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三百四十章 徐家

第三百四十章 徐家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363

「竟然有人敢佔了我南哥的位子,我倒要看看是誰有這麼大本事!」屋外傳來一個囂張跋扈的聲音,隱隱還有掌柜哀求的話語傳來。

包廂內,正在吃著飯菜的瓏兒和白月對視了一眼,齊齊望向歐陽聽雙,而歐陽聽雙低著頭,眼中藍芒一閃,之後就露出了一絲不屑的冷笑,繼續夾著菜,像是沒聽到什麼動靜似的。

「聽雙少爺?」瓏兒不由得提醒了一句,可惜還沒等她繼續說下去,歐陽聽雙就說道:「吃你的飯。」

「聽雙少爺,你在這兒鬧事的話,我們的身份很容易暴露啊。」瓏兒有些擔憂的說道。

「怕什麼?莫非還要把這房間讓給別人?就算這不是靈雲城,那也不是什麼小貓小狗都能騎在我頭上的。」歐陽聽雙冷笑著說道,瓏兒和白月聞言面面相覷,心裡卻是不願生事。

「砰」

一聲巨響,門被人用腳踢了開來,歐陽聽雙挑了挑眉頭,心裡已經有些隱隱發怒,但還是饒有興趣的看著走進來的幾人。

「誰啊?是誰佔了我南哥的位子?」走來的年輕人故作詫異的左右打量著,直到最後才把視線放在了歐陽聽雙身上。

「是你嗎?」

「小豐公子,這件事就算了吧,都是小人利欲熏心,你大人有大量,放了小人這一次。」那個掌柜在男子背後苦苦哀求道。

「哦?你知道是你貪財了,既然這樣……那就請這兩人美人陪我喝一杯吧。」男子本來就是來刁難這掌柜的,不過就在說話間,突然看到了正在將面紗帶起的瓏兒和白月。雖然只是驚鴻一眼,但那容顏已然印在了他的眼中。

「這……」掌柜聞言一愣,眼光從男子身上轉移,看向了歐陽聽雙,滿臉的哀求。可惜還沒等他開口,那男子就迫不及待的說道:「在下徐豐,是為渭南城徐家二公子,不知兩位美人芳名啊?」

看著徐豐眼中的垂涎之色,瓏兒不屑的撇了撇嘴,眼神去看向了歐陽聽雙,歐陽聽雙見徐豐從進來就開始無視自己,本來只是打算給他一個教訓,此刻卻想好好刁難他一番。

「一個下通境的廢物也敢這麼囂張,我記著這渭南城也算是東部的大城啊,莫非東部的弟子就這麼不堪嗎?」心中暗自想著,從進入東部以來,不論是林家的那兩個弟子還是在秘魔洞遇上的那些魔教弟子,論實力都不如當初在天峰山對上的西部高手。

「這位大爺,你看看……」掌柜賠笑著走到歐陽聽雙身前,低聲說道:「這位大爺實在抱歉,其實這個位子是徐南公子一直訂下來的,小人剛才真是豬油蒙了心。大爺你放心,那一千兩金子小人一定會還給你的,這飯菜也算小人白送你們吃,但這兩位……」

隨著掌柜的目光看向瓏兒和白月,歐陽聽雙冷笑一聲,道:「行了,這房間是我要的,你們誰想從我手裡拿走,那就儘管來。」

「啊?」掌柜愣了愣,當掌柜這麼久,在渭南城中還沒見過不給徐家面子的人。

「小子挺狂啊,報上名來。」徐豐看歐陽聽雙一臉不屑的神色,心中不由得一突,但畢竟在自家地盤上,還是一臉鎮定的問道。

「你還不配知道小爺的名號,想要這房間,儘管來試試。」歐陽聽雙站起身來,「要是不想要了,就給我快點滾蛋,小爺心情好,就不繼續追究你們。」

「哈哈,閣下真是狂妄,我今天就不信,還有人敢在渭南城對我出手!」徐豐氣極反笑,一臉不信的看著歐陽聽雙。

「這位大爺,你就算了吧,快帶著兩位小姐走,一切都由小人擔著。」掌柜自認倒霉的說道,本來想是給小豐公子一點好處就算了,要是讓這位爺繼續說下去,那恐怕他這個掌柜都當不了了。

「你怕什麼,要是真的出了事,就往我身上推,這房間不也是我讓你叫出來的嗎?」歐陽聽雙不屑的笑了笑,見這掌柜滿臉哀求,又被徐豐欺負的這麼慘,便幫了他一把,實在是他見不得別人低三下四的模樣。

「這……」掌柜遲疑的看著歐陽聽雙,而徐豐已經大怒,認為自己在美人面前丟了面子,又有心擺弄一下自己的地位,便大步流星的往前走去,口中還說道:「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

歐陽聽雙見徐豐不怕死的走來,身形一晃,而徐豐則只覺自己走著走著,肚子遇上了一股巨力,整個人毫無反抗之力的便整個往外飛去。

「這位大爺……你……你快跑吧!」掌柜見一眨眼之間,徐豐便直接從房間中飛了出去,不由得驚慌失措的說道。

「這飯菜還沒吃完呢,跑什麼跑?」歐陽聽雙不屑的說道:「況且我還想見識見識這徐家到底有什麼本事呢。」

「聽雙少爺,你還是算了吧,這裡又不是西部,到時候真的起了衝突,我怕你吃虧啊。」瓏兒在一旁有些著急的說道:「我們還是快些離開,反正出了渭南城,又沒人能知道我們的位置。」

「是啊聽雙公子,到時候徐家的長輩來了,就算你修為再高,也不可能是上一輩人的對手呀!」白月此刻也出言說道。

「不是對手?要真的是那什麼徐家的長輩過來,難道他們敢動我?」歐陽聽雙滿臉不在乎的說道,不說歐陽家,最起碼歐陽連城這個名號還是好用的。

「是啊是啊,大爺你不能走,要是你走了,我一家老小可就遭殃了。」掌柜一臉惶恐的點了點頭,像是熱鍋上的螞蟻,想了想,又急急忙忙的走了出去,之後跌跌撞撞的跑來說道:「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