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二百七十四章 洗鍊

第二百七十四章 洗鍊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602

就在歐陽郡等人走後的兩天,帳篷之中,歐陽聽雙盤膝坐在床上,卻是遇到了上通境最後一個小**頸,雖然大部分經驗都來自於擊殺妖獸,但畢竟之前也服用過了好幾枚九轉增氣丹,歐陽聽雙想了想就打算靠著極品通氣丹直接渡過這一**頸。

之前因為九轉增氣丹的破境之力充足的原因,歐陽聽雙很久都沒考慮過突破**頸這件事了,這回卻是足足花費了他一千多枚通氣丹才堪堪將這小**頸突破,算來直接耗費了他二十多萬點券。

「算起來這個小**頸似乎需要將近千萬的經驗,九轉增氣丹的破境之力抵消了一半,但就是這餘下的一半,都直接耗費了我二十七萬點券。」帳篷之中,突破了**頸之後歐陽聽雙絲毫沒有半分喜悅之色,算起來這二十七萬點券都夠他買上三十顆極品九轉增氣丹了。

「看來一味靠擊殺蠻獸獲得經驗這個法子也行不通,我手上可沒有那麼多點券經得起這麼折騰。」歐陽聽雙心中嘆了口氣,但無論如何這個**頸已經被打通,如今要想的就是儘快將上通境餘下的所有經驗給湊足了。

一個月之後,幽山之中,歐陽聽雙總算是將上通境所需的所有經驗,途風卻是為了他在幽山多呆了一個月,跟途風說好明日出發回府之後歐陽聽雙也就先回帳篷休息了。

「聽雙少爺,既然這樣那我們明日也就上路回合歡宗了。」瓏兒卻也為了歐陽聽雙在幽山多待了一個月,見歐陽聽雙終於要回府去了,她也鬆了口氣,這一個月來她也算是受夠了幽山無聊的生活。

「聽雙公子你還是好好考慮考慮秘魔洞的事情,現在時間也不多了,我們希望你能儘早給個答覆。」白月在一旁,倒是沒忘了火月的吩咐,對著歐陽聽雙提醒道:「秘魔洞的好處小女子就不跟聽雙公子再過多介紹了,師傅她們說過,只要聽雙少爺願意去,那好處聽雙少爺你必定能拿得到。」

「好,我會考慮的。」歐陽聽雙隨意的點了點頭,說道:「你就讓火月她們等消息吧。」

「是,還請聽雙公子好好考慮。」白月點了點頭,之後也就跟著瓏兒走出了帳篷。

歐陽聽雙靜靜的躺在床上,卻是眼神閃爍,這秘魔洞的確對他幫助很大,要是條件允許的話,他的確是想去見識見識。

「等給老頭子寫封信,看看他的意思再說吧。」心中打定主意,歐陽聽雙此刻也能鬆口氣了,通境的經驗總算是拿到了,雖然比四大世家的弟子晚了許久,但回去之後也算是可以去衝擊脈境。

「似乎通境的**頸不是太難,也不知洗鍊任脈會耗去我多少時間。」歐陽聽雙想起那張黃紙上記載的洗鍊之法,其上卻是提到過,這洗鍊之法並非一蹴而就的法子,需要一定的時間先去凝聚並開拓經脈,也不知到底要花費多少時間。

…………

十天之後,歐陽聽雙匆匆的趕回家中,宓甯見了他自然沒有什麼好臉色,一進門就聽她問道:「為什麼不按時趕回來?」

「出去一趟本就是為了練刀,總得練上一段時間吧。」歐陽聽雙走到屋中,將黑色的外套也脫了,放在了紅木凳子上,一邊無奈的問道:「是不是堂姐跟你說什麼了?」

「你倒是越來越有能耐了,一出去就跟合歡宗的妖女黏糊在一起,真當我不知道?」宓甯冷哼一聲,翹著二郎腿眼睛卻是從未離開過歐陽聽雙的身子,仔細打量了他一番之後問道:「說,她們找你有什麼事?」

「能有什麼事,就是說了一些關於秘魔洞的事而已。」歐陽聽雙這回主動跟侍候在門外的侍女要了熱水,此刻水來了就直接走到了內里的房間,開始準備洗澡。

「這次你倒是挺自覺的,是不是又有什麼事瞞著我?」宓甯見歐陽聽雙這麼急著避開她,不由得跟著後面,不依不撓的問道。

「沒有,娘,你能不能讓我靜一靜,我剛才外面回來你就囉里囉嗦的問個沒完,你不煩我還煩呢。」歐陽聽雙抱怨似的說道。

「好,你現在都閑我煩了是吧?」宓甯聞言眼眶一紅,有些委屈的說道:「我還不是為了你好?」

「誰知道你心裡到底怎麼想的,前幾次還不是三番四次的套我的話,只為了讓我幫你什麼辦什麼事。」歐陽聽雙嘟囔道,見宓甯神色不對,嘆了口氣,急忙走近抱著宓甯的腰,說道:「娘,你就別瞎猜了,我跟合歡宗的人真的沒什麼,你怎麼就不信呢?」

「那你這次為什麼這麼晚回來,我不是跟你說了只准出去一個月的嗎?」宓甯一臉懷疑的看著歐陽聽雙,提醒道:「你可別忘了之前我跟你說的,合歡宗的弟子學習的都是魅惑人心之術,我看你是中了招還不自知。」

「得了吧,她們現在的修為差我差遠了,我怎麼可能就中招了。」歐陽聽雙見宓甯不相信,最後他心中也不指望她能理解了,自顧自的說道:「現在是合歡宗有求於我,我也想在合歡宗身上弄點好處,大家各取所需吧。」

「秘魔洞的事她們到底提出了什麼條件?」宓甯眼神一轉,問道。

「能有什麼條件,不就是想借著我們歐陽家的名頭,去東部唄。」歐陽聽雙敷衍了宓甯兩句,就去洗澡去了。

「雙兒,你現在修鍊到什麼境界了,我看你體內似乎真氣充盈,看來你這段時間沒偷懶啊。」簾外,宓甯卻依舊沒有離開,悠悠的問道。

「娘,你怎麼看出來的?」歐陽聽雙一邊搓洗著身子,一邊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