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三百四十二章 相邀

第三百四十二章 相邀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612

「聽雙公子,我們真的要在這過夜嗎?」白月有些擔憂的問道。

「你怕徐家的人還會多事?」歐陽聽雙自然清楚白月和瓏兒在擔心什麼,只聽瓏兒立即抱怨的說道:「當然了,沒聽那個徐合還想請你去林家嗎?我看你就是想去林家看看吧?」

「你能不能別瞎想,我跟林家都算是結下樑子了,怎麼會還想去林家。」歐陽聽雙無奈的撓了撓頭,之後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好了,都先去休息吧。」

「既然徐家和林家有關係,恐怕林家的人馬上就會知道我們的蹤跡了,公子認為林家之後會有所動作嗎?」白月有些遲疑的問道,畢竟渭南城臨近東部邊緣,歐陽聽雙在這裡出現,實在是太可疑了。

「他們能有什麼動作,你們別亂猜了。」歐陽聽雙擺了擺手,心中對此卻是絲毫不在意。

「聽雙少爺就算你不怕林家,可別不把我們不當一回事。」瓏兒哀怨的瞥了歐陽聽雙一眼,道:「不說林家,就說是徐家的高手,也絕對能識破我們的身份。」

白月贊同的點了點頭,一雙眉目也隨即看向歐陽聽雙,歐陽聽雙一愣,之後失笑道:「你們不會以為我故意想把留在東部吧?」

「哼,知人知面不知心,誰知道聽雙少爺你怎麼想呢?」瓏兒輕哼一聲,如今秘魔洞之行也算是了解了,歐陽聽雙也明確說了要啟程回西部,這麼說來東部的事已了,若是歐陽聽雙想要卸磨殺驢,那也是時候了。

「我自認我的人品雖然不是那麼高尚,但也沒那麼噁心,莫非在你們心中我是那種小人嗎?」歐陽聽雙故意臉色一正,故作不悅的說道。

「哼,既然聽雙少爺這麼說,那我們現在就該立即離開這裡。」瓏兒加重了幾分語氣,嬌小的身軀湊到歐陽聽雙面前,抬頭認真的說道:「若是徐家暗地裡在調查我們,那我們的身份很容易暴露的。」

「……那好,既然你們都不願意留下,我們就啟程離開吧。」歐陽聽雙看兩人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無奈的點了點頭。雖說他心裡早就認為各大勢力肯定猜測到了一些事情,他們無需如此緊張,但見瓏兒和白月這幅模樣,瓜田李下的道理他還是懂的。

瓏兒見歐陽聽雙終於妥協,臉上一喜,急忙拉著白月一同跟著他往外走去,卻沒想到迎面剛巧碰上急匆匆走來的掌柜。

「大爺這是想去哪兒?」掌柜見歐陽聽雙走來,滿臉笑意的問道:「客房已經準備好了,不知大爺是不是……」

「不用了,我們想先去逛逛。」歐陽聽雙搖了搖頭,知道要是說實話的話掌柜不一定願意放人,何況恐怕掌柜見他想溜,會給徐家通風報信也說不定。

「哦?那要不要小人派一個熟悉渭南城的小二跟著大爺,三位在渭南人生地不熟的,一來不方便,二來也找不到渭南比較出名的地方。」掌柜熱心的說道。

「不必了,我們隨意看看就行了。」歐陽聽雙擺了擺手,「那好,小人就先在客棧中為三位準備飯菜吧,還有這一千兩金票。」

說著,掌柜從懷中又取出了那一千兩金子,「其實小人只是在這悅來客棧當個掌柜,也和那些下人一樣拿著工錢,這一千兩金子小人是不該私下收下的,還請大爺拿回去吧。」

「不必了,這一千兩就算是賞給你了。」歐陽聽雙搖了搖頭,這一千兩金子既然拿出去了,斷沒有收回來的道理,何況這掌柜也因為這件事受驚不小。

「走吧。」歐陽聽雙揮了揮手,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還是得離開渭南,不然白月和瓏兒不知會怎麼看自己呢。

「我說你們兩個,要是不信任我為何還要跟著我走?」三人順行無阻的離開了客棧,歐陽聽雙走入馬廄,正想牽著小黑離開,沒想到一旁幽幽的響起了一個聲音。

「歐陽公子這是想去哪啊?」

歐陽聽雙聞言一怔,忽的一扭頭,才發現馬廄外有一個穿著布衣的中年男子正目光灼灼的看著他。

「你是……」有些驚疑的看著這人,離著這麼近的距離,沒想到自己竟然沒發覺還有一個人在自己邊上。

「在下是徐家的長老,專程來此保護公子的安全。」那人抱了抱拳,淡淡的說道。

「保護?不如說是監視吧?」歐陽聽雙眉頭一挑,卻是沒想到徐家還有這一手,面色有些難看的看著面前的中年男子,這不是變相的軟禁自己嗎?

「歐陽公子不必多心,是家主擔心公子在渭南城出事,所以才派我前來的。」中年男子面色不變,依舊一臉平淡的說道:「畢竟公子身份不凡,若是在渭南城出事,我們實在是擔當不起,還請公子理解我們。」

「好,既然你說是保護,那你就跟著吧。」歐陽聽雙目光一轉,自顧自的拉著小黑走出馬廄,中年男子聞言一怔,有些不知所措的說道:「公子牽馬,不知是想去哪裡?」

「這就不是你需要關心的了。」歐陽聽雙冷笑了一聲,對著瓏兒和白月打了個招呼,一同往客棧外走去。

「聽雙少爺,現在該怎麼辦?直接出渭南城嗎?」那中年男子見此,身影一閃進了客棧之中,瓏兒看了兩眼,低聲問道。

「不然呢,不是你想要走的嗎?」

「哼,要是少爺你一開始就這麼想,會有現在這局面嗎?」瓏兒見此反問道:「如今我們要是這麼走了,徐家或許會多心也說不準。」

「那瓏兒姑娘,你到底是想不想走啊?」

「我自然是想要離開的,不過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