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三百三十五章 頂階刀法

第三百三十五章 頂階刀法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606

「天魔壁的事情嗎?」老刀低頭沉思了一會,「這原本是魔教的機密,不過既然你都進來了,知道也是早晚的事。」

「看來這天魔壁恐怕比那魔氣洞還來的重要吧。」歐陽聽雙眉頭一挑,昨天晚上仔細想了想,黑魔宗就不說了,阿元和齊危他們不遠萬里從西部趕過來,不應該只是為了魔氣洞的事吧?畢竟他們可不缺功法和武技,不可能捨棄合歡宗的傳承改修其他門派功法的。

「我不能跟你說的太細,你只要知道天魔壁是魔教最核心的傳承就行了。」老刀有些感嘆的說道:「魔教傳承太久了,光是從外界搜羅來的功法武技,就比普通勢力來的渾厚太多。而魔教本身的傳承,在時間的完善下,越來越博大精深。」

「是嗎?」歐陽聽雙一愣,沒想到老刀這麼推崇魔教的傳承。

「哈哈,這是老冥的原話,可不是我的意見。」老刀笑著搖了搖頭,道:「想來你也有所耳聞,魔教的功法有些奇特,雖然他們借鑒了許多功法和秘籍,但其中還是有許多缺陷。」

「這也是因為魔教前輩修鍊一味推崇威力,導致雖然招式功法殺傷力奇大,但要麼就修習門檻太高,功法斷了傳承。要麼就是修習太過艱難,難以練至大成。」老刀眼中閃過一絲嘲諷之色,施施然說道:「就算經過了千年的完善,如今魔教的功法問題還是存在。」

「原來如此。」歐陽聽雙點了點頭,在歐陽家就聽歐陽天說過有關魔教功法的事情,「這次天魔壁開啟,想來時間不會短,最起碼一個月是要的,這段時間你也出不去,就好好待在這兒吧。」

「莫非外界的人都不知道有天魔壁這回事嗎?」歐陽聽雙心中有些遲疑,愈是知道魔教的秘密,就說明他和魔教的淵源越深,那以後想跟他們撇清關係就難了。

「當然是知道的,這千百年來進秘魔洞的外人可不少,不說像你這樣其他勢力的年輕弟子跟著參加秘魔洞,像我這樣的記名長老在這秘魔洞中可不少。」老刀喃喃的說道:「要是我沒記錯的話,應該有三個。」

「不知這秘魔洞到底有多大,聽前輩的語氣,這裡魔教的人數應該不少啊。」歐陽聽雙問道:「可這段時間以來,我也沒見著什麼新面孔。」

「秘魔洞原先本就是魔教的傳承之地,而現在充當新的總壇。」老刀話鋒一轉,轉而說道:「凡是對魔教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魔教的功法問題,而總壇長老的工作就是完善和改進功法。」

「難怪瓏兒姑娘說總壇長老是從魔教九門中挑選出來的精英,也只有九門中最傑出的弟子,才有資格去改進功法吧。」

「不錯。」老刀點了點頭,之後饒有興趣的看著他,道:「你說的瓏兒姑娘是合歡宗的人吧,你能進入秘魔洞,看來是跟合歡宗交情不錯啊。」

「只是合作關係而已,前輩還不知道合歡宗的德行,要不是有求於歐陽家,他們怎麼捨得給我這個名額。」歐陽聽雙搖了搖頭,這點自知之明他還是有的,雖然之前跟瓏兒和白月看似關係不錯,但若是歐陽家和合歡宗鬧僵了,或者是沒了利益關係,恐怕他們之間立馬就會翻臉。

「就算我跟瓏兒她們一起走了一路,相識時間也不算短,但想來日後真的敵對了,出手也絕不會留情面。」歐陽聽雙知道瓏兒的脾性,心中有些猶豫的想著,卻是愈發不懂該怎麼面對瓏兒和白月了。

「在之前,魔教還統領東部半壁江山的時候,魔教總壇是不問世事的,總壇長老可以翻閱魔教所有秘籍,就算是九門門主,也命令不了他們。」老刀追憶道:「那時候魔教挑選記名長老的條件也是十分苛刻,往往百年來也不見得有人當上記名長老,那時候我想都沒想過有朝一日會進入秘魔洞,當上這魔教長老。」

「如今魔教已經不同往日了,不過看來魔教的確比其他門派來的豁達的多,規矩也少,就這樣把自身傳承暴露在外人眼下。」

「是啊,在這一點上魔教的確處理的很好,要不是這樣,想來魔教今日再也無力反撲了。」

「不知前輩認為如今魔教實力如何?」歐陽聽雙心中一動,突然問道。

「這我也不知道,魔教招我們這些長老進來,可不是讓我們去探他們老底的。」本以為老刀會避開這個話題,但他似乎對歐陽聽雙十分關照,所有事都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我們這四個記名長老成了記名長老之後,權力和之前的長老大不相同,能觀看的典籍有限,不過對我們來說也足夠了,而我們要付出的代價,就是待在這秘魔洞中幫著他們守護洞穴。」

「說到防守的話……這區區四個人,好像有些不夠看吧?」歐陽聽雙有些遲疑的問道。

「不錯,這也是我所不解的。」老刀點了點頭,嘆氣道:「進來之後除開老冥,我跟其他魔教長老也沒什麼交集,平日里連話都不會多說一句。而其餘的三位記名長老,我卻從未看見過他們,所有的消息都是從老冥口中得知的。」

「這麼說來前輩早就知道魔教居心叵測了。」歐陽聽雙心中有些失落,從老刀的口中得知他前半輩子活的太過失敗,加上親人都已經離世,所以對這個世界早已沒了念想,當初冥長老救了他一命,所以如今就算知道魔教對他有惡意,他也懶得去反抗了。

「好了,不說這個了。」果然,老刀只是笑著搖了搖頭,道:「我也沒別的想法,只不過練了一輩子的刀,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