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二百七十九章 暗涌

第二百七十九章 暗涌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366

「少爺,你開開門。」是夜,屋外,龍姬怯怯的聲音傳來,歐陽聽雙詫異的轉頭,示意此刻在他身上捶肩敲背的小菊下去給她開門。

「你這小丫頭這個時候怎麼過來了?不是讓你住在那邊的房間里嗎?」歐陽聽雙詫異的轉了個頭,問道。

「可是……龍姬怕嘛。」龍姬像犯了錯似的走到歐陽聽雙近前,低聲說道。

「怕?怕什麼?」歐陽聽雙瞥了龍姬一眼,只見此刻她穿著粉紅色的肚兜,雙手緊緊抱著歐陽家的藏青色侍女服,但還是擋不住那外泄的春光。

「少爺你不是說過凌龍府里有鬼嗎?」龍姬看了歐陽聽雙一眼,有些害怕的說道:「少爺你就讓我跟小菊姐姐她們一起睡吧。」

「你這丫頭怎麼這麼煩人,還這麼膽小。」歐陽聽雙壞笑著伸手在龍姬臉上擰了一把,點頭說道:「要是你不嫌擠,那你就住下吧。」

「謝謝少爺。」龍姬聞言立即一臉雀躍的說道。

「少爺放心,我們會照顧好龍姬的。」小菊在一旁說道,她早就發現了宓甯對龍姬這丫頭不一般,而且似乎就算是歐陽聽雙也對她十分照顧,或許是因為宓甯的原因吧。

「是啊龍姬妹妹,你先去一旁休息吧,我們伺候完少爺就回去。」一旁的小楓似乎也十分喜歡龍姬,此刻對著龍姬說道。

「哦,我知道了。」龍姬看著一直不停的在歐陽聽雙腳上敲打著的小楓,想了想說道:「少爺,不如也讓龍姬伺候你吧?」

「你算了吧,有小菊她們四個就夠了。」歐陽聽雙擺了擺手,看龍姬這樣子估計她之前也沒幹過這種事,要是她像歐陽郡一樣那就不叫伺候人了,自己現在剛剛用歐陽連城留下來的藥方修鍊完蛇蓮體,正是要享受的時候。

「那……那龍姬就先到那邊去了。」龍姬見歐陽聽雙拒絕,不由得怯怯的說了一聲,之後也就施了一禮,往打通的石門處走去了。歐陽聽雙盯著龍姬裸露的細嫩皮膚,眼中閃過一絲詫異之色,「龍姬這丫頭真是侍女?娘說謊也太敷衍了吧,哪有皮膚這麼好的侍女。」

心中詫異著,歐陽聽雙卻是翻身將小菊拉到了懷中,卻是撥開了小菊胸口處的衣襟,細細打量起來。

「少爺,你想幹什麼?」小菊此刻低聲說道,卻是不敢亂動,還故意挺了挺規模不小的酥胸。

「小菊,你平日里是怎麼保養的?為何你皮膚也這麼細膩?」歐陽聽雙伸手摸了一把,有些詫異的問道。

「這……奴婢們平日也不做什麼重活,再加上也都有注意,皮膚還算可以。」小菊羞紅了臉,低聲說道:「只有那些清洗衣服或者是清掃房間的那些侍女,皮膚才會有些乾燥了,像我們這樣的侍女,平日里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保養自己的身體了。」

「原來是這樣。」歐陽聽雙在小菊衣襟之中,抓住那團柔軟肆意摸了幾把,之後才重新趴下。想來也是,這些侍女最大的憑藉就是自己的身體了,那麼這麼說來龍姬也還有可能是侍女。

「不過龍姬這丫頭姿色算是上等,加上身材這麼出眾,不可能沒有人喜歡的,不過看她的樣子還是個雛,想來她的身份不會是侍女這麼簡單。」歐陽聽雙心中又冒出一個想法,想來龍姬絕不可能是一個侍女,或許是萬錢幫培養的弟子也說不定,畢竟龍姬看上去年紀還小,現在已經有上氣境的修為了。

「少爺,你在想什麼?」小菊翻身坐在了歐陽聽雙的背上,將從藥房中要來的膏藥塗在歐陽聽雙的全身,歐陽聽雙疲憊的說道:「沒什麼,對了,你和龍姬是什麼時候認識的?」

「龍姬妹妹嗎?其實奴婢在龍姬妹妹來的第二天就遇見她了,龍姬妹妹好像還挺懂事的。」小菊小心翼翼的說著,一邊卻是不停的在看歐陽聽雙的反應。

「是嗎?算了,隨便她吧。」歐陽聽雙心中想起了宓甯的話,最後像是放棄似的說道。

「龍姬妹妹有什麼問題嗎?」小菊一邊用力揉捏著歐陽聽雙的背部,一邊輕聲問道。

「這倒沒有,對了,龍姬有沒有什麼異常的舉動,她每天都在哪些地方活動?」歐陽聽雙問道。

「好像沒有,據奴婢所知,龍姬妹妹只在少爺這裡和夫人那裡走動,沒有去其他任何地方。」小菊有些遲疑的說著,最後還不忘加一句,「就算是吃飯,都是夫人叫其他侍女去做,龍姬妹妹整日似乎都沒有什麼事可做。」

「她沒什麼動作就好。」歐陽聽雙擺了擺手,難道凌龍府還養不起一個閑人嗎,只要龍姬不是為了打探什麼情報而來的就好。

「少爺需要奴婢去……」小菊此刻在歐陽聽雙背後試探性的問道。

「不用了,你們做好你們自己的事就行,其餘的事別亂插手。」歐陽聽雙搖了搖頭,之後掙扎著轉過身來,等小菊她們將藥膏抹完之後,歐陽聽雙也就沉沉的睡了過去。

…………

此刻在宓甯屋內,當初那個蒙面男子卻是又再次出現在了屋中,只聽他對著宓甯說道:「沒想到你兒子如今修鍊的這麼快,我剛才去看過,他現在應該已經在突破通境了吧?」

聽著蒙面男子蒼老的聲音,宓甯輕哼一聲,道:「不錯,你這次來西部又是為了什麼?」

「沒什麼,只不過是來看看族內的情況,小公主那裡遲遲沒有任何進展,倒是讓人失望。」

「我記著我妹妹那裡除了你之外就沒人看守了吧?你出來就不怕她出事?」宓甯有些不滿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