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二百六十九章 試探

第二百六十九章 試探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314

「哼,我自然已經想好了,你最好把東西老老實實的交出來,不然你等等傷著了你,就別說我們兩個欺負你。」瓏兒絲毫沒有懼色,瞪了他一眼,說道。

「哈哈,你們真的要對我出手,可要想清楚了,在洞中可是禁止私鬥的。」歐陽聽雙壞笑著說道。

「哼,明明你早就對我師妹出手了,現在還打死不承認。」瓏兒十分不爽的說道。

「哈哈,既然你想動手,拿還不快點,我倒是早就想見識見識瓏兒姑娘的實力了。」歐陽聽雙一臉笑意的說道。

「別以為你是什麼西部年輕高手就可以目中無人,今天就讓你知道老娘的厲害。「瓏兒不忿的說道。

「你這個小丫頭片子竟敢一口一個老娘,等著我把你抓住了,非得把你扒光了讓你光溜溜的出去。」歐陽聽雙見瓏兒對他竟敢如此說話,不由得惡狠狠的威脅道。

「你無恥,去死吧!」瓏兒更是受不了歐陽聽雙的語氣,手中匕首一閃,一道粉紅色劍氣早已打了出來。

「瓏兒姑娘,難道你是在給我撓痒痒?」歐陽聽雙有些不耐的用流金刀將劍氣擊飛,問道:「難道你就這麼點本事,那今日你的屁股就要遭殃了。」

「哼,無恥之徒。」瓏兒見歐陽聽雙如此輕易的應付了她打出的劍氣,心中不由得暗自驚訝,但卻依舊不依不撓的欺身過來,手中匕首一晃就直直的對著歐陽聽雙的胸口刺去。

「小丫頭出手挺狠,那我就不客氣了。」歐陽聽雙手中流金刀一閃,近在咫尺的瓏兒甚至都沒看見歐陽聽雙到底怎麼揮舞的刀,只覺手中匕首傳來一陣巨力,而她則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幾步。

心中大駭,不過還沒等她穩下心神,眼角餘光只覺一道刀光襲來,連忙將匕首往上一抬,剛剛的巨力本就讓她的手抖動不已,此刻再接一招虎口劇痛,要不是瓏兒咬牙堅持,只怕連匕首都要被打飛了。

「瓏兒姑娘,這可不是教訓我的架勢啊。」歐陽聽雙見瓏兒這副樣子,就知道她遠不是自己的對手,心中一嘆,之後卻是收回力道,笑嘻嘻的跟瓏兒玩了起來。

「歐陽聽雙,你混蛋。」瓏兒在歐陽聽聽雙的刀勢之下苦苦掙扎著,知道他故意要調戲自己,每每用刀逼得自己做出各種動作,此刻她臉上陡然浮現一抹紅霞,不知是累得還是氣的。

「瓏兒姑娘還有閑功夫說話,看來這力道還是太輕鬆了。」歐陽聽雙心中一動,手中力道卻又加大了幾分,只見此刻瓏兒的匕首之上早已充盈滿了粉紅色真氣,可以就算是這樣,她也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這煉體功法果然厲害,現在我只靠著自己身上的力道就能壓得瓏兒喘不上氣來……現在我才修鍊到蛇連體第四層,當年老頭子說他一經修鍊便達到了第六層,那老頭子的身體到底強橫到了什麼地步?」

歐陽聽雙心中想著,卻是步步緊逼,瓏兒這回更加無力招架,一身真氣更是沒有辦法調轉。

「師妹,你還愣著幹什麼,快來幫我呀。」瓏兒抽出空來,責怪的說道,白月此刻似乎才回過神來,從腰間拔出一柄軟劍,遙遙朝著歐陽聽雙刺來。

「嘿嘿,這樣才有意思。」歐陽聽雙身形一動卻是沒有回過身去擋這一劍,而是轉到另一側,讓白月和瓏兒匯合。雖然這樣一來瓏兒立即有了喘息的時間,但他也從被兩麵包夾的局勢中脫離了出來。

「兩位姑娘,這樣的話我們就來比劃比劃吧,不過要是你們把面紗摘了,那就更有樂子了。」歐陽聽雙笑嘻嘻的說道。

「你想得美。」瓏兒惱怒的說道:「看招。」

歐陽聽雙皺了皺眉,瓏兒這一下知道了厲害,估計再也不會跟自己近身纏鬥了。

見此刻這一道劍氣真氣濃郁的多,歐陽聽雙也不敢託大,急忙退了兩步避了開來,此刻白月也打出一道白色劍氣,瓏兒緊隨其後拱了過來。

「師妹我們兩個一起上,我就不信歐陽聽雙有這麼厲害。」瓏兒不忿的說道。

「小丫頭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好,那我就陪你們玩玩。」歐陽聽雙心中一動,他卻也不想大動干戈,此刻見瓏兒再次主動近身,自然也放棄了凝聚真氣的想法。

見瓏兒匕首之上粉紅色真氣猛增,而白月軟體上也有白色的真氣凝聚,歐陽聽雙這才用自己的麒麟真火加持在流金刀上,此刻瓏兒和白月陡然察覺前方溫度高了許多,不由得紛紛對視了一眼,心中都湧起了要一試這真氣威力的念頭。

「嘿嘿,你們兩個怎麼一點力氣都沒有?難道是昨天晚上睡太晚了?」五六個回合之後,歐陽聽雙見兩人奈何不了他,不由得調笑道。

「哼,閉上你的臭嘴。」瓏兒惱怒的輕呵一聲,歐陽聽雙面對兩人的攻勢只覺毫無壓力,似乎瓏兒和白月的武技都趨向於靈巧和詭異,但正好被他的快刀所克制。

「太慢了,還是讓我來攻吧。」有心試探合歡宗的武技,歐陽聽雙猛地將驚風刀法的威力發揮到極致,只見面前突然多出五六道金色閃電,瞬間壓得兩人連連後退。

「難道你師傅光教你怎麼伺候男人了,看來合歡宗的武技也不怎麼樣嘛?」歐陽聽雙打趣道,瓏兒聞言陡然大怒,說道:「你去死吧。」

歐陽聽雙眉頭一挑,只見瓏兒匕首陡然往下一砍,一道淡淡的平斜劍氣直直的往他臉上飛來,此刻他來不及將刀收回,只好全身下傾,只見這道劍氣堪堪從他臉上划過。

「她怎麼可能在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