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二百七十章 得手

第二百七十章 得手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4161

「哼,要殺就殺,哪來這麼多廢話。」瓏兒見此不忿的說道,一邊氣鼓鼓的看著他。

「哈哈,我剛剛是不是說過要你屁股開花?」歐陽聽雙一臉邪笑,瓏兒冷哼一聲,羞憤的看著他,狠狠地剮了他一眼。

「聽雙公子手下留情,這次是我們的錯,還請公子念在往日的情誼上放了師姐。」白月此刻急忙走進,一臉懇求的說道。

「放了她也可以,你走過來。」歐陽聽雙抬了抬下巴,白月遲疑了一會之後也就順從的走到瓏兒身邊,只聽歐陽聽雙說道:「你把劍給我丟了。」

「歐陽聽雙,你到底在耍什麼花樣?」倒是瓏兒此刻有些不耐煩了,一邊狠狠地瞪著他,一邊問道。

「嘿嘿,白月姑娘你到底丟不丟?」歐陽聽雙不管瓏兒,笑著問道。

「好,你別傷害我師姐。」白月識趣的將劍丟到了遠處,歐陽聽雙一笑,對著身後的歐陽郡說道:「堂姐,從這裡一直走到石道末端,拐角處有一袋鬼晶石,你快去拿過來。」

「好。」歐陽郡聞言一喜,急忙小跑著往前去了,而瓏兒見此則破口大罵道:「歐陽聽雙你無恥,我不會放過你的。」

「小丫頭片子還敢放狠話?你過來吧。」歐陽聽雙將流金刀一番,左手往前一抓,瓏兒就像小雞一樣被歐陽聽雙抓在了身前。

「小丫頭,快喊幾聲好聽的,不然有你受的。」歐陽聽雙在瓏兒耳邊惡狠狠地說道。

「你去死吧。」情急之下,瓏兒回頭就想咬住歐陽聽雙,可惜歐陽聽雙見狀將流金刀刀背順勢抵在了瓏兒背上,順勢左手左右開弓,在瓏兒臀部噼噼啪啪來了好幾下。

瓏兒羞憤之下立即發出一聲尖銳的尖叫,而白月在一旁說道:「聽雙公子,你打也打了,這就放開我師姐吧。」

「這可不夠,小丫頭,說,你該叫我什麼?」歐陽聽雙再度湊到瓏兒耳旁,瓏兒惱怒的說道:「聽雙混蛋。」

「看來我打的還不夠,不然我把你衣服給扒光吧,讓你是師兄弟好好看看你到底長什麼樣子,來日也好坦誠相對嘛。」歐陽聽雙慢吞吞的說著,瓏兒此刻眼圈一紅,不管不顧的說道:「你要扒就扒吧,以後別落在我手裡!」

「怎麼,認錯了?」歐陽聽雙聽瓏兒的語氣,不由得笑著說道:「快說,你要叫我什麼?」

「哼」瓏兒卻是賭氣的冷哼一聲,歐陽聽雙見她還不肯服軟,左手不由得攀上了她的腰,捏住她的腰帶說道:「你叫不叫?」

「不叫。」瓏兒依舊是那副泫然欲泣的模樣,一旁的白月急忙勸說道:「聽雙公子,你就別再為難我師姐了,不如我替師姐叫吧。」

「你是你,怎麼可以代替你師姐呢?」歐陽聽雙手中一動,腰帶卻是立即被他解開,瓏兒慌亂之下也不顧得此刻被歐陽聽雙用刀駕著脖子,立即用手拉住了自己的衣服,此刻歐陽聽雙語氣一變,厲聲問道:「你真的不叫,那我可要把你的衣服給劃爛了。」

「你敢!」瓏兒聞言聲音都變了,此刻歐陽郡似乎已經拿到了鬼晶石,石道中又傳來跑動的聲音,歐陽聽雙見此便問道:「你再不叫就沒機會了,我……」

「聽雙少爺!」瓏兒此刻再也耐不住壓力,紅著臉低聲喊了一句。

「嘿嘿,大聲點,我沒聽見。」歐陽聽雙見狀笑嘻嘻的說道。

「聽雙少爺。」瓏兒生氣的再次喊了一句,此刻見歐陽郡走來,歐陽聽雙終於放開了瓏兒,瓏兒則立即將腰帶纏好,連匕首都顧不得撿,立即閃身到了白月身旁。

「我說瓏兒姑娘,你早點這樣多好呢?人可要識趣些。」歐陽聽雙看了看歐陽郡手裡的布袋,說道:「既然這樣,那這兩袋鬼晶石我可就拿走了。」

「你!礦洞之中禁止私鬥,你盡然敢搶我們的東西?」瓏兒憤憤的說道。

「嘿嘿,剛才可是你先出手的吧。」歐陽聽雙聳了聳肩,說道:「而且這袋鬼晶石放在拐角處,也沒說是你們的啊,這要是你們的東西,為什麼你們不拿著,非要丟在一邊呢?」

「你!」瓏兒一時之間找不到什麼說辭,只好憤怒的看著他,之後說道:「我出去之後一定會告訴火月師叔的。」

「那你就去告訴她好了,難道你認為火月那蠢女人奈何的了我嗎?」歐陽聽雙一臉不屑的說道。

「哼,你就欺負我們吧。」瓏兒委屈的低下頭,低聲說道。

「要是你一早就乖乖的聽話,哪裡會有這麼多苦頭吃。」歐陽聽雙笑了笑,說道:「告訴火月,別在這種比試上面動小腦筋,不然日後有她哭的。」

「哼,說的好像你們歐陽家很光明正大一樣。」瓏兒不忿的說道:「難道你們不是在耍花樣?」

「喂,你沒證據就別亂說。」歐陽郡在一旁不爽的說道:「你們魔教有什麼資格來指責我們,以你們的作風難道要跟我們比人品嗎?」

「哼,你這是什麼意思?」瓏兒此刻卻也不甘示弱,有些生氣的說道。

「我的意思是你們魔教根本就沒有什麼品行可言,還合歡宗呢。」歐陽郡在一旁不屑的說著,倒是立馬惹得瓏兒橫眉冷視了起來。

「好了,既然已經跟兩位姑娘比划過了,那我們這就別過吧。」歐陽聽雙搖了搖頭,拉了歐陽郡一把,之後邊走邊對著瓏兒說道:「瓏兒姑娘,今日你可要記住了,長點記性,那往後也能少吃點苦頭。」

「哼。」回答他的只有瓏兒不忿的冷哼,等兩人走後,瓏兒氣急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