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三百七十四章 密話

第三百七十四章 密話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952

「堂姐?」歐陽聽雙抬眼一看,卻就是歐陽郡俏生生的站在他面前。

「堂弟,你這一走都快兩年了,可算是回來了。」歐陽郡奇怪的打量著他,道:「鳳舞前幾個月還來凌龍府拜訪過呢,她可沒少提到你。」

「風家的人……過來的很頻繁嗎?」歐陽聽雙心中一動,詫異的問道。

「還好吧,不過比之前從不來訪是要熱情多了,就今年他們就來了兩次。」歐陽郡點了點頭,臉上的幹練之色稍減,「之前爺爺還說許久不見你,有些想你呢,不如今天晚上去爺爺那吃飯?」

「今天恐怕是抽不出空來了,等明日我在登門拜會吧。」歐陽聽雙揉了揉太陽穴,沒有拒絕,而是答應下來。

「那就這麼說定了。」歐陽郡見歐陽聽雙如此爽快的答應,臉上笑意不由得更濃了幾分。

「對了,堂哥現在是在閉關嗎?」歐陽聽雙心中一動,問起了歐陽敵的事情來。

「堂哥?他現在好像剛剛突破通境吧,我前些日子才看到他。」

「這樣……」歐陽聽雙心中一松,手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自己的衣襟,自己手中還剩下最後一**玉竹玉液。

要是歐陽第沒有突破的話,這東西還不好給,此刻既然歐陽敵已經達到脈境了,那這樣東西就順理成章的給歐陽郡好了。

「堂姐,你現在還在中通境吧?」歐陽聽雙眼中藍芒一閃,忽然摸出了一**玉**,遞給了歐陽郡,道:「這東西是我在東部遊歷時拿到的,對你應該有些用處。」

「這是什麼?」歐陽郡見歐陽聽雙竟然有東西給自己,心中一陣歡喜,興高采烈的接了過來。

「玉竹玉液,對你洗鍊經脈有幫助,你自己去翻閱一些典籍就知道了。」歐陽聽雙擺了擺手,之後邁動腳步往另一側走去。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走了。」

歐陽郡看著匆匆離開的歐陽聽雙,眼中閃過一絲異色,想了想便緊緊拿著玉**往回跑去了。

…………

「娘,我回來了。」

屋外,歐陽聽雙快步走了回來,屋中的宓甯一身淡藍色的長袍,正跟龍姬說著話。

歐陽聽雙滿心喜悅的走進門,一眼就看到了臉色柔和的宓甯正站起身來,見她容顏依舊,心中不由得放心許多。

「雙兒,你終於回來了。」

宓甯走近好生打量著歐陽聽雙,道:「看看你一臉灰土氣,龍姬,快去準備一些熱水。」

「知道了,長公主。」龍姬乖巧的應了一聲,歐陽聽雙轉過頭看著龍姬,見她穿著一身宮袍,臉上倒是和當初一樣帶著幾分嬰兒肥。

「對了雙兒,你見著石姬了嗎?」宓甯心中緊緊掛記的,還是猿手那一支的族人,歐陽聽雙臉色微微一沉,一邊點著頭一邊走到屋中桌旁緩緩坐了下來。

「那三百多號人我已經送走了。」歐陽聽雙抿了一口茶,心中卻也不想宓甯掛懷,「那支車隊是我跟嶺叔要來的,不僅有我們歐陽家的招牌,還是我們歐陽家的人在上面運送,想來去禹城的路上不會遇上什麼麻煩。」

「那就好。」宓甯聞言心中一松,臉上又揚起了笑意。

「不過……娘,你是不是該跟我解釋一下?」歐陽聽雙詫異的抬頭看著宓甯,只聽他問道:「石姬的修為不弱,之前我只有通境修為的時候,還以為她只不過是脈境修為,可如今看來,石姬竟然事靈境的修士。」

「脈境的人足以在我們歐陽家混一個長老噹噹了,雖說只是普通的長老。而靈境修士就算是四大家族都會掃榻相迎,你卻說石姬只是你之前的一個丫鬟?這架子也太大了吧?」

歐陽聽雙搖了搖頭,心中知道宓甯瞞著他的事絕不會少。

「哼,臭小子一回來就想教訓你娘?」宓甯好笑的用力戳了戳歐陽聽雙的腦門,一雙縴手卻放在了他的胸口,探索起來。

「不錯啊,出去這一趟,回來就已經達到中脈境了!」宓甯有些驚奇的說道:「看來你在東部拿的好處不少啊。」

「還行吧。」歐陽聽雙見宓甯又把話岔開,臉上不由得有些難看,不過的確也不好一回來就惹宓甯生氣。

「好了,苦著張臉是想幹什麼?快去洗個澡,然後把這一趟的經歷好好跟娘講講。」宓甯拍了拍歐陽聽雙的肩膀,龍姬已經從外面回來,背後跟著幾個侍女,手裡提著幾桶熱水。

「雙兒,你是說在地牢中見到了魔教的人,自稱是斷酆和封魔?」

等歐陽聽雙洗浴完畢,便跟宓甯老老實實的說起了在東部的所見所聞,而龍姬則被宓甯打發去準備飯菜去了。

「是啊,我隱約感覺那兩個老頭實力不一般,最差也應該有靈境的修為吧。」歐陽聽雙點了點頭,詫異的說道。

「不,我記著魔教總壇四大護法,唯有宗武之境的高手才有資格被選的上。」宓甯搖了搖頭,想了想便不屑的說道:「哼,我看林家就是故意在試探你的,不然又怎會讓你如此輕易的去到那種地方。」

「我一開始心裡也有所懷疑,不過總歸是過去了,懶得理會他們。」歐陽聽雙有些疲憊的嘆了口氣,宓甯問道:「既然你說從黑魔宗的人手裡拿了林家的玉竹,最後又被林家給換了一半回去,那最後剩下的一**呢?」

「我剛剛回來的時候給堂姐了,反正我留著也沒什麼用。」歐陽聽雙撓了撓頭,毫不在意的說道。

「什麼?這麼寶貴的東西你就這麼給她了?」宓甯一愣,歐陽聽雙詫異的點了點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