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三百二十四章 後話

第三百二十四章 後話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627

「這倒沒有,他早就回九囚堡去了。」歐陽聽雙搖了搖頭,秦劍龍見此急忙繼續追問道:「那我倒是想差了,這麼說來連城兄還是把守衛九囚堡放在心中第一位了?」

歐陽聽雙點了點頭,只聽對面的林則問道:「這麼說的話那連城兄弟能教導聽雙小侄的時間估計不多吧?不知小侄師承何人啊?」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我師父叫什麼,不過在歐陽家中都是大爺爺在教導我修鍊。」歐陽聽雙半真半假的說道。

「是嗎?哈哈,前輩高人不願意透露姓名也是正常的,看來侄兒你天資不凡,被高人看上。」秦劍龍在一旁笑了笑,心裡卻是怎麼也想不出大陸上有哪個用刀高手真氣屬性和歐陽聽雙相似的。

「侄兒你放心,既然林家妹子說了你的身體沒大礙,那等你修養個幾日便也可以繼續出發去遊歷了。你不是想去東部邊境瞧瞧嗎?你林叔叔已經答應為你保駕護航了。」

「是嗎?那就多謝了。」歐陽聽雙對著林則和林英拱了拱手,之後就自顧自的吃起飯來,臉上一點感激的表情也沒有。

「無礙,小侄從西部千里迢迢來東部遊歷,我林家自然不會為難小侄。何況這也不是什麼大事,就算不跟我們打招呼,小侄你大大方方的從我林家勢力穿過去,也是沒事的。」林則和善的笑了笑,之後秦劍龍則說道:「好了,既然這樣,那就只剩最後一件事沒解決了。」

「哦?是何事?」林則和林英對視了一眼,問道。

「那便是玉竹的事,侄兒,還是你親自說吧。」秦劍龍示意歐陽聽雙,歐陽聽雙點了點頭,施施然把他早就編好的故事說了出來。

「怎麼可能,小子,你莫不是想貪那株玉竹?」林英聽歐陽聽雙說了一半,柳眉就已經橫豎了,此刻見歐陽聽雙說完,便迫不及待的指責道。

「林英嬸母此話就說差了,這玉竹是我光明正大買下來的,何來什麼貪不貪,難道我在嬸母心裡就是這麼一個人嗎?」歐陽聽雙笑了笑,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表情。

「別說是五百萬,我就不相信你來東部遊歷身上會帶如此之多的銀兩。」林英打量了歐陽聽雙一眼,不屑的說道。

「這麼說原來林英嬸母是認為我沒那麼多錢啊……」歐陽聽雙一愣,之後好笑的問道。

「不錯,你這小子才多大,歐陽家的人就這麼放心把這麼多錢交給你?」林英揚了揚頭,而歐陽聽雙則自顧自的將手摸索著撥開衣襟,往裡面翻找著什麼東西。

「好了,你別找了,五百萬兩就算是紫金票那也得好大一沓吧?你那衣襟里能有什麼東西?」林英瞥了歐陽聽雙一眼,這會兒臉上卻是露出了笑意。

「如今五百萬兩我的確是沒有,不過要是我沒算錯的話,我身上應該還有三百五十多萬兩,不知林英嬸母現在可信了?」歐陽聽雙沒理會林英,摸索了半響之後,卻是真的從衣襟中拿出了一沓紫金票。

「這……沒想到聽雙侄兒小小年紀,手裡竟然就有一枚儲物戒指!」林則呆了呆,詫異的說道:「歐陽家還真是財大氣粗啊。」

歐陽聽雙聽著林則的話,對於這來自於墓俢的儲物戒也沒多說的意思,將手中的紫金票放在桌上,之後又拿出了一沓,之後拿起這兩沓紫金票對著林英晃了晃,道:「林英嬸母,這下你相信了吧?」

「這……」林英看歐陽聽雙那副勝券在握的表情,氣不打一出來。心裡是死死認定這玉竹肯定不是歐陽聽雙買來的,但看著那堆紫金票也說不出什麼反駁的話來。

「小侄來東部的時候,早就下定決心要來東部的煙花之地好好逛逛,但想到東部的青樓可能比西部要來的繁華的多,所以這金票也帶多了一些,畢竟不能丟我們西部的臉不是?不過沒想到這一次還帶對了,讓林英嬸母失望了。」歐陽聽雙懶洋洋的拍了拍手裡的金票,說道。

「無恥之徒!」林英罵了一句,之後轉過頭再也不去看歐陽聽雙。

「咳咳,聽雙小侄的想法倒是挺獨特的。不過那株玉竹倒真的是我林家之物,不知你是在哪兒買下的?」林則乾咳了兩聲,問道。

「就在昨天,我在翠風樓外閑逛的時候,遇上一個蒙面女子。我見她手裡捧著一壇玉竹,便興起詢問起來,最後以五百萬兩金票買下了這東西。不過那女子是誰,我也不清楚。」歐陽聽雙搖頭晃腦的說道,他初來東部認不得人肯定是正常的。

「一女子……」林則一臉遲疑,只聽他詫異的說道:「那莫非是黑魔宗的人?」

「這我就不得而知了。」

「既然這樣,那聽雙小侄容我回去商議一下,看這件事到底該怎麼處理吧。」林則點了點頭,笑道:「不過你放心,叔叔肯定不會佔你便宜的。」

「林叔叔我自然是放心的,那這件事就這樣吧。」

…………

「你真的相信那小子說的話?」清遠劍閣外,林英對著林則問道。

「你說呢?」林則側過頭,眼神之中透露出的儘是無奈之色。

「那小子說什麼來東部遊玩,我看他儘是胡說八道!」林英有些氣憤的說道:「我檢查過了,他體內陽氣旺盛,恐怕這幾年根本就沒行過那男女之事。」

「真的?」林則詫異的挑了挑眉毛,尋思道:「這麼說來那消息是有誤了。」

「這倒沒有,雖說他體內陽氣旺盛,但他童身早以失去,這點倒不假。」林英搖頭說道。

「這小子還真有趣,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