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三百八十二章 變化

第三百八十二章 變化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681

「歐陽家主,久違了。」

六天之後,萬蛇谷、地火堡還有野狼閣的人正式來凌龍府拜訪。雖說目的顯然是為了散人幫的事情,但這件事只關乎歐陽五家,他們也不希望四大家族或者其他勢力摻和一腳,所以明面上還是要裝出登門拜訪的模樣。

歐陽聽雙靜靜站在一旁,看著萬蛇谷那一堆人跟歐陽裔拉扯了半天,最後由歐陽成帶著往迎賓閣去了。

讓他奇怪的是,這一趟竟然沒見著王翼或是王腹,似乎萬蛇谷真的學乖了,這一次不打算派人挑戰,最起碼是應該不打算讓萬蛇谷的弟子出馬。

「堂弟,你看地火堡的人也來了,其實前幾次家主讓堂哥和地火堡的弟子接觸了不少時間,所以現在堂哥才會上去迎接他們。」歐陽郡從他背後走了過來,一邊抬頭示意。

「原來是這樣,我說堂哥今天怎麼這麼熱心。」歐陽聽雙往歐陽敵那個方向看了一眼,他似乎正和地火堡年輕一輩弟子聊的開心,心中微微一動,也沒在乎什麼。

「堂弟要是去年你也在府里的話,家主說不定也會派你去地火堡做客呢,我聽說地火堡建於地底,其中環境和陸上是大不相同。」歐陽郡有些可惜的說道。

「沒什麼可惜不可惜的,若是真的有意思,日後抽空去看看便是了。」歐陽聽雙搖了搖頭,心中莫名的有些無聊,看了一會兒就想離開回去了。

「其實堂弟,堂哥現在都在掌管家中的一些事情了,算起來手上也有了些權力。一般來說在我們歐陽家,只要有脈境的修為,又是嫡系弟子的,家中或多或少也會給些實權……可唯獨你什麼也沒拿到,你心裡是不是有些怨氣啊?」

「堂姐你想多了,我對那些東西可沒什麼興趣。而且族長不給我安排任務,我還樂得自在。」歐陽聽雙笑了笑,繼續說道:「何況這個時候我也該專心修鍊,族長或許也是怕我分心吧。」

「堂弟你真的這麼想嗎?」歐陽郡遲疑的看著他,歐陽聽雙挑了挑眉頭,卻是想起了宓甯的事情,想到這裡便有些無奈的說道:「無論是真的還是假的,都不重要。不過現在看來,我手上沒有權利,也不是一件壞事。」

「堂弟你要是真的是這麼想的那就好了,我還怕你因為這件事心裡對家族有怨氣呢。」歐陽郡似乎鬆了口氣,有些釋然的說道:「堂哥前兩次悄悄問過我,讓我來試試你的口氣,畢竟你現在可是我們歐陽家的門面,要是連你都有情緒,日後家裡肯定不太平。」

「放心吧,我怎麼可能因為這種事和家裡作對呢?」歐陽聽雙失笑搖頭,心中卻也在暗自詢問著自己。畢竟從小就在凌龍府長大,歐陽聽雙對歐陽家的感情自然不一般,更何況從小到大家裡人也從沒為難過自己。

除開自己肆意妄為,不專心修鍊的時候,似乎家裡也沒虧待過自己。

「我怎麼感覺忘掉了一些事情?」

歐陽聽雙站在原地,回憶著幼時的情景,發覺小時候的事情依舊曆歷在目,但恰恰自己十**歲那個年紀發生的大多數事情愈來愈模糊了。

「那個時候………我好像才只有下蠻境的修為吧,不過到底是為什麼……」歐陽聽雙越想記起那時候的情景,腦子就更加混亂,隱隱有一股力量在抗拒著他。

「堂弟,你沒事吧?」歐陽郡正為歐陽聽雙的回答而欣喜之間,忽然回頭看到歐陽聽雙一臉掙扎著單手捂頭,便有些驚慌失措的問道。

「沒事。」

掙扎之間,歐陽聽雙只覺頭痛欲裂,不得已之下只得強迫自己不去想那些記憶,臉上這才緩和下來。

「堂弟你是不是受什麼傷了?從前也沒見過你這樣啊!」歐陽郡一臉擔心的看著他,歐陽聽雙有些迷惑的搖了搖頭,道:「不,我只是忘了一些事情,怎麼想也想不起來了。」

「什麼事情?」歐陽郡一愣,只見歐陽聽雙有些奇怪的說道:「我也說不清楚,只是感覺在我二十歲左右的時候,發生了好多事情,可我一件都想不起來了,唯一有印象的就只是那麼零星兩點片段。」

「哎,這有什麼好奇怪的。」歐陽郡聞言臉色大緩,「時間久了忘掉一些事情不是很正常嗎?不過你說在你二十歲那年,也豈不是很早以前了,那個時候正好是我們西部舉辦成人禮的年紀啊。」

「是啊。」歐陽聽雙點了點頭,隨後又搖了搖頭,道:「算了,別去想那些事情了,我們還是回去吧,反正看來看去都是那些事情。」

「堂弟你就不關心關心金剛門的人?我看到了那個普葉還真的過來了呢!」歐陽郡示意道。

「有什麼好看的,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要是真的相比,那就比試上一場。反正我們是習武之人,打打殺殺的不是很正常嗎?」歐陽聽雙不屑的撇了撇嘴,說完就轉身往回走了。

一邊走著一邊心裡還在奇怪,為何光是回想從前的事情,就回搞得如此頭昏腦漲。

「莫非是我這幾天修鍊清心聖靈決太累了,才會感覺腦子不夠用……罷了,為了保險起見,還是回去休息一會兒了,畢竟接下來或許還會有一場比試要打。」歐陽聽雙心裡沉思著,在歐陽郡的陪伴下,直接往自己屋中走去。

…………

「龍姬,去請雙兒過來,這孩子怎麼搞的,今天這麼晚了還不來吃飯。」

屋中,宓甯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此刻正是正午,按理來說歐陽聽雙應該早就過來了。可今天宓甯都等了歐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