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三百七十章 地盤

第三百七十章 地盤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486

歐陽聽雙抬頭一看,正是歐陽嶺匆匆走來,他便放下手中的茶杯,站起身來,叫了一聲「族叔」。

「你從東部回來了?算算時間也過去一年多了。」歐陽嶺笑著點了點頭,一邊詫異的打量著歐陽聽雙身旁的石姬。

「不過你怎麼來了地畝城,你回過凌龍府了嗎?」

「還沒呢,解決了這件事之後,我再回去。」歐陽聽雙搖了搖頭,急忙說道:「嶺叔,地畝城裡還有多少閑著的車輛,我要一隻車隊去劫雲山運一批人。」

「運人……這個簡單,地畝城中還有不少閑置的馬車,要是不夠,還有不少廢棄的車架。」歐陽嶺笑著說道:「反正我們歐陽家境內就盛產馬匹,我記著地畝城中的驛站中就有不少我們歐陽家的渡水駒,用那些廢棄的車架隨時都能組裝起馬車來。」

「這樣就好,看來我也能早日回府了。」歐陽聽雙鬆了口氣,轉過頭對著石姬問道:「那你們的人要送到什麼地方去?」

「因為這次比較特殊,這些人恐怕得勞煩四公子幫忙送至禹城附近。」說著,石姬希冀的看著歐陽聽雙,這也是這次任務最麻煩的地方。禹城位於西部南面,從劫雲山運送三百多人至禹城,差不多就是穿越了整個西部,要想不讓人察覺實在是太難了。

不過這些人都是自己的同族,身份根本就不能在大陸上暴露。但就算想要從西部離開,也必須先抵達禹城附近,然後從海路坐船前往死靈島。

可惜如今因為異族入侵,西部大陸各處都在戒嚴,何況三百多人已經是一支不小規模的車隊了,這三百多人的修為又參差不齊,真的禁不起盤問。

而萬錢幫周圍又有各大家族的探子,宓甯考慮到了這一點才不讓石姬將人帶回萬錢幫總部,而是打算直接去禹城附近。至於如何運送這些人,就只有靠歐陽家的招牌了。

「禹城?那豈不是在南面?」歐陽聽雙一愣,他雖然沒去過程家的禹城,但也知道禹城一面臨海,位於西部的最南面。

「是啊。」石姬咬了咬牙,在歐陽嶺面前也不好說的太多,歐陽聽雙遲疑了一會兒,倒是歐陽嶺在一旁說道:「無妨無妨,既然是聽雙你的朋友,借用幾輛馬車也無礙,反正我們歐陽家不缺這點馬車。」

「那就麻煩嶺叔安排人手了,這件事越快越好。」歐陽聽雙點了點頭,歐陽嶺雖然心中疑惑,但既然歐陽聽雙如此要求,再加上也不是什麼難事,便轉身往外走去安排了。

「四公子,這次的車隊最好能掛上歐陽家的招牌,之後請歐陽家有經驗的車夫一路護送。」石姬見歐陽嶺離開了,急忙提醒道:「這些宓甯夫人應該在信上都有提過吧。」

「放心吧,我都知道。」歐陽聽雙點了點頭,宓甯在信中還反覆強調了讓他一定親自去劫雲山把東西送上車隊。不然他早就把事情丟給歐陽嶺,自己回靈雲城去了。

「這樣吧,我先去外面看看,我想三四十輛馬車應該也夠用了吧?」歐陽聽雙心中一動,既然剛剛石姬說十幾輛馬車就差不多了,想來萬錢幫被劫雲山的劫匪打劫之後貨物剩下的也不會太多。

石姬聞言點了點頭,事關重大,就在她思索著該怎麼讓歐陽聽雙多上點心時,歐陽聽雙已經往外走去了。

「不過既然是要去劫雲山,那必須多帶些人馬,我去找圖和長老問問,看他願不願意帶隊吧。」歐陽聽雙一邊走著,一邊轉過頭對石姬說道。

「不必,四公子切莫如此。」石姬聞言一愣,之後急忙說道:「我們的人並不在劫雲山之上,他們都藏在了劫雲山下的一個小鎮子里。這次離開我們最好也別驚動劫雲山的人,以免多生變故。」

「是嗎?」歐陽聽雙一愣,心中想了想,算來這件事也不是太難,不過既然那些人都躲過了劫雲山的耳目,為何不自己離開呢?

心中莫名的覺得有些怪異,不過如今歐陽聽雙著急離開,一心只想著早些了事,便也沒有多問,只是應了一聲便往外走去。

大宅之中,歐陽嶺正在低聲對著一旁的管事安排著什麼,圖和也在一邊靜靜的看著。此刻歐陽聽雙快步走來,只聽他問道:「嶺叔,這些人最快能什麼時候出發?」

「你若是急的話,明日便可出發了。不過我說聽雙啊,那姑娘到底是什麼人?你不會是在幫魔教的人吧?」歐陽嶺有些奇怪的問道,畢竟歐陽聽雙之前也是同魔教的人一起去東部,這次剛從東部回來便有事,難免讓歐陽嶺認為他身旁是魔教的人。

「這倒不是,其實那人是我……認識的一個朋友,並不是魔教的人。」歐陽聽雙遲疑了一會兒,想起之前宓甯再三吩咐不讓人知道萬錢幫的事情,他也就瞞著歐陽嶺沒說。

「真的?」歐陽嶺見歐陽聽雙說話支支吾吾,心中不免更加懷疑。

「是啊,魔教的那兩個姑娘現在已經回合歡宗去了,再說我跟魔教不也只是合作的關係,沒必要白白幫他們做事吧。」歐陽聽雙見歐陽嶺狐疑的眼神,心中不由得有些無奈,畢竟之前在靈雲城時他就時不時的出入合歡宗的迎風閣,也難怪歐陽嶺會懷疑這一點。

「那就好,聽雙啊你不在的這一年多里西部發生了不少事,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如今魔教三門在打散人幫地盤的主意。散人幫幫主已經向我們求助了,而族長也已經派了不少人過去。」歐陽嶺警告似的說著。

「是嗎?看來日後說不定還會兵戎相見了。」歐陽聽雙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