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三百二十八章 商議

第三百二十八章 商議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4138

「聽雙少爺,我們這是到了哪兒了?」背後,瓏兒伸出頭來,詫異的問道。

「已經快接近林家勢力範圍的中心了,不過林家的天下城我們不能去,還是繞道從一旁的鶴城走吧。」歐陽聽雙搖了搖頭,以林家當年跟歐陽連城的「交情」,這一趟過去說不得還會被他們叫去做客,這麼一來若是耽誤了他去秘魔洞的事就不好了。

「你們兩個還有幾天突破通境?」歐陽聽雙回頭看了兩人一眼,此刻距離當初也已經過去了好幾個月,他也已然洗鍊了任脈和沖脈,跨入了三脈境。而當時將一盒玉竹給了白月之後,沒想到白月這麼顧及瓏兒,竟然分了一半玉液給她,這就導致兩人到現在也沒突破通境。

「要我說,你們兩個運氣倒是不錯,認識了我這麼一個處處為你們著想的少爺。這還沒到秘魔洞呢,就已經突破通境了,是不是得好好感謝我?」歐陽聽雙壞笑著反手在瓏兒身上摸了一把,立即惹來了瓏兒的嬌嗔。

「少爺待我們的確不錯,不過我們姐妹兩對少爺那也是一片真心啊,這一路上我們伺候的少爺難道不舒服嗎?」瓏兒嫵媚的拋來一個白眼,歐陽聽雙笑了笑,道:「行了,後面這段路我會買幾匹好馬,既然說是來東部遊玩的,就不能走的太急。在前面那段路上還說的過去,如今已然到了東部的中心,再這麼急匆匆的趕路,就算是傻子都能看出來有問題了。」

歐陽聽雙搖了搖頭,以林家的精明,到時候不會猜不出自己到底是去幹什麼,不過猜的猜不到是一回事,要是被他們過早的發現,再引出什麼事端就大事不妙了。

「但憑少爺吩咐吧。」瓏兒無所謂的點了點頭,之後嬌滴滴的說道:「不過奴家和師妹現在可是無法調轉真氣,少爺你可得看緊我們,不然我怕有人打我們的主意。」

「行了,這地方如此繁華,車水馬龍的哪有這麼多強人。」歐陽聽雙搖了搖頭,繼續催動著小黑,往前趕去。

…………

數日之後的一個傍晚,歐陽聽雙三人一同住進了一家小客棧之中。

「老闆,來一間最大的房間。」歐陽聽雙擺了擺手,自從瓏兒和白月兩人開始突破之後,她們兩人不消自己多說,巴不得每天跟自己待在一起,讓自己保護著她們兩個,這晚上自然也是在一間房內過夜。

「得嘞,這位爺,您裡邊請。」店小二麻利的給三人指著路,在這鶴城中達官顯貴也不少,帶著兩個姑娘也不是多稀奇的事情。

關上門,歐陽聽雙疲憊的在床上躺下,悠悠然問道:「看來這東部的確是別有一番味道,不過可惜了你師哥他們,我要是記得沒錯的話,他們是從怨鬼沙漠那一帶走的吧?也不知道他們趕到了沒有?」

「師哥他們比我們早四個多月出發,想來現在已經到了秘魔洞那邊了。」瓏兒熟練的給歐陽聽雙倒了杯茶,一邊端給他一邊說道。

「比我們還早四個月,我可是為了來拜訪清遠劍幫,還有那些雜七雜八的東部勢力才早早的過來的。沒想到你師兄他們更離譜,這不是整整提前了一年半嗎?」歐陽聽雙挑了挑眉頭,好笑的說道。

「那是當然,師兄他們又沒有鬼哞陰火駒,這一趟來回差不多得穿梭整個東西部,我師父說了,光行程就要三年呢!」瓏兒瞪著大眼睛,獃獃的說道。

「這樣知道我的好了吧?要是讓你在路上走上個三年,我估計你都從黃花大閨女變成老太婆了。」歐陽聽雙不客氣的拍了拍肩膀,道:「行了,過來給我按按。」

「哼,師妹,你過去給少爺按一會兒,今天那破馬顛的我快累死了。」瓏兒搖了搖頭,沒好氣的說道。這會兒歐陽聽雙已然又重新買了兩匹馬,三人已經不再共騎了。

「聽雙少爺,你說什麼時候可以丟掉那兩匹破馬啊?跑的又慢有不舒服,而且距離秘魔洞開啟只剩三個月了。」瓏兒抱怨道。

「行了,我說你怎麼就這麼沒用,你看你師妹不還好好的?」歐陽聽雙不著痕迹的摟過白月,自從當初那件事之後,白月和歐陽聽雙的關係便變得微妙了起來,不是太過出格的事情,白月都由得歐陽聽雙去做。

「哼,明明聽雙少爺你是最輕鬆的那一個,每天還要讓我們伺候著你,少爺你良心過的去嗎?」瓏兒沒好氣的問道。

「得了,既然這樣,那你過來跟你師妹揉揉腿。「歐陽聽雙看了瓏兒一眼,不容置疑的說道。見瓏兒走近之後,這才好笑的伸出手,又道:「你給你師妹揉揉,那我也給你揉揉吧。」

「哎呀,少爺你好討厭,不要啦……」

…………

林家之中,一個白髮老人看過信筒中的信件之後,對著一旁的林則問道:「阿則,你怎麼看這小子?」

「脾性不錯,膽子也不小。」林則笑著搖了搖頭,道。

「帶著兩個女子上路,這小子到底是怎麼想的?不過我們林家的人也真是越來越沒用了,竟然一直查不出這兩名女子的來歷。」老人嘆了口氣,自從魔教平復之後,家裡的人心思就越來越怠慢,雖然林家的資源是大大增加了,但警惕心跟往年不可同日而語。

「或許真是這位小少爺風流成性也說不定,爹你也就別多疑了。」林則拍了拍老人的肩膀,笑著勸道。

「哼,行了,你別騙我了。英兒一回來就把事情都跟我說了,既然那小子已經不近女色多年,會特意為了這兩個女子破例嗎?」老人瞪了林則一眼,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