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二百六十二章 石礦妖獸

第二百六十二章 石礦妖獸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614

礦洞中的另一側,火月帶著兩個合歡宗執事抓住兩個歐陽家執事,只聽火月冷冷的說道:「你們歐陽家好大的膽子,說,你們還有幾個人在礦洞里?」

「你們吃了熊心豹子膽了?知道我們是歐陽家的人,還敢對我們出手,不怕死嗎?」其中一名歐陽家執事見狀大聲怒斥道。

「啪」

沒料話說出口,臉上立即就挨了火月一巴掌,只聽火月冷笑著說道:「歐陽家?歐陽家怎麼了,這次你們私自進入土晶石礦開採礦石,我還要找你們歐陽家的麻煩呢。」

「什麼開採礦石,我們只不過是跟著四少爺進來,看著他修鍊刀法而已!」那名被打了一巴掌的執事捂著右臉,似乎是火月手勁有點大,此刻說話有些含糊不清。

「什麼,修鍊刀法?」火月一愣,對著那名執事問道:「你說四少爺,難道是歐陽聽雙來了?」

「是啊,四少爺今天早上才來幽山,下午就來土晶石礦來練刀了。」執事委屈的說道。

「那你們一共有多少人進了礦洞?為什麼沒看見歐陽聽雙?」火月心中暗道不好,看了看面前的兩人卻又以為是他們說謊,急忙追問道。

「除開四少爺就只有我們四個執事了,不過四少爺速度太快,他說要獨自去礦洞深處,要我們在外面等著。但途風執事吩咐過一定要看好四少爺,於是我們只好硬著頭皮分成兩隊進入礦洞之中,也不知道另外一隊找到聽雙少爺沒有。」

那名執事用力捂著右臉,之後摸了摸,發現現在右臉已經高高的腫了起來,欲哭無淚的說道:「你們不分青紅皂白就進來打我們歐陽家的人,四少爺不會輕易放過你的。」

「你給我閉嘴,是不是另一邊還想挨一下?」火月抬了抬手,威脅道,那名挨打的執事低了低頭,之後卻也不敢再說話。火月有些著急的回頭看了看,問道:「小曉她們的味道你們誰還能聞到?」

「她們好像在另外一邊,長老,我們要去找她們嗎?」合歡宗的另外兩名執事似乎也知道闖禍了,急忙往另一邊指了指,問道。

「好,我們快走。」火月點了點頭,一手提著一名歐陽家執事就往另一邊走去。

…………

石道之中,歐陽聽雙一邊調戲著合歡宗的三名女執事,一邊靜靜的等著,此刻只見歐陽聽雙的眼睛突然一動,烏黑的眸子突然變得灰暗,滾圓的眼瞳則變成了一個外翻的細細鋸齒狀齒輪,中間則有數圈紅灰相間的圓環,卻是運轉起天青鬼眼起來。

「好了,你們的火月長老過來了,好好看著她到底能不能把我怎麼樣。」歐陽聽雙笑了笑,伸手在綠衣女子身上摸了一把,綠衣女子惱怒的說道:「你等著吧,火月長老一定會把你碎屍萬段的。」

歐陽聽雙笑了笑,就在兩人說話的工夫之間,火月就已經出現在了歐陽聽雙身前。

「小曉,你怎麼跟聽雙少爺說話呢?」火月有些著急的罵了綠衣女子一句,之後將歐陽家兩名執事放下,對著歐陽聽雙拱手說道:「聽雙少爺,不好意思,這次是我合歡宗的人弄錯了。」

「看來你已經知道了?」歐陽聽雙看了看左手邊那名腫脹著臉龐的執事,詫異的問道:「我說你們合歡宗的人鼻子倒是挺靈的,我們才五個人,一進土晶石礦就被你們發現了。」

「這……只是普通的警戒而已。」火月淡淡的說道。

「不過這件事可不能就這麼算了,不說別的,我歐陽家的執事可都被你們抓住,而且還有這位執事,我看他這臉上的傷,肯定是被脾氣不大好的火月長老打的吧?」歐陽聽雙看了看往自己走來的兩名執事,悠悠的說道。

「的確是我做的,不過聽雙少爺,你這話說的就有些不客氣了,這土晶石礦本就是在我合歡宗境內,你們一聲招呼不打就冒然走了進來,我們沒追究這事,已經算是給你面子了。」火月冷哼一聲說道。

「是嗎?」歐陽聽雙一臉詫異的說道:「這麼說來我是不是還要多謝火月長老啊?」

「這倒不必。」火月撩了撩頭髮,笑了笑說道,此刻合歡宗另外兩名執事也氣喘吁吁的跑來。歐陽聽雙笑著往前走,走近火月身旁,繞著她的身子,一邊回憶似的說道:」我記著當初是誰求著我要用丹藥換金石鎬來著,好像就是火月長老吧?「

火月聞言似乎記起了什麼,冷哼了一聲,而歐陽聽雙繞到火月身後,繼續說道:「要是我猜的沒錯,你們從我手上換去的金石鎬,就是為了來開採幽山上的這些石礦的吧?我記著這件事應該是在六個月前,想來你們已經拿到一部分礦石了,我說的對不對,火月長老?」

「聽雙少爺可真是好記性,不過這件事你可是想差了。」火月心中一驚,嘴上卻是嘴硬不肯承認。

「是嗎?那我可要好好調查調查此事,想來幽山上雖然礦洞不少,但數來數去就只有那幾個,讓途風長老將這件事好好核實,之後再問問天月宗主這到底是幾個意思。」歐陽聽雙重新走到火月面前,若有所思的說道。

「你……你想怎麼樣?」火月一愣,之後問道。

「我看是火月長老你想怎麼樣吧?你不是還要追究我私自闖入土晶石礦嗎?你還要不要追究了?」歐陽聽雙詫異的問道。

「哼,不追究了。」火月看著歐陽聽雙目光灼灼的盯著她,不由得冷哼一聲,轉過頭去說道。

另一邊,合歡宗的五名執事見火月竟然服軟,不由得面面相覷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