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三百六十八章 多事之秋

第三百六十八章 多事之秋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717

「這些天來多謝諸位的照顧,晚輩就此拜別了。」林家門前,歐陽聽雙拱了拱手,之後催促著小黑,頭也不回的往天下城外去了。

林家門口,林峯笑著嘆了口氣,對著一旁的林則道:「這小子的事可算是忙完了,接下來只要保證他能安然回到西部,那就萬事大吉。」

「放心吧,我已經通知各個郡縣,時刻注意他的動向,想來他實力不弱了,不會這麼輕易出事的。」林則點了點頭,之後卻有些擔憂的說道:「我只是擔心這孩子出去之後,還會去黑魔城找魔教的人。說到底這孩子跟魔教糾纏不清,著實讓我們難做。」

「是啊,不過我之前故意誇大其詞,告訴他歐陽家最近不太平,我看他估計不會再去理會魔教。」林峯轉而說道:「不過,這也得看他和魔教的關係到底如何,若是這小子出去之後一心直奔西部,那就說明他和魔教真的只有利益上的關係。」

「希望是這樣吧。」

…………

三個時辰之後,在天下城往西五百多里處,歐陽聽雙幾經周折,總算是找到瓏兒和白月兩人。

「沒想到林峯之前告訴我的是真的?」歐陽聽雙走上酒樓,一直注意著樓下動靜的瓏兒和白月兩人立即就發覺了他,便匆匆走了過來。

之前回到林家,林峯在詢問了之後告訴他瓏兒和白月兩位姑娘因為不想在林家多待,所以提前已經離開了。歐陽聽雙本以為是林家敷衍他的手段,之後林峯告訴了他一個地名,讓他前來尋覓,沒想到兩人還真的在這兒。

「林家的人沒為難你們?」見兩人走近,還沒等她們開口,歐陽聽雙就搶先問道。

「是啊,我們到了迷霧森林之後沒幾天,就有林家的人帶我們到了這裡,說是要我們在這兒等你。」瓏兒急忙說道:「之前還有四個林家的守衛看著我們,不過昨天就不見了。」

「是嗎?這麼說來你們根本就沒回過林家?」歐陽聽雙心中不解,不知道為什麼林家就這樣放了兩人。

「是啊,他們不由分說就帶我們到這兒來了,對了聽雙少爺,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瓏兒遲疑的問道。

「該怎麼辦就怎麼辦,既然你們在這客棧已經住了幾天了,想來也已經休息夠了。等吃完這一頓,我們就立即上路回西部。」歐陽聽雙搖了搖頭,既然兩人的事情已經告一段落,那他心裡擔憂的卻是歐陽家的情況。

應為在林家中林峯說的模模糊糊,他在東部又沒什麼情報來源,此刻倒是頗為關心凌龍府中的情況。何況離開西部已經有一年左右,也是時候回去了。

「聽雙少爺……你不打算去黑魔城了?」瓏兒咬了咬牙,忽然傳音問道。

「黑魔宗?」歐陽聽雙心中一愣,腦海之中卻是立即想起了那被關在地牢中的斷酆和封魔。

「行了,別再跟我招惹是非了,你還想被人抓進去一次嗎?」歐陽聽雙有些不耐煩的說道:「要是還有下一次,你可不會再管你們兩個了,我說你們魔教還真是不惹人喜歡啊。」

「聽雙少爺你說話能不能小心點?」瓏兒見歐陽聽雙就這麼光明正大的把「魔教」這兩個字說了出來,不免有些謹慎的看了看周圍。

「得了,就算被人聽了去,能有實力找我們麻煩的不會不知道你們的身份,而那些沒什麼本事的我還沒放在心上。」歐陽聽雙不屑的擺了擺手,來東部這一趟,倒是認識到了自己的水平。不僅根本無法稱得上高手二字,就連在東部獨自行動都做不到。

「在歐陽家脈境已經夠資格當一名長老了,不過如今看來還無法被各大勢力放在眼裡。」歐陽聽雙心中一凜,卻是感到了一絲危及感。暗自思索這一趟出來的收穫,好在再過一些日子,在沖脈丹的幫助下,他也算是可以真正邁入中脈境了。

「必須早日回到凌龍府,然後開始修鍊清心聖靈決。」歐陽聽雙心中一嘆,卻是不能繼續再這樣浪費時間了,跟著瓏兒和白月在東部這麼亂跑,只會耽擱他修鍊的時間。

蠻龍決最高只能修鍊至脈境巔峰,而清心聖靈決要想修鍊至他現在的境界,少說也得修鍊至六七層,這段修鍊的時間可不會短。

一邊想著,歐陽聽雙皺著眉頭,一邊從懷中拿出東部的地圖,開始規划起回程的路線來。

…………

三個多月之後,在通往西部的中央通道出口處,歐陽聽雙帶著瓏兒和白月總算是再度踏上了西部的土地。

「總算是回來了,接下來你們兩個是打算跟我去靈雲城呢,還是想自己回合歡宗?」歐陽聽雙瞥了兩人一眼,瓏兒和白月對視一眼之後,自然笑嘻嘻的說道:「當然是跟著聽雙少爺去靈雲城了,反正也順路嘛。」

「那就走吧。」歐陽聽雙絲毫不奇怪,雖說到了西部,不過從絕雲山脈到靈雲城可還有一段距離,再快也得花上半個月左右的時間,更別提位於西部中央的合歡宗了。

催動著小黑,小黑嘶鳴一聲,就在三人即將上路的時候,面前突然走來一個身影。

「四公子,好久不見。」

只見來人一身寬大的斗篷,把全身都裹得嚴嚴實實,歐陽聽雙見此不由得一愣,心中立馬浮現出一個名字來,她不就是當初自稱是宓甯侍女的石姬嗎?

「你怎麼會在這裡?」歐陽聽雙詫異的打量著她,石姬也不抬頭,只聽她恭敬的說道:「看來四公子還沒忘了奴婢,奴婢已經在這等了四公子許久了,宓甯夫人有封信要我帶給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