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三百一十六章 衝突

第三百一十六章 衝突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622

「師承就說不上了,早就聽聞東部林家的名號,今日算是見識了。」歐陽聽雙客套的拱了拱手,之後便問道:「不知二位攔住我去路是想做什麼?」

「這玉竹你是從哪兒來的?」錦衣男子不客氣的問道。

「自然是買來的,怎麼,有問題嗎?」歐陽聽雙聽錦衣男子的語氣不善,自然也沒什麼好臉色。

「胡說,這明明是我林家的玉竹,你從哪偷來的?」

「笑話,莫非這罈子上刻上了林家的字眼?你從那隻眼珠里瞧見這是你們的了?」心中早已想好了對策,歐陽聽雙一臉不屑的說道。

「你!」錦衣男子大怒,但一旁的林則卻急忙制止了他。

「大長老,你說這小子是誰啊?為什麼拿著我們的玉竹,莫非是從蘇梨他們那裡搶來的?」藥鋪之外,另有兩人在打探著其中的情景。

「不會,昨天才剛剛跟老唐他們通了通氣,這小子看樣子也就下脈境的修為,不可能在一天之內殺掉蘇梨和我們黑魔宗兩位長老吧?」其中一名男子語氣沙啞的回道:「但無論如何,這小子不管是不是我們的人,總比林則那混蛋好對付。林則那徒弟只有通境修為,擋不住那小子的,我們設法把林則引開,讓那小子脫身!」

「是!」一旁的男子點了點頭,而說話的男子說完之後竟然也就直接擲出了一枚飛鏢,速度之快有些匪夷所思,只見一道黑芒轉著彎朝著林則打去。

正跟歐陽聽雙交談的林則敏銳的一轉頭,輕描淡寫的將飛鏢擋住之後,卻沒有太大的動作。

歐陽聽雙打開了天青鬼眼看了一眼,饒有興趣的看著林則接下來的變化。

「小兄弟,門外的人是不是對我有些誤會?」林則一臉平靜的問道。

「我獨自一人前來東部,門外的人我可不認識。」歐陽聽雙笑著說道。

「來東部?」林則心中一愣,就在想要繼續開口詢問之間,背後已然有人接近。

「阿俊小心!」林則皺了皺眉,側身擋住了那名黑魔宗大長老的襲擊。

「黑魔宗的朋友,對小輩出手是不是有些過了?」

「嘿嘿,林大俠這話就說岔了,我不過就是走近瞧一眼熱鬧,什麼時候出手了?」大長老聲音緩緩響起,林則吩咐道:「阿俊,你陪著這位小兄弟聊會兒天,切記不可動手!」

「是,師傅!」錦衣男子拱了拱手,林則手中一變,道:「黑皿,既然這樣那我就來見識見識黑魔宗的絕技!」

「求之不得!」大長老不甘示弱,林則手中一變,竟然又從指間打出一道青色氣芒,逼得混在人群中的另一名黑魔宗長老也現出了身形。

「青色的真元嗎?這就是林家的碧海真氣?」歐陽聽雙心中一動,看著一旁的錦衣男子問道:「這麼說你也是林家的人了?」

「那是。」錦衣男子一臉傲氣的抬起了頭,趾高氣揚的說道:「在下雷俊,正是我師父門下首徒。」

歐陽聽雙不屑的搖了搖頭,之後邁步就要離開。

「喂,你到哪裡去?」

「自然是走了,難道要在這藥鋪里看戲啊?」歐陽聽雙不耐煩的說道。

「不行,師父說了,一定要等到他回來。而且你手上還有我林家的玉竹呢,你不解釋清楚就想跑?」雷俊向前一步攔住了歐陽聽雙。

「怎麼,你這是要強留我了?」歐陽聽雙好笑的說道:「你師傅剛剛有沒有說過叫你別動手,我勸你最好別自討苦吃。」

「哼,我倒要看看你小子有什麼本事!」雷俊臉上怒色一閃,歐陽聽雙則懶洋洋的說道:「得了,我現在不想動手,若是真的想要來拿玉竹,就讓你師傅來清遠劍閣吧。」

「你這黑魔宗的妖人還住在劍閣?我看你就是想趁亂逃跑吧!」雷俊猛地一掌朝著歐陽聽雙拍去。

「小子,還真敢動手?」歐陽聽雙運轉鬼蹤步,側身繞過之後,飛起一腳朝著雷俊踹去。

「好,那我就見識見識林家的手段!」

雷俊拔劍擋住了這一腳,只覺劍身上傳來一股巨力,打的他後退七八步,直接就撞壞了放在藥鋪中的桌子。

「這傢伙好大的力氣!」心中暗自驚疑,雷俊不敢遲疑,揚起手中的寶劍就朝著歐陽聽雙刺去。

「這小子說打就打,竟然還選在藥鋪里,還真當他是那個林則了?」歐陽聽雙心中一動,這雷俊出手毫無分寸,就算是林則剛剛也不敢在藥鋪中動手,而此刻雷俊的功力更是淺薄,說不得就得傷了藥鋪里的人。

提著玉竹,歐陽聽雙側身瞬間往藥鋪外閃去,而雷俊卻以為歐陽聽雙想要逃跑,急忙大聲喊道:「小賊莫逃!」

歐陽聽雙心中惱怒,什麼時候被人像小偷一樣追過,急匆匆的來到街上的,歐陽聽雙轉身看著雷俊,不屑的說道:「逃?對付你這種貨色小爺還需要逃,讓你三招,出手吧!」

「大言不慚!」雷俊見歐陽聽雙在大街上如此說道,心中不由得惱怒,發狠的朝著歐陽聽雙襲去。

…………

「娘,你快看前面!」黃衣女子指著前方,示意道。

「我早就發現了,靈蝶指著的方向就是那兒,估計是你爹他們跟黑魔宗的人起衝突了,我們快過去!」成熟婦人點了點頭,道。

「那我們快走啊,要是爹一個人被他們欺負了就不妙了!」黃衣女子著急的說道。

「放心吧,那邊的真氣波動不強,不是你爹,八成是你師弟,而且你爹是誰都能欺負的嗎?」婦人失笑的搖了搖頭,拉著黃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