,臉上浮現一抹疲態,施展這樣大消耗的秘術,對他這種年邁之人來說實在是太勉強了。

而一旁早已有所準備的繆斷此刻也猛地揮出一道槍芒,只見一抹暗青色的巨大槍尖針尖對麥芒的迎上了氣劍,只聽一聲悶響,氣劍向前之勢一轉,轉而斜斜的往石壁上打去。

陰老面不改色的收手,立馬對著身後的繆斷說道:「行了,我和智深大師擋著他們,你快去裡面把東西給我找到!」

「是長老!」

繆斷絲毫沒有停頓,而沙火宗的那位長老十分識趣的沒有那透著金光的密室中走去,而是轉身往智深這邊走來。

此刻智深也緩緩的收手,漫天的金色拳印消失一空,看著面前不遠處急速飛來的黑色火彈。智深身子一震,雙手握拳猛地向前打出,竟然再度凝出了一道巨大的拳印,直直迎上了火彈。

「轟」

又是一陣震耳欲的巨響,站在原地的黑火眉頭一挑,他卻沒想到自己全力打出的氣彈竟然被智深如此輕而易舉的應付了。

「不好,萬蛇谷的人要進密室了!」歐陽敵站在石室之外,有些焦急的說著,歐陽聽雙點了點頭,心中有些蠢蠢欲動的看著那密室大門。只見那大門被轟開的一角,已經映出了幾抹金光!

「看來這裡真的是鬼風收藏寶物的地方了,也不知道散人幫到底有多少寶物儲藏在這兒。」歐陽聽雙心中不無貪婪的想著,要是能進去搜刮一番,別說全部拿走,只要給他半柱香的時間,都足夠他拿到晉陞下下一個許可權的點券了。

「不好,堂哥小心!」就在歐陽聽雙這樣想著的時候,突然感到腦後有什麼動靜。得益於天青鬼眼沒有死角的視野,就算背面的動靜歐陽聽雙依舊看的清清楚楚。

此刻只見有數個黑影直直的往石室中衝來,速度快的他竟然連來人到底是誰也看不清楚。急急忙忙的招呼了歐陽敵一聲,流金刀已經被他緊緊握在手中。

不過好在來人似乎對他們兩個沒什麼興趣,直接從他們身旁掠過,一起打出數道氣芒,目標正是陰老!

「哼!」

陰老此刻剛剛施展了陰虛**,體內靈氣正是青黃不接的時候,注意力又都在歐陽嶺等人身上。此刻從外面一口氣來了四五個人影,一齊出手偷襲他,一時之間竟然沒反應過來。

好在一旁的智深和沙火宗長老不是蠢貨,只見兩人一個打出兩道金色拳印,一個用彎刀揮出一道半圓形刀芒,想要助陰老逃過此劫。可惜來人實在太多,又都齊齊對著陰老出手,只見三道氣芒被抵消之後,還是有一青一紅兩道真氣打在了陰老身上。

而對面的歐陽嶺四人,只覺得眼前一花。一陣氣芒過後,陰老便悶哼一聲,整個人往後飛去,撞在了背後的石壁上。之後便軟趴趴的從石壁上掉了下來,生死不知了。

「這……」黑豹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臉上忽然一喜,以為是散人幫的援兵到了。可來人並不在原地停留,反而直直的往密室入口飛去。

「你們是誰?」還沒來得及進入密室的繆斷有些驚恐的大吼了一句,也不敢擋了這幾人的道,一個轉身便來到了陰老身旁,一把扶起他便又回身跟智深他們站在了一起。

「是魔教的人?」歐陽嶺挑了挑眉頭,等面前的這五人站定了,他才認出來人到底是誰。

「怎麼會是他們?」歐陽聽雙在背後也喃喃的說了一句,來人正是火月等人,似乎都是合歡宗的人馬。

「哈哈,早就聽說你們五家簽訂合約,互補侵犯。怎麼今日一看,像是在狗咬狗啊?」火月身旁,帶著斗笠的幻仙不無譏諷的對著面前八人說道。

「你們魔教竟敢如此放肆,連我們萬蛇谷的人都敢動,莫不是真的活的不耐煩了?」繆斷有些色厲內荏的說道。

「哼,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