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三百六十九章 救人

第三百六十九章 救人 (1/3)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4319

小黑帶著兩人,很快就離開了中央通道附近,往北面的劫雲山去了。

歐陽聽雙心中想著,萬錢幫那一批該是什麼貨物,為什麼會跑動劫雲山附近去做生意,那不是擺明了讓人打劫嗎?畢竟劫雲山可是出了門的賊窩。

一邊卻又有些奇怪石姬身上那一股奇異的幽香,低頭看了石姬一眼,歐陽聽雙想了想便問道:「你來絕雲山脈等我多久了?」

「有四個多月了。」石姬沒有遲疑的說道。

「這麼久?中央通道附近根本沒有人煙,你隨身帶了這麼多乾糧?」歐陽聽雙詫異的說道。

「這倒不是,通道中的護衛人都挺好,我花了些錢在他們拿買到了一些乾糧。」石姬半真半假的說道。

歐陽聽雙聞言點了點頭,這麼說倒也說的過去。不過他當初就知道石姬有修為在身,獨自一人來這絕雲山脈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歐陽聽雙因為不怎麼信任石姬,所以讓她坐在了自己身前。而他雙手輕輕穿過石姬的柳腰,這才發覺原來石姬的身材倒是不錯。只不過她似乎十分緊張,全身都崩的緊緊的。

「我不在的這段時間裡,歐陽家有沒有發生什麼大事?」走著走著,歐陽聽雙忽然在背後問道。

「嗯?」石姬應了一聲,道:「大事……應該沒有吧,奴婢不是歐陽家的人,所以了解的不是很清楚。」

「是嗎?」歐陽聽雙笑了笑,又問道:「當初那個紫伯人呢?看來我離開之後,你們跟我娘倒是沒少接觸。」

石姬臉色一緊,沒有接話,只聽歐陽聽雙繼續問道:「龍姬那丫頭還在凌龍府住嗎?」

「是啊,那孩子很黏夫人,所以夫人特意把她留在身邊。」

「我記著當時你說過,『姬』這個字是個特殊的稱呼?」歐陽聽雙心中一動,轉而問道。

「是。」石姬點了點頭,正在她費盡心思的想著又該怎麼應付歐陽聽雙的這個問題時,歐陽聽雙突然又沒了下文。

「對了四公子,宓甯夫人來的時候跟我說過,似乎歐陽家的歐陽嶺長老和圖和長老就在附近辦事,要公子借道先去借一支車隊來。」石姬突然轉過頭,歐陽聽雙淡淡的低頭,倒是見著了石姬胸前白花花的一片。

雖然有些驚異於石姬的波濤洶湧,但歐陽聽雙還是被她的話語吸引住了,只聽他有些奇怪的說道:「怎麼?萬錢幫連車隊都沒了嗎?」

「這我也不知道,他們好像是被劫雲山的大寇劫下了,所以需要車隊把東西運走吧。」石姬硬著頭皮,說著之前早已想好的說辭。

「真是麻煩啊。」歐陽聽雙只覺得頭疼,無奈的伸了個懶腰,說道:「好吧,嶺叔他們在哪?你知道嗎?」

「夫人說是在地畝城中。」石姬聞言一喜,急忙答道。

「奇怪,你說你四個月前就在中央通道等我了,這麼說這些也是四個月前的消息了?」歐陽聽雙有些遲疑的問道:「那現在嶺叔是不是還在地畝城中?」

「夫人說過歐陽嶺長老似乎要在地畝城辦許多雜事,一時半會似乎是不會離開的。」石姬將之前宓甯說過的話又重複了一遍。

「那就好,我娘還真是愛操心這些事啊。」歐陽聽雙點了點頭,地畝城他還是知道的,歐陽家似乎經常在那地方採購一些木材。

「地畝城應該離這兒不遠,要是快的話,三四天就可以趕到了。」歐陽聽雙思索了一會兒,點了點頭,用力拉了拉拴著小黑的韁繩。原本在歐陽家,他是不願意讓小黑帶上馬具的,不過既然要出遠門,這些物件也照樣的放在小黑身上了,不然太過奇異,那些客棧酒樓的小廝也不好做事。

隨著小黑的一聲嘶鳴,只見小黑四蹄之上忽然冒出了幾縷淡淡的鬼火,一時之間速度大漲,帶著兩人往前飛奔而去。

石姬猝不及防之下,身子往後微微一傾,倒是結結實實的靠在了歐陽聽雙的胸膛上。多年來從未跟人如此親密接觸的她立即俏臉一紅,低低的說了聲抱歉之後,急忙又挺直了腰肢。

而歐陽聽雙則自顧自的感受著小黑的變化,當初林則說過要在迷霧森林給小黑找一些靈藥,後來還真的給了他兩株鬼生花。可惜這兩株鬼系靈藥年份太短,只有五十幾年的年份,小黑吃了之後依舊沒能突破到通境。

不過現在看來那兩株鬼生花還是有些作用的,最起碼小黑的速度比之以往又要快了幾分。

…………

「應該就是這兒了吧?」

在地畝城中轉了一圈,再三詢問之下總算找到了一間寬敞的大宅,宅前有兩隻石獅,看上去倒是十分威武。

歐陽聽雙牽著小黑走上了台階,扣動大宅上的銅環。

「對了,萬錢幫那兒的貨物有多少?」就在等候之間,歐陽聽雙忽然想到了一點,便轉頭問道。

「這……大概需要百人左右的車隊。」石姬一愣,從未處理過這種事情的她一時之間有些發傻,想了想只好硬著頭皮說道。

「百人規模的車隊?怎麼會這麼多?」歐陽聽雙一愣,歐陽家派去東部的車隊也不過這個規模,萬錢幫到底遺落了什麼貨物在劫雲山?

「喂,這裡是私人宅邸,你們兩個找誰?」

就在歐陽聽雙遲疑之間,門被打開了一個小角,探出一個管家模樣的男子。

「這裡是歐陽家的地方吧,不知歐陽嶺長老在嗎?」歐陽聽雙挑了挑眉頭,問道。

「嶺長老出去了,你們要是有事找他,那就明天再來。」管事搖了搖頭,說著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