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三百六十三章 餘黨

第三百六十三章 餘黨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4058

「這老人到底是誰,莫不是胡言亂語,是林家故意派來套我話的?」老人心中懷疑歐陽聽雙,而歐陽聽雙心中又何嘗不在懷疑老人。

盤膝坐在地牢中的老人卻是看出了歐陽聽雙眼中的遲疑,只見他眼神之中突然多了一抹神采,之後緩緩的問道:「小子,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你是誰?」

「這樣吧,我們來交換,你回答一個問題,我也回答你一個問題,如何?」老人見歐陽聽雙遲遲不肯開口,便主動提議道。

「好,在下歐陽聽雙,並不是林家弟子。」歐陽聽雙沉吟了一會兒,拱了拱手算是見過了禮,「這次從西部趕來,僅僅只是為了遊歷,剛巧碰上林家舉行狩獵,就隨著一同來了。不巧的是到了這迷霧森林之後碰上了些意外,便獨自摸索的找到了這裡,此刻在下只想從這兒出去,不知前輩是否知道這回去的路?」

「哼,我連這地牢都沒出去過,又如何告訴你如何從迷霧森林出去,你這小輩莫非是在戲弄老夫?」老人冷哼一聲,似乎這句話戳到了他的痛處,不悅的說道。

「這……那晚輩換個問題,不知前輩所說的迷魔香是什麼東西?」歐陽聽雙愣了愣,之後又緩緩的問道。

「你不知道?」老人狐疑的打量了他一眼,之後沉吟了半響,末了無奈的嘆了口氣,道:「告訴你也無妨,這迷魔香是我魔教的一種特殊香料,用處跟外界的其他異香無二。」

「什麼?」歐陽聽雙一愣,異香他還是聽過的,這不是用於追蹤的東西嗎?

「到底是誰給我下的異香,是早在西部的時候,還是在秘魔洞中。」歐陽聽雙心中一瞬間轉過無數的念想,若是在西部,那八成就是合歡宗的人給他下的,而下異香的人估計就是瓏兒和白月了。而若是在秘魔洞,那人選可就多了。

「好了,既然你的問題我答了,接下來換我。」老人頓了頓,然後沉聲問道:「你是魔教的什麼人?」

「這……在下並非魔教弟子,跟魔教也算不上有什麼關係。」歐陽聽雙挑了挑眉頭,「若硬要說有什麼關係,那只能算是跟魔教的人打過幾次照面,交過幾次手而已。」

「哼,是嗎?」老人冷笑了一聲,打量了他一眼,之後說道:「你說你叫歐陽聽雙,又是從西部來的,莫非是西部歐陽家的人?」

「不錯,在下正是歐陽家的人。」歐陽聽雙沒有否認,老人見此又說道:「歐陽家……要是我記得沒錯的話歐陽家是西部一個不大不小的中等家族吧?當初的歐陽家可絕對不會讓林家接待的,更不會有你這樣的年輕一輩,看來這段時間來你們歐陽家發展的不錯啊。」

「這我就不知道了,不過最近嘛歐陽家發展的的確還算不錯吧。」歐陽聽雙無所謂的點了點頭,老人又不屑的笑了笑,道:「真的?」

「這種事晚輩可沒必要騙前輩。」

「莫不是你們有跟魔教的人合作?」老人忽然問道。

隨著這句話響起,不僅是歐陽聽雙和老人,在通道末尾的林雲三人,也豎起了耳朵聽著。

「怎麼可能,前輩可切莫說笑。」歐陽聽雙搖了搖頭,老人冷笑著說道:「如若不然,那你為何會我魔教屍鬼派的天青鬼眼?」

「前輩竟然看出來了?」歐陽聽雙一愣,詫異的看了老人一眼,問道:「莫非前輩是屍鬼派的人?」

「你不必管我是誰,這麼說你倒是承認了?」老人莫名的笑道。

「不錯,我修鍊的的確就是屍鬼派的天青鬼眼。」遲疑了半響,歐陽聽雙突然笑了出來,這件事憋在他心裡多年,這次倒是可以大大方方的在人前承認。

「天青鬼眼是屍鬼派的鎮派秘術,現在你小子還不承認跟我們魔教的關係?」老人眼中閃過一絲光彩,歐陽聽雙笑著連連點頭,道:「我的確跟魔教有些關係,合歡宗當初給了一些好處,這麼說來我們應該是合作的關係吧。」

「你……」老人一愣,只聽歐陽聽雙又緊接著說道:「不過後來歐陽家和魔教三門又起了衝突,當時又是我出的手,這麼說來我們或許又是敵對的關係。」

「你小子胡言亂語些什麼,這又關合歡宗什麼事?」老人怒聲喝道。

「這屍鬼派的天青鬼眼……」歐陽聽雙頓了頓,心中想道,既然這次都說了這麼多,後面的事情一併說了出來也無礙,「何況他一個被人囚禁在這地牢中的魔教老人,就算有心亂說,恐怕也不會有人相信吧?」

想到了這一點,歐陽聽雙便繼續說道:「其實這秘術是我當年發現了一個地下宮殿,我說你們魔教的人也真是奇怪,屍鬼派里明明連鍋都快揭不開了,那個墓俢竟然還有這麼大力氣弄出一個地宮來。」

「墓俢?」老人心中喃喃的念叨了一句,有些恍惚的問道:「你說墓俢……他死了?」

「不錯,死了之後還不安寧,似乎他墓中的大部分物件都被屍鬼派收回去了吧。」歐陽聽雙摸了摸下巴,回憶道。

「哼,你小子莫不是在騙老夫?你從墓俢那拿到了天青鬼眼的秘籍,以墓俢的脾氣,他會平白無故的送給你?「老人忽然回過神來,眼神陰森的看著他。

「那個墓俢人都死了,還費盡心思的擺弄那些機關密室。」歐陽聽雙不屑的笑了笑,道:「可惜他設下的機關也不怎麼樣,被我找到其中關要之後,那不論是發誓還是拜師,不就都成了空話了?」

「你這欺師滅祖之徒!」老人聞言一怔,轉而有些惱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