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二百五十章 浮沉

第二百五十章 浮沉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764

先在那處樓閣中吃了點糕點,隨後歐陽聽雙就跟著風舞去見識了那萬人傀儡機關的真容,一個個卻都是烏漆墨黑的半人形傀儡,說是傀儡人但卻只有人的上半身,下半身是一個圓柱形的鐵桶,腳上則是四個比鐵桶大上許多的巨大灰黑色鐵輪。

歐陽聽雙走近試了試,這傀儡人的確挺結實,也不知這東西是什麼時候建造的,至少現在在歐陽聽雙看來,一絲腐壞的跡象都沒有。

「聽雙哥哥,小比還沒有開始,我先帶著你在絕風堡好好轉轉吧。」風舞笑著說道。

歐陽聽雙點了點頭,就跟著風舞往另一邊走去了。

…………

「少主,歐陽聽雙已經答應參加小比了,你到時候可別錯過了。」寒伯不知何時出現在風聞身邊,風聞此刻正跟歐陽連城在一處樓閣處下棋,見此也沒瞞著歐陽連城的意思,直接笑著說道:「聽雙侄兒要和舞兒一起參加小比的事你知道嗎?」

「哦?我每天起來那小子還在睡懶覺,這件事我卻是不知道。」歐陽連城搖了搖頭,心中卻也沒有絲毫擔心的意思。

「哈哈,這次我可要好好見識見識聽雙侄兒的實力了,想來他應該得到了二弟的真傳吧?」風聞好奇的問道。

「沒有,大哥也知道我師門的事情,雙兒一身武藝盡皆得傳於他師傅,跟我卻沒什麼關係。」歐陽連城心中嘆了口氣,自己這個父親卻是當得有些不稱職,日後的確得好好補償補償雙兒了。

「是嗎?難道二弟就沒教過侄兒什麼?」風聞有些詫異的問道。

「其實我傳了他一門煉體功法,不過他還沒有練至大成,也算不得什麼。」歐陽連城搖了搖頭,道:「日後要是有機會,我再傳他幾門絕技吧。」

「這也是正常的事,我們習武之人要防著外人偷師學藝,但自己的子嗣還是要多培養培養的,我看侄兒資質不凡,只要你多加教導,日後一定也能像你一樣傲視同輩。」風聞笑著恭維了一句。

「唉,希望是這樣吧。不過雙兒這孩子生性不喜歡習武,當初還是甯兒逼著他,他才會嘗試修鍊的。可惜他現在還是一副憊懶的模樣,我怕之後他會跟其他人越差越遠。」歐陽連城搖了搖頭,似乎對歐陽聽雙之後的修鍊不是很看好。

畢竟歐陽聽雙體內凝聚的雜質他是知道的,在他看來歐陽聽雙之所以能修鍊的這麼快,估計跟他師傅給的資源脫不了干係,也不知他師傅到底是何方神聖,在他看來都是近乎無救的經脈,卻被他不知用了什麼方法將經脈中的雜質全部疏通了。

「也不知道那個人到底看上了雙兒哪一點,或許是雙兒練刀的資質吧?」歐陽連城心中想著,最後也無奈的嘆了口氣,要是知道歐陽聽雙會有現在這種修為,他自然早就會打算傳授歐陽聽雙幾門功法,現在卻是有些晚了。

「對了,我記著你不是還有個大兒子嗎?他怎麼樣了?」風聞好奇的問道。

「那個廢物就不用提他了。」歐陽連城搖了搖頭,卻也閉口不提歐陽聽風。

「二弟你還知道那處萬人傀儡嗎?這次小比就在那裡進行,下午要是沒事的話我們倒是可以去看看。」

「是在那裡?」歐陽連城一愣,當初他卻是對那機關傀儡十分感興趣,還特意和傀儡人比試了一番力氣,可惜那些傀儡說到底品階有限,自然不可能跟他較量。

「對了,不知二弟何時啟程去九囚堡?」風聞臉色一正,問道。

「後天吧,對了,這次我直接出發去九囚堡,雙兒這邊好要靠大哥安排人馬護送他回凌龍府,他一個人我實在是不放心。」歐陽連城想了想,卻又對著風聞拱了拱手說道。

「哈哈,這是自然,聽雙是我侄兒,我這個做大伯的肯定要護他周全。」風聞笑著點了點頭,卻說道:「只不過侄兒騎的可是鬼眸陰火駒,我安排的人馬恐怕連凌風駒都湊不齊,我怕侄兒見行程太慢,會有不滿啊。」

「大哥放心吧,這件事我會跟他好好說說的,要是他做事認真正經有些,我也不會出此下策。我只怕他路上貪玩,甯兒見不著他,會有些擔心而已。」歐陽連城搖了搖頭,對歐陽聽雙的性子卻是十分的不滿。

「哈哈,我看侄兒的性子十分穩重,不像是貪玩的人啊?」風聞想了想前天歐陽聽雙的表現,說起貪玩那誰能比得過風舞?

「他就是太過有自己的想法,當初甯兒可還跟我說過他私自去崖口村尋寶的事,那時候他才是蠻境的修為,就敢一個人跑到外面去。」說著,歐陽連城也啞口失笑的搖了搖頭,想起這件事他就有些心驚,蠻境的修為在外面那簡直就是跟浮草,被人輕輕一吹就到了,還好當初歐陽聽雙沒出什麼大事。

「看來侄兒的膽子挺大啊,二弟你放心吧,我會安排幾個穩妥的人護送他回凌龍府的。」風聞點了點頭,之後就繼續和歐陽連城下起棋來。

…………

「歐陽聽雙要參加小比的事你知道嗎?」一處樸素的房間中,風一淡淡的對著風寒武說道。

「我自然知道了,那小子參加小比也不算違反規定吧,怎麼了?」風寒武詫異的問道。

「沒什麼。」風一見風寒武如此說道,知道他雖然不看好風聞,卻是向著風舞的,故而也沒繼續多說什麼。

「我聽說你要把瑩蝶送給歐陽聽雙?」風一眼神一轉,直直的盯著風寒武說道。

「是啊,你不是時候那些瑩蝶嚴重的威脅到那些樹木了嗎?而且我也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