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二百四十二章 禮物

第二百四十二章 禮物 (1/1)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016

「哈哈,今天能跟二弟久別重逢,真是這幾年來讓我最舒心的事了。這裡有一份禮物,算是我給侄兒的見面禮。」風聞說著,手中立即多出一個紅漆木盒來,直接就遞給了歐陽聽雙。

歐陽聽雙心中一動,沒想到風聞也有儲物戒,不過也是,他畢竟是風家的少族長,有這東西可不算出奇。不過這麼算來歐陽家卻是有些慘了,歐陽連城的儲物戒當初他說是得自自己師傅,那麼整個歐陽家也只有歐陽裔的那枚是歐陽家私有的。

「也不知道這儲物戒到底有多珍貴,不過我還是不要暴露於人前的好。」心中想著,自己的那枚儲物戒還是繼續老老實實的掛在胸口算了,原以為自己修鍊到了上通境,已經有點實力了,不料歐陽連城立馬潑了一盆冷水。

「多謝大伯。」歐陽聽雙接過錦盒,對著風聞道了聲謝,風聞笑了笑說道:「不礙事,大伯對你可是很看好,要我說你絕不比風練差,大伯看好你的表現。」

歐陽聽雙心中無奈的嘆了口氣,沒辦法,拿了人家的好處也得做出點樣子來看,此刻也只好點了點頭。風聞繼續一臉笑意的點了點頭,就送著兩人出去了。

「爹,你說歐陽聽雙那混蛋到底是什麼意思?什麼都不肯答應,你還拿丹藥給他。」等兩人走遠了之後,風舞有些不爽的說道。

「你怕什麼?有他老子在,這件事他還能置身事外?」風聞有些不屑的擺了擺手,頭一轉,卻是對著風舞說道:「好了,你別在說歐陽聽雙了,就說說你這小丫頭。我之前讓你去歐陽家跟歐陽聽雙還有歐陽聽風兩兄弟搞好關係,看來你是沒有任何進展了?」

「哼,這件事能怪我嗎?還不是歐陽聽雙這混蛋油鹽不進,讓我怎麼下手嘛?」風舞立即翻了個白眼,十分不滿的說道。

「哦?那要你長這腦子是用來幹什麼的?不會想想辦法找其他的法子嗎?」風聞有些不滿的搖了搖頭,道:「歐陽聽雙現在可是我手裡的一張王牌,族內的事是沒辦法了,該爭取的人也爭取過了,現在風和得到家中大部分長老的支持,如今也是靠著我這個少族長的名頭才能讓老頭有些遲疑,這才會定下十年之約來,若是之後沒什麼大動作,我想這族長應該是和我無緣了。」

說著,風聞嘆了口氣,風舞撇了撇嘴,道:「那我有什麼辦法……爹,你剛才不會是想把我許配給歐陽聽雙吧?」

「怎麼,你嫁給歐陽聽雙委屈你了?」風聞沒有回答,反而是問道。

風舞眼神閃爍,之後竟然出奇的沒有多說什麼。

「再看看吧,看歐陽聽雙到底能成長成什麼樣子。」風聞又嘆了口氣,有些擔憂的說道:「在這件事上我也想讓你自己做決定,可惜要是真的等歐陽聽雙修為高深了,那他娶不娶就是他自己說了算了。你自己也說過歐陽聽雙對你沒什麼興趣,你認為當時候你能讓他乖乖聽話嗎?」

「就算是要拉攏他,也不用把我獻上去啊。」風舞有些悶悶的說道。

「我早就跟你說過,嫁給歐陽聽雙你可不吃虧。」風聞嘆了口氣,道:「族內的那些長老對我不滿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要是我當不上族長,你認為他們會怎麼辦?」

風聞眼中閃過一絲憂色,心中卻是想著應該告訴風舞一些事了,看著風舞有些遲疑的眼光,風聞就直接了當的說道:「雖然他們在各個方面都限制了我的權利,但少族長的職位還是沒變的,這幾年家裡的機密事務雖然我的話語權很少,但確確實實已經接觸到了。若是日後我沒有接任族長,那麼恐怕我餘生只能在風家渡過了。」

