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二百五十七章 九荒

第二百五十七章 九荒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852

「充值禮包:恭賀主人充值三百萬點券,獎勵萬鍛凝元丹一枚、頂階寶石寶箱一個、鬼煞襲刀譜一本,疾龍橫斷刀法一本,許可權升級為至尊三級。」

「至尊三級禮包:獎勵主人獲得至尊三級許可權,內含天闕煉體丹七枚,上品煉器寶箱一個、上品煉藥寶箱一個。」

「至尊三級許可權開啟,每日簽到機制改變,簽到時間變為六個月一次,總獎勵增加;經驗條模式取消,改為百分比模式。」

「赤練丹:由赤練蛇毒經特殊手法製造而成,可凝練真氣,並將真氣重新洗鍊。」

「頂階寶石寶箱:內含五行高階寶石,可任選一枚。」

「鬼煞襲刀譜:記載著鬼煞襲秘籍,僅有一式,品階為玄階極品。」

「疾龍橫斷刀法—地階刀法:刀勢快若閃電,並且霸道異常,是為快刀刀法中的上品刀法。」

「天闕煉體丹:服用天闕補體丹之後才可服用,可煉骨、煉血乃至洗鍊毛髮,是一種十分珍貴的煉體丹藥。」

「經驗條模式取消?」歐陽聽雙打開人物界面看了看,其上果然多了一個四十四的標識,比自己之前推測要來的準確多了。

將身邊的所有古董都充入天刀系統之中,只見系統中立即多出一百一十萬點券出來,而久違的充值禮包也終於出現了。

看了看空蕩蕩的庫房,歐陽聽雙小心翼翼的打開天青鬼眼,發覺無人監視之後這才又關上了庫房的門,往凌龍府走去。

回到自己屋中,這些古董卻是昨日到的,今天直接就充入系統卻是有些急躁了,但歐陽聽雙卻也顧不了這麼多,重新躺在床上,開始細細檢查起天刀系統中的變化來。

疾龍橫斷刀法的圖標自然是暗著的,而鬼煞襲秘籍則顯示可以修鍊,但歐陽聽雙現在卻沒有直接修習的想法。倒是頂階寶石寶箱來的正是時候,那麼現在自己已經可以兌換那柄九荒了吧?

心中暗暗想著,打開極品寶石寶箱,拿到一枚火屬性極品寶石之後,歐陽聽雙立即就轉到了天譜界面,找到了煉器譜中的極品寶器一欄,九荒的圖標一早就顯示著可以兌換,只不過歐陽聽雙不想用上等寶石將九荒的品階降下來罷了。

輕輕的在天刀系統上一點,也沒什麼太大的反應,再度打開物品界面的時候裡面已經靜靜的出現了一個玄色的大刀圖標,歐陽聽雙見此自然是直接將其召喚出來。只見一柄黑中帶紅的巨型大刀慢慢的從天刀系統的影像中浮現,與之前喚出武器不同,這次速度慢得多,似乎是為了彰顯這柄大刀的不凡。

這柄大刀有四尺多長,比流金刀都要長上一分,而刀身又很寬,比金銀刃來的還要寬的多,最寬處似乎有一尺左右,

歐陽聽雙將刀放在手中仔細打量,這麼大的刀自然極為沉重,大概是三把流金刀的重量,此刻握在手中就像在手中拿了一塊巨石,只能簡單的揮砍,根本別提什麼施展武技秘術。

歐陽聽雙好奇的用手指比了比,九荒的刀背差不多是他大拇指的一半多寬,刀身上紋刻著密密麻麻數之不清的暗金色紋路,刀身大部分地方都是黑色,偶爾有地方摻雜著血紅色,而刀柄則全是暗金色的。刀柄前有一枚普通人手掌大小的一枚巨大血紅色寶石鑲嵌其上,周圍則是能依稀能看到一些通透的紅色晶石,想來這就是那些火晶石了。

雙手托著九荒,知道現在恐怕還無法駕馭它,只好等日後修為高深,或是煉體功法有成了,再考慮轉而使用這柄刀了。

「可惜,空有利刃卻無法使用。」歐陽聽雙嘆了口氣,隨便從自己柜子中找來一套不穿的衣物,撕成布條之後纏繞在九荒刀身上,之後想了想,怕有人進入自己房中看見這東西,就將其放在自己的床底下。

辦好一切之後,歐陽聽雙這才鬆了口氣,檢查了一番,最後才出門往宓甯屋中走去了。

「怎麼樣,風家送來的古董品質不錯吧?」宓甯看著歐陽聽雙走來,問道。

「還不錯,都是些有上百年年份的東西。」歐陽聽雙點了點頭,道。

「既然古董到了,那麼那些瑩蝶呢?」宓甯話鋒一轉,問道。

「可能快到了吧,娘你別這麼急啊。」歐陽聽雙吃了一口飯菜,一邊說道。

「最好吧。」宓甯說了一句,之後懷疑的看著歐陽聽雙,問道:「是不是你故意做了什麼手腳?」

「我哪有,我都說了那些瑩蝶本就是給你要來的。」歐陽聽雙無奈的說道。

「最好是這樣,要是我發現你動了什麼其他的心思,別怪我翻臉。」宓甯冷哼一聲說道。

「娘,那瑩蝶是我要來的,什麼叫我動了什麼其他的心思。」歐陽聽雙抬起頭來,說道:「再說了,這瑩蝶來頭可不小,似乎跟什麼魔族有關,當初風寒武前輩跟我說的時候我差點就要拒絕這個提議了。」

「那你最後答應了?」宓甯心中一動,有些關切的問道。

「他說了那麼多,而且這個要求是我先提出來的,我就沒好意思拒絕,要不是我先前嘴賤話說出了口還被他聽了去,我才不要這東西呢。」

歐陽聽雙哼哼的說道,立即就被宓甯白了一眼,只聽她說道:「你不是說要孝順我嗎?既然要把那些瑩蝶弄來給我,怎麼又要拒絕?「

「畢竟這瑩蝶牽連的東西太多啊,雖然說的確有些看頭,但我怕日後因為這東西有什麼麻煩。」歐陽聽雙有些遲疑的說道。

「能有什麼麻煩,我看現在東部的人忙著對付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