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四百零二章 偷襲

第四百零二章 偷襲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2597

「聽雙你確定嗎?」屋中,歐陽成皺著眉頭,見歐陽聽雙點頭,便有些無奈的說道:「看來這件事不會錯了。」

「成叔你這話什麼意思?」歐陽敵和歐陽聽雙對視了一眼,奇怪的說道。

「其實早在之前,途風就跟我提起過萬蛇谷靈境高手的事情。之前在凌龍府的時候,家主也有所猜測,畢竟萬蛇谷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帶上金剛門和沙火宗的人,這兩門肯定派出了不少高手。」

歐陽成點了點頭,如實說道:「不過你們也不必著急,我們早就跟地火堡商量好了,到時候地火堡的黑火長老會助我們一臂之力。黑火加上嶺弟,我們也算是有兩位靈境高手了,不過我想,我們還是敵不過萬蛇谷的人。」

「不錯,按理來說,就算萬蛇谷跟金剛門和沙火宗要人,也應該統一要求。保守來算兩宗除開明面上支援的高手,暗地裡應該再派一人,這樣的話就是兩位靈境修士了。」

歐陽敵分析道:「不過在內城中,金剛門和沙火宗的人應該不會在沒有萬蛇谷高手的情況下獨自行動,這樣一想,堂弟發現了那兩人八成是萬蛇谷自己的人。」

「不錯,要是照你這麼說,那萬蛇谷暗地裡可能潛伏了四個靈境高手啊。」歐陽成臉上有些無奈,但心裡也不得不承認歐陽敵分析的合情合理。別說這一次干係重大,就算是平常時候,萬蛇谷都不一定會信任交情不深的金剛門和沙火宗的人。

何況金剛門和沙火宗兩門關係本就不怎麼樣,萬蛇谷不可能就這樣放兩門高手獨自出來,歐陽成心中默默的想著,卻是越想越心驚。

「看來這一次萬蛇谷所圖非小啊。」

心中想著,歐陽敵已經開口問道:「既然這樣,那光靠我們和地火堡的人肯定也是不夠的,成叔你有聯繫野狼閣的人嗎?」

「別說了,野狼閣最近不知道在搞什麼東西,就連這一次支援散人幫,都只是派了一個下靈境的長老。」歐陽成吐了口氣,道:「也不知道天狼的腦袋是不是壞掉了,竟然會做出這種事來,你覺得這一次他們還會有後手嗎?」

「這樣……」歐陽敵聞言,也是有些無奈,歐陽成搖了搖頭,道:「行了,既然這樣,那這一次只能智取,切記正面跟萬蛇谷的人起衝突。這不是還有散人幫的人嗎?這裡是散人幫的地盤,萬蛇谷高手再多,能比得上散人幫嗎?」

歐陽成看了歐陽聽雙一眼,道:「這一次就聽聽雙的,先等萬蛇谷的人跟散人幫動起手來,我們再當那隻黃雀。我這就讓嶺弟進城,不過聽雙你可得小心,就算靈眼秘術再不凡,靈境高手畢竟是靈境高手,你小心被他們反過來算計了。」

「成叔你放心吧,我不會冒然出手的。」

「想來等萬蛇谷出手還有幾天,這樣,敵兒,這幾天你先帶著聽雙去另外的地方看看,要是萬蛇谷的目標不是那處高樓就不妙了。」

歐陽成吩咐道:「如今萬蛇谷的人手佔優勢,一定要確保我們的情報勝過他們,這樣我們才有勝算。還好聽雙你的靈眼秘術修鍊有成,這一次你就辛苦一會,多留心留心,最好能找到萬蛇谷那些人的藏身之處。」

「我知道了,既然這樣,我不如直接去看看那些人到底在哪裡落腳好了。」歐陽聽雙點頭說道:「只要能監視他們一天,那就能知道他們到底圖謀的是哪裡。萬蛇谷這一次花這麼大代價,出動這麼多人馬,想來肯定是掌握了一些我們不知道的東西,或許就是族長想要的那本嘯風真氣也說不準。」

「不錯不錯,萬蛇谷這次這麼大動干戈,所謀不小,我會立馬傳信給家裡,看卡族長還能派什麼人過來。」歐陽成沉思道:「希望能來的及吧,不過就算來不及也不要緊,我們歐陽家拿不到的東西,也絕不能讓萬蛇谷拿到。若是真的事不可為,那就直接出手毀了這盤棋。」

歐陽聽雙看著一臉果決的歐陽敵,不由得摸了摸下巴,看來不論是歐陽裔還是歐陽成,對那嘯風真氣都十分看重啊,一提到這個就激進了許多。

「不過也好,雖說萬蛇谷這次高手多,但總不可能明目張胆的跟我們對著干吧?暗地裡兩家較勁就算了,要是成叔真的不顧一切撕破臉出手,那萬蛇谷也拿我們沒辦法。」歐陽聽雙心中想著,頓時就放心了許多。

…………

在遙遠的北部邊境,一群群魁梧異常,半裸著身子的異族戰士整齊的駐紮在一處向下凹陷的窪地之中。

只見營地之中幾乎沒人說話,大部分的男子都**著上半身,在帳篷中或躺或坐,整個營地中寂靜的有些可怕。

若是有常在九囚堡守衛蠻族的人在場,就會認出這是蠻族最精銳的部隊之一,莫扎所帶領的蝰蛇部。

此刻在主營之中,幾個壯漢在沉聲議論著什麼

「你確定大部隊都撤走了嗎?」

「不錯,這一次能否建樹,就要看你們蝰蛇的了。要是能破開城門,綠汗會來幫你們。」

其中一個穿著鐵盔的粗獷男子說道:「要是這次偷襲不成,那我們蠻族也只能跟人族講和了,這樣一來我們所有人的利益都要受損。到時候每個部落每年要上繳的俸祿都會增加,你知道這樣對我們蠻族很不利。」

「我知道,我一定會盡全力幹掉歐陽連城那個混蛋的。」坐在營帳正前方的,是一個渾身刺青的精壯男子。跟在營帳中的另外兩人比起來,他體型要矮小的多,一臉陰沉,眼中的隱隱的有股暴戾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