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三百零二章 結束

第三百零二章 結束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294

「娘,我們走吧。」歐陽聽雙施施然下了台,走到宓甯身旁,一邊捏了龍姬一把,一邊說道。

「你急什麼,不是還有比試嗎?看完再走。」宓甯擺了擺手,看著歐陽聽雙故意說道:「哎呀我們的聽雙少爺可真了不得,還會讓那火龍轉彎了?可不可以讓我知道知道,這是什麼稀奇秘術啊?」

「娘,你這什麼語氣,不就一普通秘術嗎?」歐陽聽雙聽宓甯這口氣就知道要遭,果不其然宓甯立馬變了臉色,冷哼一聲說道:「這種秘術品階不低吧?我記著修鍊這種秘術不僅有門檻,而且修鍊起來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你這小子倒好,說,偷偷背著我修鍊多久了?」

「我哪有背著你,娘,你能別這麼說嗎?」歐陽聽雙摟著宓甯的手臂,小聲說道:「還有,娘,這裡這麼多人,難保誰修鍊了靈耳秘術,這種事我們能回家說嗎?」

「這麼?你也知道丟人了?」宓甯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罵道:「我剛才見你調戲人家小姑娘的時候怎麼不見你覺得這裡人多啊?臭小子還真說的出口。」

「我又怎麼了?娘,你現在是越來越無理取鬧了。」歐陽聽雙無奈之下狠狠的揉了揉龍姬的小臉蛋,將她從宓甯身旁拉過來攬到自己懷裡,問道:「龍姬你說是不是?」

「啊?我不知道。」龍姬怯怯的答道。

「你少欺負龍姬,快看比試。」宓甯拍掉歐陽聽雙的手將龍姬重新拉到自己身邊,見歐陽問青和王腹都站好了,急忙說道。

「得了,這有什麼好看的,娘,我們還是回去吧。」歐陽聽雙一臉無所事事的說道。

「多了解了解怎麼了?你這小子就是太自大,你不聽娘的話以後肯定要吃虧。」宓甯見歐陽聽雙這麼不經心,不由得罵道。

「行行行,我看就是了。」歐陽聽雙無奈之下只好重新扛起刀,卻依舊對台上的比武絲毫興趣也沒有,在天青鬼眼的幫助下他根本無需去管那些普通武技秘術,很少有實力不如他的人能暗算偷襲的了他。

恰好此刻歐陽郡見歐陽聽雙沒走卻是跑了過來,歐陽聽雙也樂得跟她多閑聊幾句,只留宓甯和龍姬還盯著台上看個不停。

…………

「回來了,沒惹什麼禍吧?」迎賓閣中,墨成見莽青興沖沖的跑來,急忙問道。

「什麼叫沒惹禍啊?三叔,你就這麼看我呀?」莽青噘著嘴不高興的說道。

「你還說,你知不知道你今天有多莽撞,我啊是看出來了,你這次出來純粹是給我找麻煩,下一次不論你爹怎麼說,這種差事我是不會再幹了。」墨成甩了甩袖子,生氣的說道。

「哎呀三叔你別生氣嘛,人家不過就是看到毒葑被歐陽聽雙那個混蛋打成重傷,所以才出言罵他的,哪裡不對了。」莽青拉著墨成的衣袖,撒嬌著說道。

「什麼打成重傷?我都說了歐陽聽雙留手了,墨成不過就是體表被燒傷而已,最多一個月就能完全恢復了,明天就能下床。」墨成沒好氣的說道。

「啊?我當時看毒葑從那麼高掉下來,還昏迷不醒,就以為……」莽青委屈的說道。

「以為什麼?他從那麼高掉下來我不是接住了嗎?你啊就是這麼不聽話,任性,以後我是不會帶你出來了。」墨成搖了搖頭,之後轉身往屋裡走去,看了看守在床邊的栓牛,問道:「葯都上好了嗎?」

「上好了,三當家。」栓牛點頭說道。

「那就好。」墨成隨意檢查了一下,翻手間沒怎麼注意,卻就直接將毒葑給弄醒了。

「毒葑,你醒了?」莽青一見急忙走近說道:「你感覺怎麼樣?你被那歐陽聽雙打傷了,我們可擔心了呢。」

「還好吧,其實當時我都已經做好準備了,可是那歐陽聽雙的真氣實在是太灼熱了,一碰到我的身子我就被燙的直接昏了過去。」毒葑細細感應了一會,搖頭說道。

「那樣就好,要是你有個三長兩短,我們五大寇肯定不放過他。」莽青輕哼一聲說道。

「還不至於,那歐陽聽雙有意收手,那條火龍在我面前停頓了一會,那時候我已經將飛天真氣充盈在全身了,加上那火龍在我上方,那時候我側過身子只要護住頭部就行了。」毒葑有些後怕的說道。

「是嗎……不過那歐陽聽雙還是太可惡了,那時候直接將火龍驅散不就行了,難道我們還會賴著說沒輸嗎?非要把你打傷,真是太可惡了。」莽青依舊不肯放過歐陽聽雙,哼哼唧唧的說道。

「好了,上台比武本就要分出勝負,我看你這麼多年是白混了,真是什麼都不懂,不可理喻!」墨成在一旁冷哼了一聲,之後繼續說道:「你那脾氣什麼時候能改改,當時要不是我攔著你,你是不是連歐陽族長都想罵?」

「我也是一時之間上頭了嘛。」莽青小聲的答道。

「你知不知道我們現在在哪兒?西部的人大多都不歡迎我們,要是惹怒了人家會有什麼後果你自己清楚。還有,歐陽家可不是那些什麼小勢力,你爹還有其他當家都不敢惹他們,所以才派我帶著你們來凌龍府,這點你知道嗎?」

墨成無奈的看了莽青一眼,之後嘆了口氣,卻是有些好笑的說道:「你爹費盡心思不敢得罪歐陽家,你倒好,真是什麼人都敢罵,我這次回去倒你爹會怎麼罰你。」

「啊?三叔你別啊!」莽青可憐巴巴的走到墨成身邊,哀求道:「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哼,這句話你路上對我說過多少遍了,還敢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