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三百章 飛天

第三百章 飛天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398

「防禦秘技嗎?倒是很少見到。」歐陽聽雙詫異的看著毒葑面前那半個橢圓形的綠色氣罩,氣罩呈現淡綠色卻是因為毒葑凝聚的異種真氣呈現綠色的緣故。可惜不知是因為自己刀氣威力太強,還是毒葑沒有將這氣罩修鍊好的緣故,在自己碎風斬的刀氣下那氣罩都搖搖欲墜,更別提自己用處其他招式了。

而此刻對面不遠處的毒葑則在暗自叫苦,除開這看似「小巧」的刀氣威力不凡不說,這歐陽聽雙的真氣溫度居然奇高,此刻他身在氣罩之後只覺置身在火海之中,酷暑難當,全身早就汗如雨下沾濕了大半衣衫。

「可惡,這歐陽聽雙的真氣竟然好巧不巧的正克制我的飛天真氣,這下飛天真氣中的毒性也都沒用了。」毒葑看著自己面前氣罩上不停冒起的白煙,無奈的想著,自家家傳的飛天真氣不僅有加速自己身形只用,而且還略帶毒性,當初家中長輩憑著它闖蕩江湖不知多了多少便利,可惜到了這裡卻也失去了作用。

「那歐陽聽雙凝聚的似乎是上品的異種真氣,也難怪了……我得變招,不能再這樣躲下去了。」毒葑看著面前已經布滿裂痕的氣罩,無奈的想道,同時腳下再度凝聚真氣,卻已然不想繼續將真氣打入氣罩之中,若是真的這麼耗下去,無異於將自己的短板暴露出來。

歐陽聽雙此刻眯了眯眼睛,天青鬼眼自然被打開了片刻,只見毒葑體內的真氣已然往他雙腳下調轉而去,想來他是想要放棄氣罩再度利用身法的優勢跟他盤旋了。

眼神一轉,歐陽聽雙卻也沒有變招的打算,刀氣釋放出去再飛至毒葑身邊需要一段時間,這段時間若是別人還好,碰上毒葑這種精通於身法的人那變數可就多了,就算現在知曉毒葑將要變招,他卻依舊沒什麼好的辦法去阻止亦或者克制他,或者這就是身法的優勢吧。

「果然選擇了上面嗎?」看著毒葑高高躍起,歐陽聽雙不出意外的想道,毒葑的左右兩側都有自己的刀氣,若是從左右強行逃離的話,那麼至少得挨上好幾道刀氣,自己的刀氣威力不小,想來毒葑也不敢輕易嘗試。而只要他無意跟自己的刀氣比速度的話,那就只有從上面脫離了。

絲毫沒有其他動作,歐陽聽雙微微抬了抬身子,碎風斬所打出的刀氣一股腦的朝半空中飛去,毒葑躍上空中看似是個愚蠢的決定,其實修鍊到了脈境之後,歐陽聽雙知曉已經有許多身法都提到了在空中變向這一法門,只需多消耗一些真氣強行改換位置或是提供借力之用便可以了。

既然大家都說毒家的身法厲害,那麼毒葑不肯能不會這種技巧。果然,毒葑靈巧的在空中翻了個身,歐陽聽雙皺了皺眉頭,看毒葑的身形,卻又是在空中掉了個頭,詭異的往地面上飛去了。

「我就不信你能在空中借幾次力。」心中一動,施展碎風斬的趨勢一緩,平平的將到砍出,一道巨大的刀芒平平的沿著地面往毒葑襲去,正是波殺斬秘技。

此刻毒葑剛剛接近擂台,見刀芒逼近,不敢繼續往下直接再度換力往空中飛去,歐陽聽雙遠遠的看著,心中想道,就這麼跟他耗下去也不知誰消耗的真氣更多,雖然自己突破至脈境之後體內的真氣大增,但也不能無止境的釋放刀氣跟毒葑打鬥吧。

「這個範圍,也算是夠了。」心中想著,卻再也沒管毒葑接下來的舉動,用左手拿住流金刀的刀尖,猛地開始調轉起自己的真氣往刀上匯去。鬼煞襲這一招可以凝出一道巨大的火球,範圍頗廣不說威力也不俗,正好應對今日的情景。

另一邊,沒了歐陽聽雙的阻撓,毒葑此刻剛剛落地,還沒來得及站穩腳跟,就聽到台下傳來驚呼,還有一個熟悉的聲音在大喊,「小心!」

心中一凜,眼角餘光走算是瞥見了一道赤紅色的火球正直直的朝著自己襲來,大驚的同時身體不由自主的往後急急退去,這下總算看清了原來自己面前不遠處有一個巨大火球,但這火球卻生的好生怪異,整體呈現橢圓不說,面朝自己的這邊竟然還凝出了一個巨大的鬼臉出來。

火球之中那燃燒著的火焰真氣相互橫竄,一看威力就不容小覷,那鬼臉上空洞的兩個眼洞更加勾勒出了整張鬼臉的邪異,似乎有一種吞噬一切的決心,讓人看著就有些頭皮發麻。周身越來越高的溫度告訴他自己八成是接不下這一招的,看著鬼臉上那道歪著嘴的笑容,毒葑心中越發心驚。

「沒事,殘衣八影絕對能脫離這個鬼臉的範圍。」強制靜下心來,毒葑不管不顧的瘋狂聚集體內的真氣,遠在另一端的歐陽聽雙眯了眯眼睛,在天青鬼眼之中他自然看穿了毒葑的真氣運轉。

「怎麼?這樣都能躲開嗎?好在我還有後手。」咧嘴一笑,歐陽聽雙緩緩的伸出左手,此刻毒葑還沒有做出什麼動作,但他絲毫沒有擔心,左手此刻剛剛好凝聚出了一條小型的火龍,隨著歐陽聽雙一催動真氣,這條火龍就擺了擺尾巴往前飛去。

台下的歐陽裔看到歐陽聽雙的舉動,不由得皺了皺眉頭,在他眼裡那毒葑是絕不可能接下這一道刀氣的,既然這樣毒葑要想不輸給歐陽聽雙只有想辦法躲開這道刀氣,這道刀氣範圍極廣,就算是毒葑躲開了,那也是一個擊敗他的好機會。

但此刻還不知毒葑下一刻要從那裡逃走,歐陽聽雙這麼著急將招式施展出來,似乎是缺乏戰鬥經驗,根本對戰局沒有理解的表現。

「不應該啊,聽雙再怎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