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三百六十七章 西部

第三百六十七章 西部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211

「程姑娘,這次收穫如何?」

十天之後,歐陽聽雙隨著林家的大部隊一同返回天下城,遠遠的見著了程情竹,便驅動著小黑往前。

「歐陽公子?這些天來沒見著公子,還以為歐陽公子已經回去了。」程情竹似乎有些驚訝,將斗笠微微往上抬了抬,這才看到了歐陽聽雙。

「我倒是對那些靈藥沒什麼興趣,不過林英嬸母盛情難卻,就在迷霧森林裡隨意的看了看。」歐陽聽雙知道比起尋常馬匹,小黑太過高大,這樣一來他跟程情竹的位置就有些尷尬了。

故意跟程情竹拉開了些距離,這樣一來倒是讓這種怪異的感覺減輕了些許,只聽歐陽聽雙繼續問道:「不知程姑娘有沒有見著跟著我一同來的那兩位姑娘?」

「你是說……這倒是沒有,這幾天我一直跟林峯叔父在一起。」程情竹似乎愣了愣,之後搖了搖頭。

「這倒是奇怪了。」歐陽聽雙心中一嘆,不知道林家又要搞什麼鬼,不過看樣子他想安然無恙的把瓏兒和白月從林家帶出去,是越來越難了。

「歐陽公子跟那兩位姑娘關係很好嗎?」程情竹若有所思的問道。

「這倒不是,不過有言在先,總不好失信於人吧。」歐陽聽雙笑了笑,在小黑身上十分悠閑的雙手抱胸,似乎對此事不怎麼上心的模樣。

「不過我倒是明白,就以我的修為,若是林家不肯放人,我也沒什麼辦法。斗是鬥不過他們的,所以只能聽天由命了。」

「歐陽公子想多了,林家怎麼會為難我們這些小輩呢?」程情竹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心中卻是對他又改觀了幾分。

「這麼說歐陽公子是想帶那兩人走了?說實話,歐陽公子還是別存這個想法的好。」程情竹話鋒突然一轉,說道:「畢竟如今在林家的地盤上,萬事還是謹慎為妙。」

「謹慎?」歐陽聽雙笑著點了點頭,道:「看來程姑娘也猜到那兩位姑娘的身份了?」

「歐陽公子在西部的名氣可不小,跟著之前的傳聞,一般人都能猜出那兩位姑娘的身份。」程情竹點了點頭,如常的說道。

「是嗎?」歐陽聽雙聞言有些尷尬,看來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就自己和合歡宗的這點破事,八成整個西部都傳遍了。

「其實歐陽公子做到了這種地步,於情於理也算是有了一個交代。林家跟魔教的恩怨可不是一年兩年,歐陽公子還是不要再往火坑裡跳了。」

「或許吧。」歐陽聽雙聞言目光有些閃爍,不過按他的看法,既然當時瓏兒和白月被抓住之後,林家的人沒有立即殺了她們,那就說明一切都有迴轉的餘地。

若是林家抓兩人只是讓自己乖乖就範,此刻自己也從迷霧森林中出來了,接下來看看林家的態度,似乎也不是什麼讓他為難的事。

「不過為何到了迷霧森林之後就找不到她們的人影了呢?」歐陽聽雙心中有些詫異的想著,跟程情竹聊了幾句之後,便找了個借口,往隊伍前方跑去了。

程情竹看著歐陽聽雙的背影,卻已經猜到,或許歐陽聽雙不願意如此輕易放棄。想到這一點心中便有些五味陳雜,不知是讚許還是厭惡。

…………

「聽雙侄兒,你怎麼跑隊伍末尾去了?」林峯見歐陽聽雙趕來,詫異的問道。

「沒什麼,只是我那兩個西部好友不見了人影,便出去找了找,不知峯叔你知不知道她們在哪?「歐陽聽雙直截了當的問道。

「是那兩個姑娘吧,她們說是在迷霧森林待著太無聊了,我便派人提前送兩人回林家了。」林峯眼神一閃,依舊是笑著說道:「難道是幾天不見,侄兒就按耐不了心中對佳人的思念了?」

「這倒沒有,只是有些好奇罷了。」歐陽聽雙挑了挑眉頭,心中知道這是林家的安排,但自己總是無能為力,不免有些無奈。

「之前似乎聽雙侄兒已經有打算回西部了?不知是真是假?」林峯忽然說道:「接下來林家之中卻也沒什麼大活動了,若是侄兒要走,家主應該也會同意的。」

「哦?這樣的話……」歐陽聽雙一時之間不知是不是該應承下來,有些不敢相信林家這樣就願意放他走了。

「莫不是林峯在故意試探我?」心中閃過一個念頭,此刻林峯已經笑著說道:「侄兒不必急著做決定,若是想在天下城多呆幾天,也是可以的。我林家的大門絕對為侄兒你敞開,你想住多久都可以。」

「那就謝過峯叔了。」歐陽聽雙拱了拱手,他也不知道這個動作在林峯面前做了多少次。

「不必,我聽說似乎西部最近局勢挺緊張,想來侄兒你出來太久,家中發生了什麼變故還不知曉吧?」林峯笑著說道:「看來侄兒是沒有收到家書啊。」

「這……」歐陽聽雙一愣,只聽林峯繼續說道:「不過想來也是,聽雙侄兒在東部遊歷,行蹤不定,歐陽家的人就算是想寄一些消息,也寄不出來啊。我可是聽說如今西部魔教為了地盤的事情,已經在西部頻頻活動了起來,似乎目標……」

說著,林峯頓了一頓,這才緩緩把接下來的話說道,「就在歐陽家附近。」

歐陽聽雙皺了皺眉頭,心中瞬間閃過數個念頭。

「哈哈,侄兒也不必擔心,畢竟歐陽家有連城兄台在,區區魔教三門,肯定是不會放在眼裡的。」林峯瞬間又笑著自己把話圓了過來,只聽他飽含深意的說道:「只不過我記著西部的爭鬥,往往都是要讓年輕一輩弟子出手比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