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三百四十四章 林家

第三百四十四章 林家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809

十天之後,歐陽聽雙在林峯的指引下來到了位於東部中央的天下城。卻說這裡的確比靈雲城要繁榮許多,人頭涌動,一副欣欣向榮的模樣。

「小侄這邊請。」林峯領著歐陽聽雙走到一處雄偉的宅子旁,光是見一旁的屋檐,就能猜測出這林家的不同凡響。

轉過一個路口,這才看到了一個寬大的入口,向上走了九個台階,歐陽聽雙跟著林峯通行無阻的穿過了大門,看著印著林家兩個金字的門匾,歐陽聽雙心中不由得暗自咂舌,看來林家這個東部盟主果真不是白當的,光這氣勢就遠不是歐陽家可以比擬的。

「聽雙侄兒,真是好久不見了。」一個中氣十足的聲音響起,歐陽聽雙定睛一看,卻是林則大步流星的走了過來,似乎專程就是在等他。

「自從當日清遠劍城一別,不知小侄這些天都去了哪裡啊?」林則看似隨意的問道。

「自然是在東部隨意參觀拜訪了,也沒什麼特別的事情。」歐陽聽雙面不改色,林則笑著打量了他兩眼,又莫名的說道:「幾個月不見,小侄的實力倒是增長的飛快,不知又是有了什麼奇遇?」

「……不瞞林叔,這些天來我的實力的確有所增進,卻不知叔叔是如何看出來的?」歐陽聽雙心中一驚,照著當初冥長老的話說,就算是像魔教這樣的千年大教里地階的秘術也是稀少之物,而想要如此精確的確定自己的實力,少說也得掌握一門地階的可以看透修為的秘術吧,畢竟自己也算是有脈境的修為。

「哈哈,小侄忘了我林家本就是以醫術出名,醫術之中最基本的便是望聞問切這四個字了。我觀小侄你步履之間隱隱有蓬勃之氣透露,便猜測你實力又有增進。」林則搖了搖頭,歐陽聽雙一愣,心裡暗罵一聲,卻是怎麼也不信什麼蓬勃之氣一說。

不過林則說的也是事實,雖不知是他猜的還是真的看出了什麼,他也不好可以反駁,只是打了個哈哈,敷衍的說道是當初玉竹玉液的功勞。

「上一次回來之後,你林英嬸母還時常提起過你,沒想到前些日子二弟說有了你的消息,正巧家中聽說小侄你是連城兄台的愛子,便讓二弟去請你去了,沒想到這次還真的把你請了來。」林則帶著歐陽聽雙往林府深處走去,一邊說道:「這一下老人家倒是高興了。」

歐陽聽雙聞言一怔,暗自頭大,這一來就要去見林家的老不死,像是這種人精多是見多識廣,深謀遠慮之輩,到時候有的要應付了。

「正巧近日還有西部的客人住在府中,想來小侄還認識此人,我們林家倒是熱鬧了。」林峯在一旁也說道:「不知小侄是否知道那人是誰?」

「是程家的小妹吧。」歐陽聽雙無奈的撓了撓頭,從瓏兒透露的信息里也算是猜出了七八。

「不錯,不知小侄跟程小姐關係如何?我可是聽說她可是西部出名的美人啊。」林峯有些調笑著說道:「早先聽說小侄你生性風流,想來對這種美人不會沒有追求之心吧?」

「前輩說笑了,我對程家小妹也不過是有過幾面之緣,說關係卻是遠了。」歐陽聽雙搖了搖頭,想起程情竹,也不過就是個在天峰山認識的西部高手罷了,說不上什麼熟絡,更沒有什麼追求的念頭。

「是嗎?」林峯見歐陽聽雙一臉興趣缺缺的模樣,倒是有些詫異了,「這幾天我因為程小姐的緣故,許多東部的年輕才子都相約登門拜訪,還以為聽雙小侄在西部會近水樓台先得月,沒想到……」

「好了,二弟你別再說這些男女之事了。」林則聽著,有些頭疼的揉了揉眉頭,這些天來他可沒被那些所謂的俊才打擾,都算是有些厭煩了。

「這裡便是我林家的議事堂了,小侄這邊走。」林則指了指面前的一處古香古色的大殿,之後帶著歐陽聽雙往一旁的偏門走了進去。

「不知連城兄有沒有跟小侄提起過當年跟我們林家的事,當年他來的匆匆,也沒有在天下城過多逗留。小侄這次來也得多住幾天,也好彌補當初令尊的遺憾。」

林則一邊說著,三人已經走入了大殿之中。歐陽聽雙肚中誹議著,想來老頭子也不願意住在林家應付你們這一堆老不死,不過說來奇怪,為何林家會對自己有如此待遇。說起來,自己也不過是只是歐陽家的一個小輩而已,就算林家想要跟歐陽家打關係,也不一定要從自己這裡下手。

走入這大殿之中,殿內空間比起凌龍府的大殿還要廣闊,其中有一名穿著深色勁服的婦人正在書桌前批閱著什麼,似乎是聽到了動靜,緩緩的站起身來,望向這邊。

歐陽聽雙看著這婦人的容貌,心中倒是一怔,卻是跟當初見過的林英有幾分相似,只不過這婦人臉上的英氣比起林英還要來的更盛幾分。雖然心中已經猜到婦人的身份,也知道婦人的年紀不會小,但歐陽聽雙還不不免多看了幾眼。

「娘,這位便是連城兄的兒子,歐陽聽雙。」林則回頭對著歐陽聽雙笑了笑,之後為那婦人介紹道。

「哦?這孩子看上起倒也挺高大的,不過還沒有當年的歐陽連城那麼魁梧啊。」婦人幽幽的看了歐陽聽雙一眼,嘴角卻是露出了一絲笑意。

歐陽聽雙藉機好好打量了婦人一番,終歸是上了年紀,夫人臉上雖然保養的很好,但依稀可見淡淡的細紋,也唯有這一點暴露了她的年紀吧。不過她臉上英氣勃勃,似乎一點也沒有尋常老人衰老的跡象。

畢竟算起來這婦人是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