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三百九十章 出手

第三百九十章 出手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365

在破舊閣樓之中,歐陽聽雙監視這裡也有三天了。雖說守衛閣樓的高手就算幾天不進食也不會有什麼事,但守衛在門口的護衛可不行,歐陽聽雙就是趁著輪換之際混入了這樓閣。

可惜這裡的監視實在是太嚴密,加上裡面的高手十分警覺,歐陽聽雙進來之後試探了幾次,見無法得手之下只能在樓閣入口處找了個隱蔽的角落,一直待到了晚上。

「還好事先支會了青媚,這一次可能要出來的久些,不然要壞事了。」歐陽聽雙心中一動,此刻已經到了半夜,周圍更是寂靜無聲,不過自己的身法早就可以做到落地無聲,不必在意走動時發出來的動靜。

想來那些巡邏的護衛不會想到來檢查樓閣裡面,這一點對他十分有利。不過這破舊樓閣雖有三層,但他用天青鬼眼看過了,上面三層雖然有許多護衛鎮守,但也不過是障眼法罷了。

那鬼風倒也善於算計,無端的讓這麼多人守在樓上,不知情的人來了,恐怕還以為東西在樓閣之上。好在他的天青鬼眼一眼就洞察了這其中的玄機,樓上雖也有高手鎮守,但五個高手中僅有一人守在第三層,另外四個盡數聚集在這樓閣之下的暗室中。

歐陽聽雙小心翼翼的在第一層四處查看,憑著天青鬼眼很快就找到了一塊浮動的地板,下面連通著一條黑暗的密道。

歐陽聽雙小心翼翼的往下走,這漆黑的環境對他毫無影響,他唯一擔心的就是要如何避開那四人。

早在樓閣之外,他就發覺了這地下的密室,以及坐鎮在這密室東南西北四個角落的四個高手。當時為了不打草驚蛇,所以他只是瞥了一眼,就急急忙忙的把天青鬼眼給關上了。

「也不知道這四人到底是什麼修為,沒想到散人幫的人手表面上這麼捉緊見底,鬼風還能安排這麼多人來守著這地方。」

歐陽聽雙心中暗罵一句,在人家的地盤上他也不敢強來,不然在這種地方,豈不是給人瓮中捉鱉?何況就算是正面,他也不一定能打得過那四人。

「只希望不是靈境的高手吧,魔教要是這時候組織一次偷襲就好了。」

一邊想著,歐陽聽雙總算是到了這密室之中,只見木質的樓梯之下是一個寬闊的空間。四周的牆壁上放滿了火把,但此刻已經熄滅了大半,只有一小部分還微微燃著亮光。

歐陽聽雙沒有妄動天青鬼眼,只是放眼望去,只見這地下密室十分空曠,所見之處滿滿的都是一個個密集的書架。能看見的除了書,半個人影都沒有,不過要是那四個人這段時間沒有移動,那應該是在東南西北四個方向的牆壁邊上盤膝打坐。

「也不知道這暗室中的機關在哪裡?這地方雖然的確寬闊,但對脈境高手來說還是太小了。」

歐陽聽雙心中一嘆,知道不能輕舉妄動,乾脆就在樓梯下方盤膝坐了下來,心中想著這四個人總不可能不吃不喝吧,等上一段時間總會有機會的。

「不過這麼一來,今天晚上就不能陪青媚巡邏了,希望她那邊不會有事吧。」歐陽聽雙喃喃的想著,要是魔教真的組織偷襲,還又找上了連劍門,他就不知道是要哭還是笑了。

…………

「嘎吱」

歐陽聽雙這一等又等了一整天,期間有兩人曾出過暗室,而他也趁著兩人離開的時候,去東面和北面的牆壁處檢查了一番,可惜半分收穫也沒有。

不過歐陽聽雙並沒有灰心,也沒有耐不住性子。看著暗室的環境,似乎這裡就是散人幫收藏功法秘籍的地方,就算不是,應該也儲藏了不少典籍,這類東西一直都是最值錢的,要是他真的拿到了,點券也就不用愁了。

「現在還有南面和西面的牆壁沒有去查看,一定要先把機關找到,我才好下手啊。」

就在歐陽聽雙沉吟之間,樓上的木板被人打開,歐陽聽雙往書架中躲了躲,只見有一個護衛緩緩的走了下來,似乎這人修為不怎麼樣,走動的時候木板嘎吱嘎吱響個不停。

還沒等那護衛有什麼動作,坐在東面、西面和北面的三個人都同時站起身來,往中央走來。

「長老……」

那個護衛看見兩人,急忙恭敬的喊了一聲。歐陽聽雙見他們跟自己離的近了,也不敢有任何異動,停滯了體內真氣的流轉,儘力將自己的呼吸壓制到最低。

「行了,老何,你先留在這裡,我們兩個先上去,等休息一會兒再跟你們兩個輪換吧。」

「好吧,不過你們兩個動作快點,一天到晚都坐在這鬼地方,我都快瘋了。」那個被稱作老何的人語氣有些無奈,不過也不好拒絕另一人,只好答應道。

「好好好,我們儘快吧。」

另外一人說完,就跟著護衛往上走去,第三人對著老何說了一聲「辛苦」,也急忙往上走去了。

「哎,誰叫我們就是這辛苦命呢。」老何見另外兩個人走了,也不願重新回到自己的位子,想了想反而往南面走去。

「不過也好,比起在外面提心弔膽的,在這暗室中守門也安全點,盧大哥你說是不是?」老何嘆著氣走到那南面牆壁的中央,歐陽聽雙在原地靜靜的聽著,看來這暗室中的機關就在南面了。

「好了,你也別覺得無聊,還是幫主交代的任務重要。」盧大哥渾厚的嗓音響起,只聽老何說道:「倒也是,若不是魔教高手眾多,我修鍊的功法又最防不了偷襲什麼的,我才不下來守著這破地方呢。也不知道這段時間,門裡的狀況怎麼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