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二百八十四章 滅生魔刀

第二百八十四章 滅生魔刀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378

「這沖脈丹盡然需要五千點券,也不知一枚可以用多久?」歐陽聽雙看著系統中的那枚淡青色丹藥,歐陽聽雙之後也就直接點開了,這沖脈丹絲毫不像九轉增氣丹,一點藥性的介紹也沒有,這麼一來自己只好慢慢的去摸索了。

此刻沖脈丹服下之後,只覺胸口處傳來一絲異動,明顯感到一股不屬於自己的真氣已經出現並停滯在了心脈之中,可惜就是無法發覺它。

想了想,歐陽聽雙打開了天青鬼眼,之後立即發覺有一股真氣的的確確暗藏在自己心脈之中,自己的麒麟真火每一次在心脈附近轉過,就會帶走沖脈丹的一絲藥力,也不知到底要花多少時間才能將所有真氣都化為己用。

「天刀系統中的丹藥藥力似乎都很溫和,比起大陸中的那些丹藥雖然藥力弱了些,但勝在沒有多少雜誌。」歐陽聽雙心中思索著,之前自己服用了這麼多七轉增氣丹和九轉增氣丹,但最後真氣的純度還是看的過去,顯然這些丹藥含有的雜質很少。

「那什麼疾龍橫斷刀法修鍊不了,既然這樣,那我不如就試試去將滅生魔刀刀法修鍊完成吧。」歐陽聽雙心中想了想,上次就已經用了一本練刀譜在滅生魔刀五式上,想來這次修鍊起來應該很快。

掙扎著起身,此刻正低著頭給歐陽聽雙細細揉捏的小菊四人有些驚訝,只聽小菊問道:「少爺,你怎麼了?是奴婢沒按好嗎?」

歐陽聽雙沒說話,站起身來,之後重重的吐了口氣,走到一旁,將掛在牆壁上的流金刀拿了出來。

「好久沒練習刀法了。」歐陽聽雙心中一動,卻是直接拿著刀往外走去。小菊和身旁三人面面相覷,之後低聲討論了幾句,卻是輕手輕腳的想要跟上去。

「對了小楓,你去看看龍姬睡了沒有,想來她也想看看四少爺練刀的。」小菊想了想,對著身後的小楓說道。

「好。」小楓點了點頭,而此刻歐陽聽雙已經走到了屋外,活動活動筋骨,想了想卻是先練了一遍驚風刀法和鬼脈刀法,這兩套刀法算是他現在最為依仗的武技了。

龍姬不知何時已經睡眼婆娑的站在了屋門口,只見她穿著一件粉色的肚兜,似乎剛剛從床上下來,胸前露出一片雪白,此刻只見她站在小菊身上,迷迷糊糊的望著歐陽聽雙在不遠處揮舞個不停。

「少爺的刀怎麼這麼快啊,根本就看不清楚嘛。」一旁,那個名叫阿雯的侍女抱怨似的說道。

「少爺都什麼修為了,要是連你都看的清楚,那還是少爺嗎?」小菊在一旁說道:「你看少爺面前的刀光像閃電似的,肯定很厲害,難怪少爺是西部年輕一輩中的第七高手。」

「什麼第七高手,我可是聽說少爺在天峰山上和人比武沒比出勝負,這排名是按年紀排的,少爺可不是什麼第七高手,他是西部七大高手之一。」一旁,阿雯卻是有些崇拜似的糾正道。

「好了,別再說了,我們還是好好看著吧,要是打擾了少爺練刀那我們可擔不起。」小菊比了個噤聲的手勢,之後輕輕拍了拍龍姬的肩膀,壓低聲音問道:「龍姬,你覺得少爺舞的怎麼樣?」

「我也不知道,我在外面沒見過人使刀呢。」龍姬獃獃的說道。

「這倒也是,我們少爺不知拜了何方高人為師,整個西部出名的刀客都沒幾個呢。」小雯在一旁說道。

「呼」歐陽聽雙此刻卻是已經停了下來,心中想道:「老頭子這藥方後勁也太猛烈了吧,我才稍稍動了這麼幾下,手臂就快承受不住了。」

雖然快刀之法對手腕有極大的損傷,不過這幾年來因為有練刀譜的幫助,還有各種煉體丹藥、葯浴的鞏固,自己的體魄算是保養的極好,但現在似乎也已經有些吃不消了。

「算了,還是直接修鍊滅生魔刀吧。」歐陽聽雙想了想,對著身後幾人揮了揮手,道:「你們幾個回屋子裡去。」

「是,少爺。」小菊等人一愣,之後急忙施禮回應著,小菊也急忙拉著龍姬往屋內走去了。

歐陽聽雙再度重重吸了口氣,知道這滅生魔刀修鍊起來殺氣太重,不過他已經打定主意要試試這刀法了,要是臨陣退縮的話那今天晚上估計就不可能睡好了。

好在雖然整個身體酸軟無力,但殺氣影響的是自己的心性,和身體無關,加之如今自己突破至脈境,應該已經有那能力去掌控這門刀法了才是。

點開一本練刀譜直接放在了滅生魔刀五式之上,腦海中陡然出現了一個灰色身影,不停的在揮舞著自己早已熟記在心的滅生魔刀五式,這次和上次不同,上次還有許多影像在正練滅生魔刀,此刻的這些圖像卻都是將五式倒過來逆行施展。

灰色身影的刀愈來愈慢,歐陽聽雙的視線不由自主的落在人影手中的那柄刀上,那不就是自己的流金刀嗎?此刻只覺對滅生魔刀的理解越來越深,那股肆虐的殺意也瀰漫在了自己心間。

「原來是這樣,這麼說來著滅生魔刀五式的確需要脈境的修為才能發揮出完整的威力。」歐陽聽雙緩緩睜開眼睛,低下頭看了看自己的手指,整個手臂似乎都在顫抖,心中不止一次的渴望立即施展出滅生魔刀五式,看看現在這套刀法的威力。

「算了,以我現在的狀態,施展出滅生魔刀五式來保不齊等等會發生什麼事,要是沒控制好傷了人那就有些不好了。」歐陽聽雙心中一動,立即熄滅了這個念頭,隨著這個渴望的散去,歐陽聽雙只覺心中忽然一松,剛剛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