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三百二十章 風波

第三百二十章 風波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430

林則笑著對秦劍龍說著,心中卻是不想把事情鬧大,畢竟如今秦劍龍是清遠劍幫的幫主,清遠劍幫和林家向來關係不錯,他自然不想因為這麼小小一件事就把關係鬧僵。

「這件事你們還是去問問歐陽連城吧,我可做不了主。」秦劍龍嘲諷似的笑了笑,抬了抬頭示意道:「這位就是連城兄台的兒子歐陽聽雙了,兩位當年對歐陽連城應該都不陌生吧?不打不相識這五個字應該用在這才恰當嘛。」

「什麼?」林則身子一怔,詫異的看著此刻盤膝打坐的歐陽聽雙,之後驚疑的回頭看了林英一眼,卻見林英眼中也滿是困惑之色。

「原來是歐陽家的公子,他怎麼從西部趕到了東部來?」林則尷尬的笑了笑,穩重的臉上突然表現一絲心神不寧,勉強收回心來,問道。

「前些日子收到連城兄台的來信,說是他家公子想來東部遊歷一番見識見識,既然收到信了,那我能怎麼樣,自然是要好生招待著這位小侄兒了。未曾想聽雙侄兒這才來我清遠劍幫不到半個月,就出了差錯,這傳出去要我怎麼跟連城兄台交代啊……」秦劍龍裝模作樣的嘆了口氣,像是在自說自話。

「原來如此,這倒是我們莽撞了。」林則點了點頭,而一旁的林英則冷哼一聲,道:「什麼叫我們莽撞了,莽撞什麼?難道他是歐陽連城的兒子就能胡作非為嗎?瑤兒和阿俊的傷該怎麼算?」

「哼,既然林英夫人這麼說了,那我們就好好算算這件事的緣由,也好讓我給歐陽家有個交代。」秦劍龍絲毫沒有退讓,既然現在事情鬧到這個份上,他肯定要幫歐陽聽雙討個公道,不然歐陽家估計還會責怪到他頭上來。

「唉,不論怎麼說,是英兒打傷了這位小兄弟,這件事錯在我們。」林則回頭看了雷俊一眼,見他埋著頭一臉緊張的模樣,就知道八成還是他先動的手,急忙緩聲說道。

「錯?我看未必吧?」陡然響起一個聲音,卻是歐陽聽雙掙扎著起了身,一旁的楊遠峰急忙攙扶著他,關切的問道:「四少爺,你感覺怎麼樣?」

「還不錯,真是多謝這位林英前輩了。」歐陽聽雙心中冷笑,經歷這麼多事,這麼窩囊還是頭一回。

「哼,要是你不服,大可來找我。」林英冷哼一聲,說道。

「英兒,你少說兩句。」林則又拉了林英一把,對著歐陽聽雙拱手說道:「你是聽雙侄兒吧?我和你父親當年還算有點交情,就這麼稱呼你吧。這件事的確是我們的錯,我就代我夫人向你賠個罪。」

「侄兒,這位林則……還有這位林英夫人當年和你爹的確是相識的,我們還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秦劍龍回頭看著歐陽聽雙,笑著說道。

「這……」歐陽聽雙眼中閃過一絲掙扎之色,之後馬上就合上了眼,緩緩說道:「這次來東部本不想結怨,不過我自忖剛剛出手都算留了情面,但事情鬧到了這個地步,就此揭過,不可能!」

說著,歐陽聽雙睜開眼,看著林英冷冷的說道:「這位林家前輩,我們走著瞧,這口氣我歐陽聽雙一定會找回來!」

說完,歐陽聽雙便掙扎著往後走去,楊遠峰在一旁只好繼續攙扶著,秦劍龍一邊給楊遠峰使了個眼色,一邊說道:「既然這樣,那侄兒你放心,既然你是在我清遠劍幫的地盤上出的事,那叔叔一定給你主持公道,遠峰,你先帶著聽雙少爺回去。」

「是。」楊遠峰點了點頭,歐陽聽雙則目不斜視的從林家四人身旁走過,感受著體內一陣火辣辣的刺痛,自然察覺到本來充盈著帶脈的真氣此刻已然四散至身體各處。這麼一來這次洗鍊算是前功盡棄,失敗了。

這不僅白白耗費他兩個多月的時間,而且這一次洗鍊沒有成功,下一次洗鍊的效果就得受到影響。畢竟這一次洗鍊已然差不多完成,真氣中所含有的雜質也已然進入經脈之中,若是下一次繼續洗鍊,那就是說自己的帶脈必須接受兩次雜質了,這件事影響不可謂不大。

不過這還不是歐陽聽雙不肯罷休的原因,始終是這次林英在眾人面前大大打了歐陽聽雙的臉,他從小到大還沒受過這種氣,此刻心中自然憤憤不平。更何況先前對雷俊和林瑤兩人本就有所留手,林英作為長輩出手傷他,以他的脾氣自然不可能就此了結此事。

「好了,林兄,你們倒真是會給我出難題啊。」看著歐陽聽雙走遠的身影,秦劍龍苦笑著說道:「當年我記著就是林英夫人和連城兄台大吵了一架,所以後來才會有那麼多事。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林英夫人還能找上連城兄台的兒子,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啊。」

「你什麼意思?」林英杏目怒睜,冷聲說道。

「秦某人自然是有事說事了,莫非林英夫人覺得不對?」秦劍龍朝著兩旁揮了揮手,清遠劍幫的人就開始將圍觀的人群給清散開來。

「好了,這件事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一定會好好了解清楚,到時候再來給秦兄一個交代。」林則拱了拱手,拉了林英一把,之後就想帶著三人就此離開。

「還是林兄識大體,既然林兄你們遠道而來,那就去我劍閣住吧。」秦劍龍笑著點了點頭,道。

「還是算了,我看連城兄台的那位公子脾氣不小,若是在劍閣里撞見,那大家都不好說話。」林則搖了搖頭,歐陽聽雙的性子他倒是一眼就猜了個七七八八,和林英年輕的時候一個模樣,在家裡都是橫著走,這會兒出門遇上這種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