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三百六十章 獨行

第三百六十章 獨行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4006

悄然寂靜!

等周圍再度陷入平靜,歐陽聽雙這才反應過來,那一聲脆響不過就是樹枝斷裂的聲音而已。

而那一抹模糊又轉眼即逝的白花花的影子,也不知是不是他眼花了。

「怎麼回事,她們三個走的怎麼這麼快?」歐陽聽雙心中一愣,也不知剛剛是不是自己太神經質了,不過林英母女三人早已沒了蹤跡卻是真的。

「不對,就這麼一瞬間,我不可能跟丟……」心中遲疑著,此刻見周圍無人,向四周搜尋了幾遍也不見人影,歐陽聽雙總算是打開了天青鬼眼,期望能發覺一些蛛絲馬跡。

他自己心裡清楚,走了這麼長的時間,這來時的路他是根本沒記住,而若是沿著這條通道走下去,最終會通往哪兒他就更不知道了。

「還是失策了,早知道沿路做下記號,也好過如今進退兩難。」歐陽聽雙心中一嘆,不過立即把注意力放在了周圍。

開啟天青鬼眼之後,卻是發覺周圍什麼東西也沒有,沒有想像中的蠻獸,也沒察覺到林英她們的蹤跡。仔細檢查了那株斷裂的樹枝,腦中再度回想了一下剛剛耳邊傳來響聲時的印象,心中的懷疑不免更勝。

樹枝應該是被人用力踩斷的,林英應該不會犯這種錯誤,那麼估計就是林瑤或者雷俊在樹上跳躍的時候不小心失手了。

按照常理,當時就算是林英停下身子回身救人,三個人也不會一下子消失。何況響聲也就是一個瞬間的事情,在這短短的時間裡為何會發生這種詭異的事情來。

「莫非是什麼幻陣,還是這迷霧森林中有什麼古怪?」歐陽聽雙一顆心漸漸沉了下來,在原地等了一會兒,見周圍根本就沒人,歐陽聽雙這才在原地坐個標記,之後往前探去。

…………

「娘,我們這是幹什麼?」林瑤有些詫異的看著林英,一旁的雷俊也有些驚愕,而此刻林英周身激蕩的真氣這會兒才慢慢的平緩下來。

「行了,不該知道的就別多問。」林英眼中閃過一絲狡黠之色,抬頭看了一眼,她帶著林瑤和雷俊繞了這麼一個大圈,卻是回到了四人來時的方向,也就是歐陽聽雙的後方。

「也不知道那小子敢不敢獨自往前,不過來的時候他也沒什麼戒心,我也檢查過他沒沒做什麼標記,如此看來他想獨自離開是不可能的。」

林英心裡仔細想了想,就算到時候歐陽聽雙想走,自己也不會放任他離開的。這小子剛剛被林家特別調製的迷霧晃了晃,估計現在還有些迷糊吧?

想到這裡,林英不由得有一種大仇得報的感覺,連帶著心情都好了許多。

「娘,我們這就拋下歐陽聽雙了?」林瑤忽然意識到了什麼,有些緊張的問道:「莫非娘的意思是讓歐陽聽雙不明不白的死在這裡,到時候來個死無對證?」

「你腦子裡想什麼呢?娘怎麼會讓歐陽聽雙死?」林英瞥了林瑤一眼,心中卻是知道不能告訴這丫頭太多,何況林瑤心思太不成熟,若是知道了事情真相,日後不小心說漏了口也不是沒可能。

「那歐陽聽雙……」林瑤皺了皺眉頭,剛剛林英的迷霧可不單單只是對著歐陽聽雙,他身前的林瑤和雷俊也都遭了殃更在瞬間被林英點了穴道。之後林英帶著兩人從歐陽聽雙頭頂掠過,就算歐陽聽雙十分機警,但怎麼也不會想到林英一開始就想擺脫他。

「這下可怪不得我了……」從懷中取出一**墨綠色玉**,慢慢的倒在了空氣之中,歐陽聽雙身上早就被她下了一種特異的香料,所以此刻歐陽聽雙離開了原地,她就立馬感覺到了。

「這小子身上到底是有一種奇怪的味道,也不知是歐陽家的香料還是什麼東西,這一次倒是可以一起查查。」林英心中一邊想著,一邊對林瑤和雷俊招呼了一聲,三人一同起身往前走去。

雷俊眼神閃爍,卻是猜出了幾分實情。不過林瑤就一點都不知情了,或許她還不知道,此刻她心中最為疑惑的歐陽聽雙就在她面前這條路的不遠處,只不過在這密林瘴氣的影響下,她根本就發覺不了罷了。

有心開口詢問林英,可惜見林英那一副冷淡的模樣,林瑤就打消了這個念頭,只好默默的跟在她身後,漫不經心的走著。

「娘,我們不從樹上走了?」半響之後,林瑤才意識到了這一點,不由得詫異的問道。

「嗯,不必了。」林英如常的回道。

「那不會很危險嗎?」

「放心那,這片密林很安全,這附近是沒有蠻獸的。」林英頭也不回的說道。

「哦。」林瑤想起了林英之前說的話,卻是和現在打不相符。不過聽林英的語氣,她也不敢繼續追問,何況她也從未來過這迷霧森林,故而也不怎麼了解,只是單純的認為那一段危險路段早已過去了罷了。

「這引魔香應該算是已經放出去了,希望那個傢伙能把事辦好吧。」林英心中想了想,心中又有些譏諷之意,「接下來就等著看好戲了……」

…………

「這到底是什麼破地方,竟然一點動靜也沒有?」在樹枝上趕了半天的路,這段時間來歐陽聽雙打開這天青鬼眼,自然是察覺到了更多異樣。只見這附近的草木更像是多年來無人走動,上面絲毫痕迹也不曾留下,更別提有蠻獸出入的跡象了。

「林英特地把我帶到這個鬼地方,到底是想要幹些什麼?」心中早已推敲了無數遍當時林英告訴他的信息,愈發的覺得林英的不懷好意。

俯身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