「什麼!」風舞想了想,獃獃的說道:「爹,你的意思是,要是你接任不了族長的話,風和會把你軟禁起來?」

「不是風和,是老頭。」風聞看了風舞一眼,問道:「老頭做事太狠,要是我沒有接任族長,軟禁我還是輕的,只怕他會覺得風和從我手中將族長之位奪了去,我會心生不滿做出什麼危害風家利益的事來,要是老頭這樣想的話,殺了我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風舞一愣,要是風聞死了的話,那她估計也沒什麼好果子吃。到那時候不說什麼權利地位,能不能在風家好好的繼續生活都是個問題。

「好了,你也別太擔心,只要我能順利的從少族長轉變為族長,那這一切猜測都不會存在。」風聞又笑了笑,剛剛滿臉的擔憂此刻卻瞬間消失不見,風舞獃獃的看著風聞,要不是長年累月跟風聞處在一起,她或許還會以為剛剛的表情是風聞裝出來的。

「原來爹一個人獨自承受的這麼辛苦……」心中一邊想著,只聽風聞繼續說道:「但是這件事我畢竟不能保證,我倒是無所謂,我這一生追求的,已經付諸行動了,成功或是失敗都是在所難免的事,只有你……」

風聞說著,嘆了口氣,喃喃的說道:「要是你嫁給了歐陽聽雙,就算到時候風和當上了族長,為了風家和歐陽家的關係,也不會對你怎麼樣。而且歐陽聽雙身份特殊,歐陽連城現在可是九囚堡的元帥,修為更是達到了宗武之境,你嫁給了歐陽聽雙,日後還有誰敢欺負你?」

風舞默默的聽著,依舊沒表態什麼,風聞卻是繼續說道:「你現在在風家這麼放肆,也該為自己打算打算,要是日後我倒下了,還有沒有人可以成為你的靠山。」

「好了,我知道了。」風舞突然冒出了一句,道:「要是歐陽聽雙同意,這件事我不會拒絕的。」

「歐陽聽雙同意?」風聞搖了搖頭,道:「你沒看見今日歐陽連城的態度嗎?他嘴上說歐陽聽雙種種不是,但心裡對自己這個兒子卻是極為關心,更何況歐陽聽雙還是他跟宓甯的兒子,我當初有告訴過你歐陽連城和宓甯的關係吧?」

「爹,你這是什麼意思?你要我主動去勾引歐陽聽雙?」風舞有些不可置信的問道。

「勾引?你非要這麼想那我也無話可說。」風聞臉上浮現一抹好笑之色,道:「反正話我都已經說了,去不去做都是你的事。不過要是你真的不想靠歐陽連城父子的話,也可以,那你就好好修鍊吧,要是日後你也能達到風練那個程度,老頭也不會真的放棄你不管的。」

「可是……」風舞臉上閃過一絲憤怒之色,想了想卻是冷哼了一聲,生氣的橫了風聞一眼就往回走去了,風聞在原地臉上依舊掛著笑容,只聽他淡淡的說道:「你也別說什麼資源,風練雖然進入了風家秘境修鍊,但歐陽聽雙擁有的資源可是比你還少。」

「哼,歐陽聽雙可還有個師傅呢,你怎麼知道他有的比我少?」風舞回過頭來氣呼呼的說道。

「照你這意思,他們兩人都是因為擁有的資源多修為才比你高的了?」風聞搖了搖頭,有些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哼,就是。」風舞在原地跺了跺腳,之後直接就跑開了,風聞在身後無奈的嘆了口氣,樓閣中卻是轉而走出一個身影來,卻是寒伯。

「唉,這孩子……」風聞低聲嘆了一句,寒伯笑著說道:「小姐說的不過是一時的氣話,少主別往心裡去。」

「我知道,舞兒從小就獨自長大,性子有些怪癖本就是正常的,而且她還這麼懂事。」風聞搖了搖頭,道:「我只是在打算舞兒日後的事罷了,要是真的有什麼意外,那舞兒以後的日子恐怕會很難過。」

「少主今日為何有此想法,這可不像少主的性子啊。」寒伯搖了搖頭,道:「現在歐陽連城突破到了宗武之境,歐陽聽雙又在天峰山上拿到了第七的名次,局勢對我們來說倒是一片大好,怎麼少主現在卻悲觀起來了?」

「我可沒有悲觀,這條路是當年我自己選的,我自然也不會後悔,就算現在局勢很差,我也不會失落。」風聞淡淡的說道:「只是心中覺得對不起舞兒,想為她多做點事罷了。」

「少主也別在擔心了,舞兒小姐畢竟是族長的親孫女,他不會對小姐怎麼樣的。」寒伯安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