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二百四十章 暗動

第二百四十章 暗動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825

跟著侍女來到一處裝飾華美的樓閣之中,歐陽連城倒是不客氣的大大咧咧的住下,順道和跟歐陽聽雙說了一句,「聽雙,你先好好休息一會,晚上就和我一起去見風聞。恐怕你知道風聞這個名字這麼久,還沒見過真人吧?」

歐陽聽雙撓了撓頭,道:「知道了,不過我對風聞可沒什麼興趣,更不想知道他長什麼樣。」

歐陽連城搖了搖頭,道:「他等會可會給你不少好處,你到了那邊別亂說話。」

「放心吧,不過我倒是很好奇風舞在風家的地位,風聞不是沒有權利的少族長嗎?那風舞又在風家扮演一個什麼樣的角色?」

「你少瞎琢磨這些,什麼叫做沒有權利的少族長?他最多就是權利受到限制了而已,還有,風家之人都擅長聽風之術,你在風家之中要注意言行,別給人聽了去。」歐陽連城提醒道。

「我知道了。」歐陽聽雙心中一動,這卻也有些麻煩了,畢竟在修鍊了聽風之術的風家高手耳中,他在遠處說話就跟在他耳旁說話一樣。

「對了爹,你有沒有修鍊風家的聽風之術?我可是想去修鍊一門。」歐陽聽雙有些好奇的問道。

「怎麼可能,你知不知道這種靈耳秘術的價值,要是當初風聞真的敢私自拿一門聽風之術給我修鍊,那麼今天少族長就不會是他了。」歐陽連城回過身來拍了拍歐陽聽雙的腦袋,說道:「別妄想這種不可能的事,先去休息吧,晚上還有得你應付的。」

歐陽聽雙點了點頭,走至歐陽連城對門的房間里,洗了個澡卻是想小睡片刻,不料還沒等他入睡,立即就有人來敲門。

歐陽聽雙雙眼一動,待看清來人之後不耐煩的皺了皺眉頭,突然將手伸出,大拇指、食指和中指之上突然浮現一抹紅芒,掌中心也慢慢的有一團燃燒著的赤紅色火焰出現。

遙遙對著房門一拉,那房門似乎受到了什麼拉力,忽然往後一動。可惜似乎是這吸力太小,這一次卻沒有將房門打開,那房門只是搖晃了一會,歐陽聽雙皺了皺眉頭,這蝠爪功果然極為依靠真氣,這回他將真氣再度加強了一分,這才堪堪將房門打開。

「蝠爪功的吸力也太小了吧,難道是我這修鍊至第一層的緣故?」歐陽聽雙心中默默想著,早就知道門外來人是風舞,也沒下床起身的意思,反而是裹了裹被子繼續枕在枕頭上。

「或許這控氣法門真的需要極為強勁的真氣支持吧,要是靠著這吸力,把我全身真氣都耗進去也不見得能把流金刀給我吸到身邊來。」歐陽聽雙心中想著,畢竟流金刀是中品寶器,本就較為沉重,看來這蝠爪功在最近這段時間內是不可能會有什麼大用了。

門外的風舞有些詫異的看著房門,不知為何這房門搖搖晃晃的看起來有些詭異,而且房門打開之后里面竟然沒人。

「聽雙哥哥?」試探性的喊了一聲,屋內也不見有人回應,風舞想了想,小心翼翼的往屋中走去。

「不是說好了有宴會的嗎?你這麼早過來幹什麼?」歐陽聽雙無奈的聲音響起,風舞似乎被嚇了一跳,轉過身來一臉驚懼的看著他,抱怨著說道:「聽雙哥哥你幹嘛呀,叫你都不答應!」

「我這剛想睡覺,你跑來幹什麼?」歐陽聽雙繼續呆在床上,這回連眼睛都閉上了。

「聽雙哥哥你怎麼這麼懶,我來當然是為了能早點看見哥哥了。」風舞嘻嘻一笑,走近坐在了歐陽聽雙的床邊,疑惑的問道:「難道聽雙哥哥你很累嗎?」

「是啊。」歐陽聽雙毫不猶豫的說道。

「聽雙哥哥你少騙人了,你騎著鬼眸陰火駒,哪裡還會覺得有多疲累,你就起來陪人家說說話嘛。」風舞搖了搖歐陽聽雙的身子,可憐兮兮的說道。

這下歐陽聽雙卻是理都沒理風舞,自顧自的在床上躺著,閉著眼睛一副睡熟的模樣。

「聽雙哥哥,你好狠心,枉我還特意為哥哥準備了禮物。」風舞眼中狡黠之色一閃而逝,繼續說道:「那可是一百多年前一位富商搜集的所有古董啊,看來我只好給別人了。」

「古董?你收集這東西幹嘛?」歐陽聽雙這才睜開了眼睛,疑惑的問道。

「當然是給某些喜歡這東西的人了?」風舞低頭擺弄著衣角,若有所思的說道:「可惜某人不領情,真是枉虧我的一番苦心了。」

「真的?」歐陽聽雙有些好笑的看著她,知道這東西絕對是為自己準備的,而且她也不敢真的就這樣拿給別人。

「等我休息一會我們再去看吧。」歐陽聽雙重新鑽進被窩,把頭埋在被子裡面,舒服的閉上了眼。風舞見此大急,問道:「聽雙哥哥不喜歡那些古董嗎?那可都是百年前的東西,而且數量可不少呢。」

「喜歡啊。」歐陽聽雙如常的說道。

「那哥哥你還不起來,我們現在就可以去看看啊。」

「等我休息好了再說吧,難道風家之中還有別人喜歡這東西,會跟我搶?」歐陽聽雙詫異的問道,心中卻是不想就這樣如了風舞的願,另一方面則是現在他真的想再休息一會。

「哼,聽雙哥哥你太沒良心了,我不僅早早的就準備了聽雙哥哥的禮物,而且一聽聽雙哥哥來了,可是一刻也沒有休息,立即就到這裡來找哥哥來了。可哥哥倒好,還故意敷衍我。」

風舞一臉委屈的說道,歐陽聽雙聞言總算是有些睡不下去了,無奈的探出頭來,問道:「那你想讓我幹嘛?」

「當然是和我一起出去看看風