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三百七十六章 地階武技

第三百七十六章 地階武技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332

「這麼說是你怕我們鬥不過魔教?」歐陽裔緊皺著眉頭,在原地來回踱步。

「哎,不管怎麼說,我們也只能做到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了。」終了,歐陽裔也只能是嘆了口氣。

「如今不僅是魔教對散人幫的地盤眼熱,就連萬蛇谷都蠢蠢欲動,想來是近年來我們歐陽家發展的太過迅速,讓萬蛇谷膽戰心驚了。」

歐陽裔沉聲說道:「這次散人幫不敗還好,若是真的覆滅了,那我們五方勢力相安無事的局面必然被打破,到時候可真的是難說了。「

「那其餘兩家怎麼說?」歐陽聽雙詫異的問道。

「地火堡自然還是跟我們站在一邊,而野狼閣一如既往還是保持著中立的態度。」歐陽裔搖了搖頭,繼續說道:「不過這次我怕萬蛇谷會連通野狼閣,畢竟若是單憑他們萬蛇谷一家跟我們斗,絕對是占不了上風的。」

「是。」歐陽聽雙眼中閃過一絲異色,歐陽裔思索道:「之前我還想過萬蛇谷會不會跟魔教勾結,現在經你這麼一說,我覺得這個可能越來越大了。」

「萬蛇谷如今的實力都比不上我們歐陽家,而野狼閣也差了地火堡一籌,就連他們兩家聯合起來,對上我們的贏面也不會很大。」歐陽聽雙點頭說道:「若是萬蛇谷真的對我們有想法,恐怕勾結魔教是最正確的一個選擇了。」

「正確?」歐陽裔笑了笑,有些複雜的說道:「哼,恐怕這非但不是正確的選擇,還會把他們萬蛇谷給拖入深淵。」

歐陽聽雙聞言一愣,只見歐陽裔擺了擺手,道:「好了聽雙,你說的事情我知道了。不過你現在不是操心這種事情的年紀,只要好好修鍊便是了。」

「我要提醒你一句,魔教不是什麼善類,你以後若是跟他們打交道,可要更加小心些。」

「我明白。」歐陽聽雙點了點頭,既然消息傳到了,便跟歐陽裔告了辭,大步往外走出大殿。

「這孩子是長大了。」歐陽裔看著歐陽聽雙的背影,悠悠的嘆了口氣,心中暗道:「可是家中元老對他頗有偏見,而且也害怕連城和這孩子會獨攬家中大權……看來我還是不能下放什麼權利給他。」

…………

從大殿離開之後,歐陽聽雙緊接著去見了歐陽飛龍。等這一切都忙完了,走出屋門一看,天色早已昏沉。

「雙兒,今天又去幹了什麼?」走進宓甯屋中,就聽見她幽幽的說道。

「沒什麼,一些瑣碎的事情而已。」歐陽聽雙撓了撓頭,只見宓甯說道:「這些天你修鍊可別鬆懈,等過些日子估計有你忙的。」

「不就是為了散人幫的事情么?我還怕他們?」歐陽聽雙不屑的撇了撇嘴,慢悠悠的喝了口茶。宓甯眼神一動,問道:「哦?這麼說來你很有自信了?那麼家主有沒有跟你說起過魔教的動向?」

「娘,你就別操心這些煩心事了,魔教行事向來詭異,又怎麼猜的准呢?」歐陽聽雙咂了咂舌,轉而問道:「倒是現在我的蛇蓮體已經修鍊至大成了,接下來的煉體功法卻沒有著落。」

「你修鍊的這麼快?」宓甯一愣,轉而又有些生氣的說道:「自己修鍊上的事也不上心,既然蛇蓮體已經修鍊完了,為何當時不順路去九囚堡找你爹拿萬獸體的修鍊法門?」

「萬獸體……」歐陽聽雙聞言心中一陣遲疑,當時歐陽連城也有提到過這門功法,不過當時他沒什麼感覺,但如今聽來估計這門功法也是大有來頭。

「怎麼?你去東部這些時間裡,莫非沒聽過萬獸門這個名字?」宓甯看歐陽聽雙一臉猶豫的模樣,便冷笑的說道:「你肚子里那點花花腸子還瞞得過我?萬獸門乃是隱世宗門,一代代皆是一脈相承,而你爹就是萬獸門這一代最年輕的傳人。」

「娘,原來你知道啊。」

歐陽聽雙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這件事還是林峯告訴他的。當初從迷霧森林回到林家之後,林峯突然拿了幾本有關萬獸門的典籍給他觀閱,上面記載了一些有關萬獸門的傳承和傳人的消息,歐陽聽雙也是那個時候才知道歐陽連城的武功傳承。

「哼,你啊,和你爹一個模樣。」宓甯輕輕哼了一聲,轉而又說道:「這萬獸體可是萬獸門獨門相傳的煉體功法,修成之後威力無窮。

不過這門功法修鍊門檻極高,蛇蓮體也不過是其中一個條件而已。你爹天賦異稟,只需要修鍊蛇蓮體增強對身體的掌控之力,便達到了萬獸體的修鍊條件,不過你就不一定了。」

「是嗎?這麼看來是難了。」歐陽聽雙嘟囔了一句,自己的身體自己還是清楚的,老頭子的天賦異稟他是一點沒遺傳到。雖說如今看來體魄要比同階修士強得多,那也是系統丹藥的功勞。

「你知道就好,你啊,從小身體就不好。經脈中雜質頗多就不說了,筋骨連普通人都比不上。」宓甯嘆了口氣,心中卻是想起了當初為了隱瞞歐陽聽雙的身世,為他服用改命丹的情行。

「對了,光說煉體功法,你刀法修鍊的怎麼樣了?」

宓甯心中想著歐陽聽雙小時候的模樣,心情不由得有些低落。當初將歐陽聽雙的魔血抽出,他先天就落後別人許多,本身魔人的體質應該比人族要強橫許多,但到了歐陽聽雙這裡就一點好處都沾不上了。

「倒是雙兒師傅才神秘吧?有他教導,雙兒如今的境界都趕得上年輕頂尖一輩了。」宓甯心中竊喜的想著,便問道:「我聽龍姬說,你藏了一把寶刀在自己床下面,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